修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一日】

真正的福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黑龙江大法弟子,得法前信仰佛教,后来喜遇大法,走入大法修炼

我六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在恶党行恶下非正常死亡的八千万冤魂中,就有我的父亲。母亲守寡,极其艰难的领着我们在农村度日。一天,母亲上地里铲地,嘱托我到时候喂猪,中午,我照例的用吃饭桌子(放到炕上的桌子)顶上放一块小木板,放到大铁桶旁(猪食缸),踩着桌子去舀猪食,一不小心,小木板滑掉,我大头朝下栽到猪食桶里,就在那头还没進猪食桶里的那一瞬间,我喊了一声“二婶!”二婶听到我的呼叫,赶忙跑过来把我捞出来。当时扎到桶里时真是元神出窍,有种非常舒服美妙的感觉。到现在想起来还记忆犹新。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渐渐长大,听到世间有那么一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就期盼着这福的到来,青年过去了没有,中年过去了没有,步入老年更没有,反而好象更苦了。

一直到九六年一月我五十六岁得大法了,才真正知道我的福来了。是师父给我拨开了迷雾,使我的眼睛明亮了,大法使我改变了常人的观念,得大法才是真正的福,是上上福,福中之福。

孩提时代,看到周围人争争斗斗,口出污言秽语,觉得特别难受,心想人们都能和平相处有多好啊!但是随着岁月的增长,邪党文化不断的灌输、洗脑,又在社会的大染缸中不断的污染浸泡,当初那颗闪光的童心,逐渐被中共“假恶斗”的败坏物质所埋没。为了名利情全身心的投入,结果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心情极度的郁闷和空虚。到了晚年,在无可奈何之际,我想起了佛教,当时认为那里是片净土: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炷香,青灯守佛,静心念经,不被尘世所染,多好。于是我便与寺院开始联系,不久他们给我邮来一大包书,多是教人修善,告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以及弘扬佛法有大福报,还有六道轮回一些书。为了弘扬佛法得大福报,在我开的美术社门前立起一个大牌子:佛教书刊借阅处,牌子一立起来,就有不少人来借书,当然是无偿的,我感到很欣慰。同时我也当了佛教居士,到寺里皈依,三归五戒,这样就以为修佛了。

大约过了一年,一九九六年一月,一位年轻的朋友(现在的大法弟子),向我传递了法轮功的信息,并一字一板的讲了《转法轮》中的一些内容,我听了觉得好。第二天告诉去他家叫我去听《转法轮》,我就邀了几个常到我家这借书的人(现在他们也都是大法弟子)去听《转法轮》,听完后十几个人一致表示要炼法轮功。

我的感受是觉得书的作者高不可攀,神秘而又非常慈祥,特别是教人返本归真,正是我所追求的。从此我摘掉“佛教借阅处的牌子”,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狱中的故事

零四年五月份我和同修们挂条幅,贴真相,被恶警绑架,“六一零”甜言蜜语让我写保证书,写了马上就放人,被我当即拒绝。

当时看守所只有十来个犯人,我和其他两位同修天天给他们讲真相、看真相材料(外面同修给送来的),看《九评》,看清共产党流氓本性,看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先他后我的行为,给他们打热水、拿药等,他们感动的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一声接一声,整个走廊都震动了,他们天天都喊,大多数人都“三退”了。零四年“国殇节”刚过,十月四日晚七——九点,在看守所上空离地面三米多高(目击者说),有一个大法弟子也看到了,有两个象脸盆大小的金色法轮在空中飞旋,来回飞旋,警察惊奇的看到了马上给所长打电话,所长也来了。这一奇观,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使看守所的环境越来越好。

零五年,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关到呼兰监狱集训队,这个黑窝里的环境极其恶劣,对大法弟子也很严酷,四个犯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天天罚站。这里的人天天剥大蒜,我不剥。这里的犯人头经过大法弟子讲真相,很相信大法,比如犯人之间闹矛盾,评理,都找大法弟子问个究竟,他相信大法弟子说的是真话。干活时,一般警察都不在场。

为了向他们讲真相,我便主动到犯人跟前剥大蒜,一边剥着,一边讲大法遭迫害的真相,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讲中共独裁、暴政、谎言、破坏中国传统文化,乱杀无辜,践踏人权,践踏民主,践踏信仰自由,他们非常接受,讲中共暴政,有的他们本身就是直接受害者,自然就更相信。

夏天炎热,警察不许他们随便喝水,我便拿着空塑料瓶给他们灌水喝,一瓶一瓶的灌,有的喝完喊:法轮大法好!真有久渴见亲人的感觉。

一天有一个老头在我身旁,他对我说:“我完了。”我说怎么了?他说:“我得了肺结核,又咳痰,又咳血,到医院去了两次也没看上。”我说:“没事!”他说:“怎么办?”我说:“你听我的话,开始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能好。”老头信了我的话,开始默念,到了第四天老头惊喜的对我说:“哎呀,真好哇!我的病好了,也不咳痰,也不咳血了!”他又说:“我昨晚还做了一个梦。”我说:“你梦见啥了?”他说:“我梦见佛了。”“佛对你说啥了?”“佛金光闪闪的在半空中对我说,你出去要做一个好人。”“还说啥了?”“佛说将来这屋子里的人一百个人,剩不下十人,说完就不见了。”他在临要分配到牡丹江监狱的时候,诚心的对我说:“我回家的时候也要炼法轮功”。让我去他家教他,并把他的家庭住址告诉我,嘱托又嘱托。

大法在人世中显现出的一个又一个奇迹,恶党它能诋毁得了吗?

在这里的犯人大部份都有病,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一年要感冒好几次,非常痛苦,无可奈何,他来到我跟前,乞求似的问我有什么办法,我就告诉常念“法轮大法好”。并告诉他那位老头得了肺结核又咳痰,又咳血,只念了四天法轮大法好,病就全好了。他听了很相信,便开始默念,过了不几天,感冒病又来了,他惊喜的告诉我,他却没得,非常兴奋,便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他不得感冒了,真起到活传媒的作用,他也表示出去后要炼法轮功,渐渐的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

在集训队的五个月里,看不到大法书,我就背《论语》,最多时背三十遍,加持我的正念,证实大法。早晨五点都到大车间,车间很长,五点五十五分发正念,六点立掌,清除邪恶,没有怕心,感到自己在佛光普照中,感到无比的殊胜美好。即使在黑窝里,也向世人证明法轮大法是谁也诋毁不了的。一天打坐炼功,很快進入那虚空之中,感觉什么都没有了,真是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霎那间出定了,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真正修炼,真是太好了,太美了。

当然,监狱不是我修炼的地方。出狱后,我更加努力做好我应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