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囊肿”是如何痊愈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五岁,修炼前病魔缠身,如:严重心脏病、肝硬化、类风湿性关节炎(手指和脊椎骨严重变形)、常年拉稀、美尼尔氏综合症等多种疾病,被疾病折磨的痛不欲生,随时可能没命。我得法修炼后不久百病全消,十六年来没去医院看过病,没吃过一粒药,真正的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同时在修炼过程中,我也真正体会到师尊时时都在看护着弟子:二零零四年三月,我乘车去同修家帮她改字,当时路边有积雪,下车时被雪里的树枝绊倒,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右手大拇指一下挫到一根水泥柱上,等我爬起来一看,大拇指倒向背面,从根部折断了,只剩两层皮连着,但是一点没感觉疼,我赶快喊:“师父!我的手!请师父快帮帮我吧!我还要去同修家改字呢。”然后也没管它就走了,到那爬了九层楼,進屋叫她拿出书,帮她改起字来,本能的用右手翻书(忘记了断指的事),却发现手指不知不觉早已复位了,并无异样感觉,我兴奋的告诉同修:“我的手好了!是师父给我接上了!太神奇了!谢谢师父!”回家后,次日整个手肿的很厉害、呈黑紫色,三天后症状全消、完好如初。类似的事情在大法修炼中数不胜数,我真的感到自己无时不在沐浴着师恩。

师父帮我女儿摘掉了“囊肿”

我的小女儿在外地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前她修炼过,也曾和同修一起在外面洪过法,七二零后就不修了。二零零零年初,她身体出现了腰痛、腹痛、流血的症状,经上海某医院确诊为“卵巢囊肿”,肿块直径约蛋黄大,并建议住院手术,将卵巢摘除。那年她才三十岁,就要把卵巢摘除,自己没了主意,觉的走投无路了,于是回家找妈。

到家当天,她睡在供有师尊法像的房间,夜里做了一个梦,梦中她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摇着一个东西在玩,低头看是一个乳白色的两边带头的胶皮囊,梦中心想:“这不是自己那个囊肿吗?怎么拿在手里玩呢?”然后就醒了。早晨给我讲了这个梦,我很确信的告诉她:“是师父在点化你,并且让你看到,师父已经把你的囊肿摘掉了,你要感谢师父,快看《转法轮》吧!”

女儿便又看起大法书,她说这次看书发现书上的字是红色的,书后面的莲花是起鼓的。过完大年后,大女儿(同修)和女婿陪她去医院检查,我在家里带小女儿的两岁大的儿子,一再叮嘱她们出来结果快来电话。电话响了,小女儿高兴的告诉我:“妈!太好了!我做了三次B超,囊肿确实没有了。我马上回家了!”当时我激动的热泪盈眶,拽着小外孙往师尊法像前跑,告诉他师父救了他的妈妈,让他和我一起给师父叩头。

师父救了我老伴的堂弟

我老伴的堂弟,家在外地,二零零二年,他患病:小便时尿血,腰酸腹痛,乏力,不能上班。在当地花了一万多元,也没确诊,更没治好,愁苦万分。打电话说要来我这看病,我听后对老伴说:“叫他来!他们不是来看病的,是来得法的。”他们夫妻来了,我告诉他们:“这不是病,你们是来得法的!就别劳民伤财了!”

可是,他们毕竟是常人,半信半疑,认为还是医院来的快,还想住院進一步确诊治疗,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哪!没办法!我老伴、大女儿(同修)和女婿又陪着他们去了我市最权威的医院,经过住院检查,又花了上万元,最后确诊为“精囊囊肿”,而且“囊肿”里面混浊不清,怀疑不是好东西,两条路:一条是出院回家,任其发展;一条是将整个精囊、前列腺、膀胱等一系列器官全部摘除,以除后患。可是,堂弟才四十二岁,这些全摘除了,即使活着也是个废人,不摘吧又怕后果不好死了咋办。又一个走投无路!

我去医院看他,他拽着我的手哭:“嫂子,我死了她们娘俩咋办呢?”我说:“听我话你就出院住在我家,我教你炼法轮功,保你病好。”无奈只好出院,回到我家,当天晚上我就教他们炼了五套功法,他们两个还都能双盘,我对他们说:“你俩缘份很大,根基很好,是师父安排你们来得法的,师父慈悲,苦心度化弟子,你们回去后一定要坚持,大法是度人、救人的,你们要真修啊!”

后几天,我和大女儿又教他们熟练了几天,并送给他们《转法轮》、《大圆满法》和一套炼功带,他们回去后一直在修炼。三个月后复查,原来混浊的“囊肿”透明了,症状也减轻了,大夫问吃了什么药;三个月后再复查,“囊肿”消失了,症状全无,身体完全康复,人也上班了,每月挣二千多元。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我老伴也因此而得法修炼。

今生能够得法修炼,真的是天赐洪福、幸运至极!我们全家深深的感受到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我们真的沐浴着浩荡佛恩!弟子唯有精進修炼,兑现誓约,来回报师恩!弟子再一次叩谢恩师!感恩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