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

前言
迫害致死案例
非法判刑案例
非法劳教案例
非法抓捕、关押案例
暴力洗脑迫害案例
经济迫害案例
结语

前言

法轮大法福益四川省米易县民众

四川省米易县是一个只有二十万人口的小县。1992年5月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米易县的广大民众与全国民众一样也沐浴了法轮大法的佛恩。米易县有三批学员参加了师父在合肥、成都、广州的讲法传功班,亲自聆听到法轮大法的福音。短短几年间,米易县就有几千人相继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他们中有政府官员,有普通百姓;有农民,有工人;有文盲,有知识份子;有年迈的老人,也有少年儿童。

法轮功是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修炼者通过修炼法轮功,普遍告别了疾病和痛苦,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同时他们的思想也得以净化、道德得以回升。正是由于法轮大法的洪传和法轮功学员努力践行“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于民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正好人,对社会的稳定、治安状况的好转起到了巨大的正面作用。

比如:米易撒莲三大队一直缺水,特别是旱季,农民为了争水灌地,吵嘴打架的事经常发生,甚至出现过伤人的事件。1996年,三大队有35位农民修炼法轮功后,他们想问题做事情都先为别人考虑,缺水的季节,他们主动让其他农民先放水灌地,他们后灌。从此再也没有发生为水争打的事了。

1998年发生特大洪灾,撒莲拖长河沟路段的公路上淤泥积了2尺多深,多辆汽车、摩托车翻在沟下面,有的陷在淤泥中不能前行也不能后退。电话告知养路段,他们忙抢修国道公路;告知政府,他们没有这笔经费。附近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知道后,自动带上工具用了八、九个小时,将公路上的淤泥全部除尽。顺利通过该路段车辆(机动车驾驶员)及行人无不称赞法轮功的高尚品德。

还有法轮大法给学员净化身体,祛病健身的奇迹;法轮功学员任劳任怨干好本职工作带动经济效益提高的实例;大法使干部变的清正廉洁,不占不贪一心为公;大法使学员看淡名利,在利益面前不动心,一心为他人着想。这样的事例在米易数不胜数,简直太多太多。法轮功在米易备受关注,也得到当时政府有关部门的正面肯定。

原四川省米易县公安局长梁晋川的恶行和恶报

梁晋川于1995年至2001年任米易县公安局长。作为公安局长的梁晋川也亲眼目睹了法轮大法给米易带来的巨大变化和所起到的正面作用。

然而,自从1999年7.20以来,中共头目江泽民,为了维护其独裁统治和集团利益,利用掌握的整部国家机器悍然发动了这场对全国上亿法轮功炼功群众的血腥镇压和疯狂迫害。时任米易县公安局长的梁晋川无视法轮功给米易人民和社会带来巨大好处,跟随江氏集团,不遗余力的推行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 昧着良心诋毁、抹黑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好功法,残酷镇压这样一群修心向善,一心为他人着想的法轮功学员。

在梁晋川担任米易公安局长期间,在他和米易“610”的策划和指挥下,党政军、公检法司全体出动,在米易掀起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洗脑班遍及城乡;警察及乡村社工作人员随意抓人;随意私闯民宅、抄家、抢劫财物;随意私设公堂,拷打、体罚、酷刑折磨、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

特别是梁晋川组织的几次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大绑架,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涉及人员之多、持续时间之长、受害人数之多、迫害手段之残忍在米易县尚无先例。

从1999年7月至2001年,在梁晋川任局长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米易县的法轮功学员有近1000人次被非法绑架、关押,有2人被迫害致死,有至少26人次被梁晋川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22人次,被勒索钱财有二百多万元之巨(以上是我们整理的有文字记载的和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只是梁晋川迫害法轮功的罪行的一部份)。

1999年至2001年和梁晋川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员(部份):

米易县公安局原政保科长  向金发 现已退休,家住米易县公安局职工宿舍
米易县公安局原政保副科长 廖红兵 现调攀枝花市国安局
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  杨梓华 现任米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  李雪松 现任米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  柴发祥 由于柴发祥卖力的迫害法轮功,于2002年遭恶报暴病死亡
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  周林  现任米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
米易县公安局看守所所长  吴学明 现已退休 家住米易县公安局职工宿舍
米易县公安局看守所副所长 朱成龙 现任米易县公安局看守所所长
米易县公安局看守所指导员 刘启朝
米易县法院院长1999年2000年何洪佩  2001年至2005年唐炬州
米易县检察院1999年杜登贵 2000年至2003年亢锋
米易县“610”头目1999年2000年吴天华  副书记邝绍明

