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肆意绑架抄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福州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类似于当年德国的法西斯恐怖组织“盖世太保”以及文革时期祸国殃民的“文革领导小组”)直接参与和操控着福州公安国保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随意绑架抄家、敲诈勒索、抢劫等。他们采用黑社会手法,身穿便衣、擅闯民宅、不出示证件、不通知当事人家属,甚至在搜查过程中恶警趁机抢劫财物,其行为与土匪、强盗无异。

下面是一些典型案例:

◇二零零二年九月王秀琴老人被福州仓山“六一零”政法委书记萨本寿等一帮人马强行绑架到福州北岭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福州对湖街道书记林娜、主任陈明华等向她家人敲诈一千零五十元并非法拿走她的大法书。二零零二年十月的一天,王秀琴老人去探望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的女儿叶巧明。十一月四日再次无辜地被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先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搜身后,又非法闯入她住宅,翻箱倒柜,房间阳台,到处搜查。把她很多珍藏好的修炼用的大法书籍和录音带等都劫走了。当天晚上又强行把她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福州水部派出所恶警将钱晓辉绑架后,又会同王庄派出所恶警到钱晓辉家里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及私人电话本等。抄家后两天,王庄派出所恶警孙亚闽等人又私自撬门破锁、砸开钱晓辉的家门,把电视机、VCD机、电冰箱等家用电器抢走,甚至把供电线路都剪断,强令钱晓辉搬家。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日,陈兆梅在她母亲家被叶肇森一伙绑架。当时除了大法书籍、资料等被抢外,家里的电器、陈兆梅母亲的房契二本、金戒指、一千元人民币、手表等值钱的财物也被洗劫一空。住房内一片狼藉,恶警们还不罢休,走时甚至把房门强行用电焊焊住。抢走财物叶肇森不给扣押单,在陈兆梅的要求下才给她看了一下一张没有任何人签字的扣押单。

◇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深夜,福州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国保恶警叶肇森带了七个人,闯进潘宇虹家中,绑架了潘宇虹,并大肆抄家,翻箱倒柜。整个过程也是不出示任何证件。潘宇虹被绑架到通湖路一公安据点后,被吊铐起来遭非法审讯。公安后来把潘宇虹非法劳教一年,并企图向潘的单位(福州工业研究所)勒索二万元,后因工业研究所经济效益不好未能得逞。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张建华在国棉厂生活区发真相资料,被福州华大派出所恶警肖正钰绑架,当晚被恶警抄家。抄家时,家里无亲属在场,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却未开具清单。二十八日下午张建华的丈夫回到家中,面对一屋狼藉,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上午八时左右,叶巧明上班刚走到单位,就被几个自称是福州市国保大队而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的人强行带到仓山区上渡派出所非法审讯和搜身。他们当场从她的手提包中拿走了她家钥匙。私自打开她家门,在她和亲属均不在场的情况下,从她家中劫走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还有她儿子学习用的电脑及她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所下载的、收藏的法轮功书籍、光盘、卡片、刊物等私人物品被洗劫一空。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王永金遭绑架。下午二点十分,仓山区金山街道金洲社区中共恶党党委副书记张玉田陪着四个不明身份的便衣劫持着王永金,到他的单身住处非法抄家,劫走电脑、打印机等多件私人财物。但这件事恶警始终没通知王永金的家人,王永金的亲属发现王永金失踪后到处查询。九月中旬,王永金的家属打通了省“六一零”头目林西广的电话,林西广显然知道王永金被绑架一事,说什么:“谁让他跑到北京去”。尽管家属多次询问,林西广推说自己只是负责“协调”,就是不肯告知哪个单位绑架了王永金。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国保恶警在左福生去上班时绑架了他。与此同时,一帮人到左福生家里抄家,左福生家当时只有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在,这些人未出示任何身份证明和搜查证就开始抄家,最后抢走了电脑等私人财物,走时扔下一张写着“福州市公安局仓山分局”的“刑拘通知书”。这些人走后左福生母亲发现家里一个盒子中的一千元钱竟然只剩下三百元。后来左福生的亲属打电话到仓山公安分局询问,一个副局长接了电话,说人不是他们抓的,是福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抓的。亲属问那为什么盖的是仓山公安分局的章印,对方却回答不出来。

以上列举的福州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在全国各地区中,只要有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只要是被迫害过、被非法绑架过的,几乎无例外的都遭受过经济方面的巨大损失。按着中国的现行法律,法轮功是合法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没有侵占过谁的利益,反而是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是社会上公认的好人。迫害好人才是真正在犯罪。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警察及政府人员在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对待中已严重触犯了《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他们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绑架罪、非法搜查罪、敲诈勒索罪、盗窃罪、抢劫罪和非法拘禁等罪名。

其实作为一名警察或政府人员等,也是中共邪党体制内的受害者,被邪党利用来做伤天害理的事,成为专门欺压善良民众的御用工具,最是悲哀,到头来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因此希望那些至今还在参与迫害的警察或政府人员等能明辨是非,不要为了眼前一时利益而自毁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