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的醒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零七年刚过完年,我在单位办公室门前,碰到了朋友六十岁出头的大姐来办事。寒暄几句,我们唠起了家长里短来,她道出今春过年很没意思。一问才知其女儿大年三十天骨折,折腾了自家人,也闹腾了这娘家人,过不好年。

我把她领到单位大门边少人处,说:“你让你女儿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好处的。”大姐用怀疑的眼神看了我,见状,我向她讲了骨伤保养道理。大姐觉的有道理,就平心静气的听我讲事,这时,我就讲起了有人信大法,疑难病消一身轻的故事。

为加深大姐对法轮大法的理解,我笑了笑指着不远处大烟囱问:“大姐,你估摸它有多高?”她说:“也就三十来米吧。”这时,我讲了明慧网报道的,北京市顺义一家养鸡场拆三十来米高大烟囱时,发生了一民工掉下来又回升烟囱顶的故事。我说,就因为这民工听了炼法轮功的忠告,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才保了命。

我讲了恶党迫害法轮功之事,回答了她对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案”的提问,我幽默的说:现在还有个时尚,就是看《九评共产党》和三退。为什么要三退?我接着说:人要与专制、制造祸端、迫害百姓的中共(邪)党的所有组织脱钩,抹兽印,人才更安全。

听到这,大姐若有所悟,突然她兴奋起来,边拍打我肩膀边说:“妈呀!我真傻,过年前,我逛市场,有个年轻姑娘让我退什么党呀、团的,她说些什么我没注意听,因我怕人多招嫌,扭头就走。她追着说:‘姨呀,都为你好,你跑啥呀?’我不明白她用意,继续躲着姑娘,越这样,她越追的紧,我回头生气的说了她几句,姑娘叹了口气,伤心的走了。原来……,若象现在你与我这样闲聊,我决不会跑的!”

我笑着说:“那姑娘急呀,她为人安康,为让人早点明真相,她都豁出来了,她不顾自己可能遭中共恶警的绑架危险,她真心是为你好呀!”大姐又“妈呀!”一声:“我早听姑娘的话,我家过年也许不会这么闹腾了。”

大姐每“妈呀!”一声,就重掌拍打我肩头一下。我下意识的抚揉肩头,笑了笑,向大姐讲起有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故事来:修炼人救人,有人不但不听,反而恶意举报,一些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恶警绑架遭迫害,这事也给受害人的家人带来大难,甚至家破人亡。

见大姐露出同情的脸色后,我马上转口夸奖她没有恶意举报姑娘,反而还能理解他人,我说:“大姐,从你脸相上能看出你还是很善良的哟。”大姐大笑起来:“你还真会夸人。”说着,她又重重的拍打了我肩头,我边揉肩头边笑着让她三退,大姐很高兴的退了邪团,并答应向家人讲这些真相与故事,要保安全。这时,我掏出一枚护身符给了这大姐,让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姐高兴的咧嘴直乐。

不久,我路遇大姐离休多年的丈夫,我只三言两语就让他三退了,他握着我的手说:“感谢你们这些修炼人对我家的关心,法轮大法就是好!”

通过这次讲真相与故事的经历,我体会到,讲真相真不能急,说话要和风细雨那样轻柔,有道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次捡漏,避免了一世人失去救度的机会。另外,我感觉,对常人讲真相中少些激烈的批评与挖苦,不说难听的话,若适当再加点夸赞的话语,这真会让对方有种亲切、平等的感觉,能够使人们从紧张心理放松下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