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我和丈夫都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体会到了浑身一身轻、走路好象有人推一样。我丈夫怕吃苦,每次到公园集体炼功都是似炼非炼的,坐的远远的,不能坚持。即便这样,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还是在管着他!本来他一到冬天十个手指头全裂口子,有一年下大雪,他突然看着自己的手说:“怎么今年下大雪我的手不裂口子哩?”我一看高兴的说:“是老师在管你呀!你还不好好炼呀!”他说:“是呀!是呀!感谢伟大的师尊呀!”他也逢人就讲大法的神奇了!

“七·二零”开始了。那时学法不深,校长找我说:“你是党员,要听党的话,不能再炼了。”就这样我屈从了谎言。到二零零二年,学校检查身体,查出我左右乳房都有硬块,还很大,叫我赶快到医院做穿刺。结果出来了,医生说:“你左侧是良性的,右侧是恶性的,不好。马上住院做手术”。我当时是一个人去的,表现还很冷静,心里却想“这下真的完了”。想到这儿,真是晴天霹雳,好象没魂儿了似的,坐在椅子上。过了很久,我问医生:“你们医院有安乐死吗?”医生笑着说:“你还是老师呀?没看过《健康报》吗?你这是早期,能过关。是皮外之事,又不是内脏。我们有的医生也得这种病的,做手术三十多年了,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你放心,住院吧!”

就这样,零二年四月四日我住院做了手术。住院不到两个月,我丈夫听别人说担心我活不了,精神压力太大,六月二日半夜十二点左右离家出走了,至今未归。可想而知我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呀。

住院期间,有熟悉的法轮功学员听说了,都来关心我、帮助我,说:“你都这样了,谁能救你呀?只有大法才能救你!你别怕,有师父、有同修,你还是炼法轮功吧!”我说,“好吧!”这样开始一边住院打针,一边炼功。出院回家带回好多中药、西药,每天都要一把一把的吃,吃的我受不了。记不清是哪一天了,中午我正准备吃药,突然左耳听的一清二楚--“中午只吃两颗药!”是谁?是师父吗?当时我非常激动,好!从现在开始我一颗药也不吃了!把一大堆药全扔了,至今再没碰过药、没打一次针,身体非常健康。感谢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三年,有次回娘家带了很多真相资料,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大法的美好,给亲戚讲、给朋友讲、给左邻右舍讲,凡是见到有缘人都讲。那时,我大姑和弟弟受邪党谎言毒害太深,大姑说:“老三啊,我们都知道你身体好,现在在家里怎么说都可以,可别到处去说,坏人会举报你的,你可要小心呀!就在家里炼吧!别发东西了”。我弟弟和母亲更害怕,我说:“怕啥?这回我炼定了。”当时真是发自内心的。

师父看到了我的真心,当夜一点多,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我左侧乳房不是有硬块吗?说来也巧,右手正好放在左乳房上,只听到“出出出”的声音,不知多长时间我醒了,立马坐起来,还是那个“出出出”的声音,右手心感觉冰冰凉,象是一股气儿。当时我想怎么还在响,这时我象从梦中惊醒一样。我一摸,真的没有硬块了!当时我非常激动,就想跳下床告诉大家,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呀!

还有发生在我身上其他神奇的事儿。零四年有一次我不小心左腿被摩托车气筒烫了,当时感觉很疼,一看,好大一个泡!象个大鹅蛋,水淋淋的。我心里说:没事儿,我是修炼人,不怕,该承受的就承受嘛,过个星期就好。说一个星期,结果一个星期真就好了。

零八年,家里添了个小孙女,到医院去看,不小心又是左脚从一尺多高的台阶上崴下来,就听见咔嚓一声,动不了了,疼的厉害。我第一念就是:没事儿!赶快叫了个车回家。到家就开始炼动功,哪儿能炼啊?站都站不起来。我就想了个办法,把右半身靠在沙发上,左腿不用力,这样四套功法还没炼完,脚就不疼了,试一下能落地了,再试一下,真的能走路了!家人见到了大法的神奇,非常感激,都支持我炼功。全家都退出了邪党组织。

我不断精進,努力学法炼功,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零八年五月七日,在同修家发现了优昙婆罗花,我激动的连花盆一起抱到学校给有缘的老师和家属讲真相。十月十日,我家花盆里金银花的枯干上也开了六朵,海棠花上开了三朵,又过了几天发现铁窗纱上各开了两朵,一共开了十三朵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一次的花呀!我们全家人激动的说:“优昙婆罗花,开在我们家,福份大大!”我深知这又是师父在鼓励我呀!

零九年暑假期间,每天晚上都有一些家属和老师在校园里乘凉。有个姓马的老师,平时妒嫉心很强,看我家庭好了,身体好了,非常妒嫉。九九年“七·二零”时她就想举报我,没证据,没有得逞。她一见到我就想说大法的坏话,我就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一天晚上,我也在乘凉,她象没有控制一样大骂我们师父和法轮功,她丈夫在一边添油加醋。一开始我就知道她没安好心,想激怒我、叫我站出来说我在炼法轮功好举报我。当时我心里很矛盾,往家走着,刚上楼,觉的不对,我不应该回避,不能让她这样骂我师父,不准她煽动不明真相的人。我立刻跑下楼,心想:别动气,今天我豁出去了,我就是修大法的,不准骂我师父!就在这时,我儿子大吼一声:“妈!大法好!你炼吧!你们走的不是一条路。别理她!再过二十年看谁的身体好!”

当时二十多人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儿,有的提问,有的回家,我正好抓紧时机给他们讲一讲真相。她丈夫说:我问你,那钱上怎么写“天灭中共”,你们不是反党吗?我说不是,就给他们讲“藏字石”。还有的问:你们老师要学费吗?你们老师怎么不回来……我都给他们一一解答。第二天我抽空抓紧时间到每个家里给他们讲真相,也给姓马的全家讲了真相。从那天起到现在,我们院没有一个在公开场合说对大法的不敬的话了。

以上是我修炼的真实事例。因水平有限、层次有限,还有好多想要回报师尊的话无以言表。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