梁晋川不但指使下属迫害法轮功,自己也直接参与。2000年6月8日,法轮功学员在丙谷庄德林功友家开法会,遭人恶意举报,邓定银、舒洪武等乡政府十多人来到这个庄德林家,将所有法轮功学员围住,不准离开。邓定银就打电话给公安局“报案”,梁晋川和政保科的周林、杨梓华、向金发等人赶到丙谷,把参加法会的法轮功学员绑架。临走时,梁晋川将庄德林家挂的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取下要撕,当时法轮功学员立即制止,并警告梁晋川撕毁师父的法像要遭报的,梁晋川说“我不相信会遭报应”,于是将师父的法像撕烂,边撕边骂师父。梁晋川将法像丢在地上用脚踩。 从那时起,梁晋川的脚就开始疼,经常做噩梦。没过多久,梁晋川下身瘫痪,经攀枝花、成都等多家大医院医治都无济于事,梁晋川成天躺在床上需要人护理,屎尿在床上拉,饭在床上吃,梁晋川的卧室空气浑浊,臭气缭绕,特别是夏天让人透不过气来。再加上精神的折磨和肉体的痛苦及长期服药的副作用,使梁晋川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梁晋川迫害好人没有立刻毙命,已经是上苍慈悲于他,给他的警示、给他的机会。在他瘫痪在家时,法轮功学员不计前嫌,冒着被举报的危险,多次上门给他讲真相,送《九评》给他看,希望梁晋川能够幡然醒悟,改过自新,弥补罪过,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可是梁晋川仍然执迷不悟,拒绝听真相,不看《九评》,其妻何爱萍将《九评》撕烂砸在地上,叫法轮功学员拿走。梁晋川拒绝了得救的机会,死抱着中共邪党的大腿,带着罪恶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于2009年10月26日死亡,年仅50多岁。

梁晋川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还殃及家人和朋友。 2009年10月27日,梁晋川的尸体送到攀枝花火化,在回来的路上,运载梁晋川骨灰的车经过高速路隧道时,隧道里的路灯没有亮,出洞时外面的光线刺眼,驾驶员操作不当,车撞在高速路上的栏杆上造成翻车,车上的六个人一死五重伤:梁晋川的朋友杨志英当场死亡,梁晋川的妻子何爱萍的脚和手被撞断,何爱萍和驾驶员及其他受重伤的三个人被送进医院抢救。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要承担后果:做好事、做善事将得到好报;作恶事、做坏事将得到恶报。行恶者在迫害好人的同时已经把自己推向一个危险的境地。五十岁刚出头的梁晋川致瘫、死亡,就是其谤佛、迫害好人遭恶报的典型事例。不会因为你不相信就不会遭报。

一、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1、阙发芝,女,49岁,米易县攀莲镇法轮功学员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阙发芝未被注射毒针之前正常状态的照片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阙发芝未被注射毒针之前正常状态的照片

阙发芝以前身患风湿腰痛等多种疾病,常年抱着药罐子。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种疾病不治而愈,病魔缠身的身体很快得到康复,无病一身轻。阙发芝严格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好人,在亲友邻居中得到好评。1999 年7.20开始中共邪党全面镇压法轮功,阙发芝多次向政府及相关部门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先后到米易县民政局、攀枝花信访办,诉说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达到身心健康,思想境界得到提高,处处为别人着想。要求政府停止镇压,还法轮功学员的修炼环境。接待她们的人员不理,还欺骗说一定将她们反映的真实情况向上转达。等了一个多月不但没有好的变化,反而诬蔑法轮功为××。于是阙发秀准备向上一级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1999年10月30日阙发芝到北京上访,结果遭绑架,送回米易后被非法关押7天。

1999年12月阙发芝被攀莲镇副镇长王争明等七八人骗到攀莲镇洗脑班,每天早上被打手队长陈友军等6人强制扫大街,每天被强制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12月二十几日,阙发芝晚上起来炼功,被从楼上打麻将下楼来的打手李老二看见,将阙发芝叫出来。听到李老二的叫骂声惊动了打手队长陈友军,所有打手全部从楼上下来,又把阙发秀、杨顺发、龚志会等法轮功学员全部叫出来,强迫他们和阙发芝一起站在乡政府的操场坝,强制站马步。李老二和普军、小刘三个年轻人毒打一个法轮功学员,用脚踢,又将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书轮流的放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轮流的逼问读不读,回答“不读”,他们三人一起围住被问的法轮功学员一顿毒打,用脚踢、用拳打,打的都是要害部位。因蹲马步身子摇晃 ,打手把恶书放在法轮功学员头上,恶书就会从头上滑下来,打手们立刻就围住法轮功学员毒打一顿,然后又一个一个的问“读不读”?法轮功学员都说“不读”,恶徒就从杨顺发开始,李老二用脚将他踢倒在地,然后又用脚踩在他的背上,将他拉起来踢倒,又拉起来,这样反复折磨。后来他们五人站两排,强制杨顺发站中间,暴徒们象踢皮球一样将他踢来踢去,大约半小时。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阙发芝、阙发秀、龚志会被打手们轮流的踢倒在离她们很近的小树上,将小树压倒,又被提起来,也是反复的这样折磨,大约半小时。暴徒们又到办公室拿来警棍,用警棍打法轮功学员的脚和腰部,从凌晨一点到早上7点,陈友军又从7点罚站到八点。乡政府的人陆续的来上班了才将法轮功学员们关押入小屋,当时每人关一间,睡的是地下只有一张纸壳和一张席子。吃过早饭,陈友军又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阙发芝等法轮功学员叫出去扫乡政府周围的大街。

