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命为赌注的代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虽然参与迫害法轮功者近几年来恶报事例层出不穷,但一些人仍抱着侥幸心理,听到法轮功学员劝善,还要说“怎么没报在我头上呢?”可是真发生在你身上时,后悔不就晚了吗?那往往是生命都偿还不尽的代价啊。

以生命为赌注,长春双阳区政法委副书记王舒寒车祸身亡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晚,长春市双阳区政法委副书记王舒寒(原六一零头目,六一零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驾车从长春回双阳与货车追尾相撞身亡。

王舒寒是双阳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头目之一,多年来紧跟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其手被非法劳教、判刑及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不下百余人次。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善劝他,不要再迫害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以免给自己带来报应。但王舒寒不听,反而说:“我送走(劳教、判刑)那么多法轮功学员,我应该第一个遭报啊,要报应早报应了,要报应也得先报应我……”。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王舒寒以自己的生命作赌注,不听忠告,结果恶报身亡。

迫害法轮功,两恶警一死一伤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午夜二点左右,在湖南省蓝山县城郊的永连公路与两江口的岔道旁发生了严重车祸,蓝山县城南派出所的警察高雪峰当场被撞死、其同伴吴凌涛被撞得颈椎严重受伤,至今未愈。颈部仍戴着颈套、包着绷带。

据知情者说:当天晚上天气非常寒冷,可高、吴二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开出警车,熄着灯将车停在出事点,突然被一辆过往的大卡车撞上。了解二人龌龊为人的同事不以为然地说:“深更半夜偷偷摸摸坐在那里去,准不是干什么好事。”

原来,这几年来,年纪轻轻的吴凌涛及同伙为了极力往上爬,甘愿被中共利用当枪使,参与绑架、监控、跟踪法轮功学员。

早在这之前的二零零六年五月,现任国保队队长的黄晓兰就因为迫害法轮功遭了大车祸,差点丢了小命,至今仍留下后遗症。这就已经在警醒蓝山那些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的人了,可是悲剧又一次重演了。那些仍在参与跟踪、监控、企图构陷法轮功学员从中渔利的恶人恶警应该清醒了。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恶报又一例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二支沟,是武汉地区非法关押法轮功女学员的一座集中营,长期配合中共关押迫害从武汉三镇及周边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关押过成批的法轮功学员,不少法轮功学员在此遭受过各种非人的酷刑折磨。

何艳,女,四十六岁,二零一零年六月被调到湖北省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当所长。从何艳上任后,二零一零年六月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仅五个多月的时间,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接收、关押过至少十名法轮功学员(王启艳、陈运娣、梁香姣、唐旭红、李市红、刘麦梅、魏兴芝、苏丽霞、刘美丽、胡望香),部份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判刑转走。何艳所在女子看守所曾被中共公安部授予所谓“集体一等功”。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武汉各报纸都报道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所长何艳患卵巢癌的消息,报道她所谓的“事迹”。但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她迫害法轮功,报应临头了。

何艳是继原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肖琳二零零四年猝死后又一遭报的例子。

法轮大法是正法正道,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来救人的,迫害大法修炼者是天理不容的。望所有还有时间清醒过来的人,不要再无动于衷,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