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的“古惑仔” 今天的好心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按:法轮功教人向善,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原本就是社会上的好人,在修炼后道德升华,成为更好的人。但也有极个别在修炼之前曾经误入歧途的人,被法轮功的教导所感化,迁善改过,变成一个好人。本文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我从儿时记事的时候就相信有神,发自内心渴望得到神的庇护、渴望神来救度我。可在中国大陆,无神论充斥着各个领域,毁坏着人们的道德。在“假恶斗”的蛊惑下,我觉得活的无望、空虚,就象“古惑仔”一样打架斗殴,时常梦想着一夜暴富。一九九八年我有幸接触法轮功后,深深被其中做人的道理折服,当时虽没有走入修炼,也使我受益良多。

“无神论”导致信仰缺失,学生时代多在打架中度过

一九七八年,我出生在黑龙江省东部的一个小镇。从儿时能记事的时候开始,我就发自内心的相信有神,心中十分渴望着神来救度我。可是在中国大陆,中国古老的文化传统乃至信仰已经被中共破坏的消失殆尽,特别是走入商品经济大潮以后,人们信仰缺失、金钱至上、唯利是图,让我无从追寻神的足迹,也使我觉得活的没有什么意思。

从十二、三岁还上小学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活的没意思,活够了不想活了,谁要惹着我、欺负我,就想去打架。上初中以后,班级男同学中分成几派,经常互相之间或者和其他班级男生打架、斗殴。到上初三的时候,我越来胆子越大,啥都不害怕,看着那些有钱人,我总不计后果的想着一夜暴富、马上发财才好。

上高中以后,到高二的时候,一名姓崔的同学从别的地方回来,我头一次听他说有收保护费的事,那时候电视里也演着香港“古惑仔”的连续剧,对我影响也比较大,我也开始在学校里向其他同学收保护费,一般是每人每月收二十块钱。有一个同学不想交保护费,就通过家人在社会上找了几个人来打我们。那是一天中午,有四个人(其中三个是成年人)到学校来找我,我们也是四个人,就和他们打到了一起。我们被打散了,有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人是三十五、六岁的成人)来打我一个,我没想到会有人敢来打我,所以也没带刀。我找到一把铁锹,抡起来和他们打,他们受了伤,我的头上也被他们打开了一寸长的口子,嘴角也被他们打豁、缝了一针,到现在还有疤痕。

修炼法轮功真的很美好

一九九八年二月,我刚接触法轮功、听了一遍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的时候,就从心里往外觉得这个法太好了!那时,我从利益的角度去分析,觉得大法无偿的给予你一切、教你做人的道理,却什么都不要你的,不可能是假的;从科学角度分析,给我听录音的亲属有较高的学历,还是学理工科的,他能够相信大法,一定有他的道理。那一个月,我看了《转法轮》,学了一个月的功,觉得身体从里往外的年轻,脸上的疙瘩,发黑的脸色都没了,照镜子越看自己越好看,连骑车子都象有人推着一样。

后来,无论是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还是中共“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杀人栽赃,我都没有怀疑过,心中一直觉着法轮功很好,听到有人污蔑法轮功,还和他们争的脸红脖子粗,虽然那时也不知道具体怎么说,就是告诉他们法轮功好。可惜我没有修下去,离开了大法。

二零零一年,我搬到了新买的还没装修的楼房里,没有电视,也没有网络。晚上没事,就从新开始读起《转法轮》来,第一讲、第二讲、第三讲,书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让我感到十分的真实、十分的踏实。记得九月十四日,看到第八讲中有这么一段话:“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从此以后你再别想修炼了。除了魔骗你之外没有人再教你,以后你就别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

当看到这里时,我又找回了最初读法时的感觉,心想,法这么好我还抽着烟看书,太不象话了,于是我拧碎、扔掉了刚买的才抽了一根的一盒烟,下决心开始修炼。我如饥似渴的看大法书,一天能看一本,每天都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修炼不久,我在北京期间形成的天天失眠的毛病没了,要知道失眠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天天晚上瞪着眼睛睡不着觉,等到后半夜刚能睡着的时候,一会就要起床上班,白天困的不行,坐着都能睡着。

修炼法轮功以后,我感觉自己慈善的一面逐渐增多,不好的东西不断减少,总想做点好事帮助别人。有一次,以前一起打架的同学来找我,让我帮他打架,我告诉他我炼法轮功了,戒打架了,把他笑的够呛,说:都听说有戒烟戒酒的,还没听说过戒打架的!后来还遇到过几件事,一次是老板的弟弟把我一顿骂,还有两次是我被无故殴打,我都按照炼功人的要求做到了无怨无恨,既没还口,也没还手。要知道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

还有一次,我从单位回家,看见有一个人躺在马路上,自行车扔在一边,车筐里的鱼和肉都散了一地。我本已经走过去了,又想,我是修“真善忍”的,看见不管也不是回事啊。于是就转回来,蹲下拨拉那个人,喊他醒醒。拨拉了半天那人才醒过来,我问他家是哪的?有没有电话?他摇头什么也不回答。我把我的手机递给他,说你用我的电话给家里打个电话,找家里人来?那人慢慢的清醒了,先摸自己兜里的钱,一看没丢,就一再谢我,说啥要给我二十块钱,还说:“现在象你这么好的人太少了!”我当然不要他的钱,当着他和周围很多看热闹的人说:“你也不用谢,我是学法轮功的!”

修炼法轮功以后,我在单位工作尽心尽力,不用别人看着、管着,自己的活完成的又好又快,冬天主动打扫商场前面的积雪。同事们都说,炼法轮功的人挺好的啊,诚实可靠、人品好,可不象电视里说的那样。

其实我想说的是,修炼法轮功真的能使人的道德提升,让人变得善良与宽容,我就是一个实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