第三天,由于法轮功学员们拒绝写所谓的“保证”,攀莲镇“610”头目严继清早上上班时就叫陈友军将阙发芝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叫到他的办公室,六个打手也到了严继清的办公室。严问:“遵守不遵守公安部的六条通告”?法轮功学员们都说:“不遵守,六条通告是错误的”。严继清听后气得不行,递眼色给打手们,并说象往常一样出去劳动,其实就是叫打手们象那天一样打他们。打手们强迫法轮功学员们下了一层楼,陈友军将阙发芝和阙发秀叫到他的办公室,陈出门将门关上在外面放哨,普军、安强进屋,强迫二位法轮功学员面墙而站,安强用警棍打阙发芝的腰和腿,普军打阙发秀的腰和腿,打一会儿,强迫背向墙壁而站,他们又用警棍打法轮功学员们的手臂和前腿。 阙发秀被当场打昏,陈友军赶紧喂了一些白糖水后醒来。阙发芝被打手们打伤。

2000年1月,阕发芝再次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被挟持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一月的北京非常冷,恶人强迫被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5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将阙发芝等人押送回米易。回米易被公安局向金发、廖红兵关进看守所洗脑迫害一个月,被向金发勒索罚款200元,伙食费150元。

2000年7月,攀莲镇水塘村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村长徐朝友将阙发芝绑架到洗脑迫害,早上下午罚跑圈,跑一小时站一小时。徐朝友监督跑。白天强制给法轮功学员灌输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文章,两天两夜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只能站和蹲。阙发芝不写保证书,又被送到攀莲镇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洗脑班,阙发芝等法轮功学员白天被打手们强制跑圈,晚上被强制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文章,然后被罚站。阙发芝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2000年12月阙发芝因发真相资料,遭到公安局的追捕,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5月,阙发芝第三次到北京上访,2002年6月3日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抓捕,关押在附近的派出所,恶警审问“你叫什么名字”?阙发芝不说,当晚下半夜阙发芝被押到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被送到附近医院,又被转移到附近地下室的医院。进地下室之前,不法人员将她的眼睛蒙上什么都看不见,进院后才将布取下,她看见有背枪的警察站岗,她被弄到病床上,双手被铐在床上,脚被戴脚镣,然后给阙发芝输液,输了不明的毒药。几天后送回东城看守所,恶警说:你不说名字,马上送到医院住院。由于阙发芝怕再到那个医院,只好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2002年6月中旬米易政保科的杨梓华到东城看守所接人,阙发芝生活已不能自理,6月28日因生命垂危被送回家,东城看守所的恶警告诉杨梓华,说这个人(阙发芝)有(因注射了毒药引起)心脏病,肾衰竭,回去后活不了多长时间。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阙发芝临终前所照照片
阙发芝临终前所照照片
全身浮肿
全身浮肿

阙发芝被杨梓华劫持回到米易,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阙发芝发高烧,一直提不起气,心里烧的很难受,只好将胸部紧贴在打湿水的地面,一会儿胸贴地面,一会儿胸紧贴床边,通夜在床上爬来爬去,煎熬着毒药对她身体的摧残。

几天后,阙发芝被送到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此人病情危险,是不会好的,很快就会死掉,公安局怕担责任,2002年6月28日才将阙发芝放回家。 回家后,毒性仍在发作,阙发芝浑身从小腹、腹股沟到臀部和大腿都是鸡蛋大的硬包。随后硬包破皮,全身淌黄水,生命垂危。阙发芝回家后,政保科的柴发祥等10多个恶警还到阙发芝家骚扰,更加剧了阙发芝的病情。几个月后,阙发芝全身发肿发硬,根本不能睡觉,呼吸困难,生活不能自理,屎尿都拉在裤子内。2002年10月30日晚,阙发芝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人世,年仅49岁。

2、杨文会,女,40多岁,米易县沙坝乡人。

杨文会于2000年12月14日在米易县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2001年1月8日遭政保科向金发等人的绑架,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然后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关在一间的5名法轮功学员炼功,被管教林海发现,就被他串铐在一起一天,第二天又被两个人铐在一起,睡觉时翻身都要一起翻,非常痛苦。回家后杨文会又遭到政保科恶警的骚扰,为躲避公安局的追捕,杨文会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在外,无亲可投,生活艰辛,此后杨文会与家人失去联系。杨文会出走后,米易警察在政保科长向金发及帮凶周林等恶人带领下,多次到杨文会家骚扰,威胁其丈夫交出其妻,杨文会的家人也不得安宁。杨文会离家后,米易县公安局发了通缉令,并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四处查找杨文会的下落,妄图再次抓捕。

在这种黑色恐怖下,2002年4月突然传来杨文会在西昌坠楼死亡的消息(死亡原因不详)。杨文会死亡当天,就被西昌的警察送去火化,火化后才通知杨文会的家人,没有让杨文会家人认领尸体的机会。为了封锁杨文会死亡的消息,米易县公安局将其女儿绑架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