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实讲真相 慈悲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我生长在一个比较贫穷而又偏远的农村。初中毕业后,由于不甘心过祖祖辈辈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我离家出走到了一座大城市求生。为了生存,干过临时工、摆过地摊。后来進了工厂,嫁了老公,有了安居乐业的生活。

生命尽头有幸得大法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我人生刚有起色的时候,却患了癌症,每月需要五千多元的治疗费。为了治病,变卖了家产,负债累累。那时我每天都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看着未成人的孩子,望着愁白了头的丈夫,我心如刀绞,万分难过,每天以泪洗面。那时真是哭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就在我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我有幸得了法轮大法。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修炼十几年来,我再没花过一分钱的医疗费,癌症不翼而飞,体重增加了几十斤,比正常人还健康。感谢伟大的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一个完整而又幸福的家。

自从得法那天起,我每通读完一遍《转法轮》后,身心都得到一次净化。由于坚持学法,每遇到问题都能想起师父的法。即使当时关过的不好,过后对照法也能明白错在哪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也坚持每天都抽出适当的时间学《转法轮》和师父其他讲法,短篇尽量背下来。二零零五年我开始背《转法轮》,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背了第一遍。再以后一个月、半个月、十天就能背一遍,根据时间通读和背诵相结合,每天还要坚持学各地讲法、背法。由于坚持学法、重视学法,给证实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自从师父要求发正念起,我每天都坚持全球统一发正念,每个点都不落下。还结合当地需要配合整体发正念,帮同修发正念。只要时间允许,每天遇到整点都发正念,由于坚持、重视发正念,给讲真相奠定了好的基础。

不管世人态度如何,就是坚持讲真相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从法中得到了一切,证实法是理所当然的,做不好才是不应该的。

我刚开始讲真相的对象是亲朋好友、同事、邻居、熟悉的人,后来面向遇到的各个阶层的陌生人。有听的,也有不听的;有骂的,还有要举报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晨炼,得知中共当局对大法的态度后,我们大多数同修去了当地市政府,下午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被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我给在场所有的人讲:“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电视这些全是假的。不信你们把《转法轮》拿来从头到尾看一遍对照对照,是真是假!”几个警察说:“别说话,好好看电视。”我说:“全是造假,不看!”我就开始给他们讲修炼身心受益的实例。他们还是逼我看电视。我心里就和师父说:师父,我实在看不下去这些对大法诬陷的谎言,让电视坏了吧!刚这么一想,电视屏幕一片黑,不显影了。

第二天想到北京上访,被守在火车站的警察截回来了。回到家,我的心实在静不下来学法、炼功了。心想这是什么世道?这么好、这么正的师父和大法,被欺世的谎言诬陷,我连去说句公道话的地方都没有吗?从此我开始了向众生面对面讲真相,主要讲大法怎么,叫人做好人,祛病健身,自己通过修炼怎么身心受益的实例,再去揭穿电视的造假宣传,包括给上门干扰的警察、街道办事处人员、单位领导、同事及政法委的人讲。

有一次,派出所的一个恶警找上门说:“你看某某是站长都在电视上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你能不能也说说,我给录个像上电视。”我义正辞严的说:“你身为警察,应维护正义。你反而助纣为虐,睁眼叫人撒谎。我看这个社会真的要完了,你也不想一想,我的命都是我师父和大法给的,我能昧着良心去做伤天害理、骗人骗己的事吗?!那样我还配做人吗?!你叫我上电视说实话可以!”他说:“你说什么?”我说:“我要告诉全世界的人,我师父和大法怎样教人做好人、又给弟子祛病健身的,法轮功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他说:“算了算了,我敢让你说吗?”说罢,转身就走。

一次,有一个卖贵重物品的少妇给我介绍她的商品让我买,我说:“经济条件不允许。我曾患过癌症,现在外边还欠些债没还。”她说:“你不象,你怎么治好的?”我说:“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这么奇迹般的好了。”她一听:“啊!你敢炼法轮功?我打电话叫一一零来抓你。”我朝她笑了笑,和善的说:“大姐,我看你是被电视上的谎言欺骗了。我今天站在你面前就是活生生的实例。”她还是不听,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我把脸一沉,很严肃的说:“你打吧!你不打还不行了,等一一零来了先把你抓起来。你无中生有、强买强卖,这是霸市。我信仰自由,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利国利民利己没有错。公安局的人我就是这么给他们讲的,他们也知道我炼法轮功。你打吧!”这时围观了很多世人,问起原因,我又借机向围观者讲真相。明白真相的世人都在指责妇人多事。这时她装起了手机,朝我说:“你走吧,我不打了。”我说:“我今天就是不走了。”她说:“你不走我走。”她收拾起东西就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忽然觉的她是多么的可怜。她不就是被谎言迷惑了的众生吗?于是我跟上她,先是和善的道歉,后又平心静气的讲。她不但接受了真相,还谢谢我,又给她周围的人帮我讲。

还有一次,我给一个卖活鱼的小伙子讲真相,我想从“炼功人不杀生”的角度讲起,揭穿中共散布的谎言。他反而一把扭着我的胳膊要上派出所。我说:“你松手!我应该把你送去。光天化日之下你干什么?这是耍流氓!”然后就借机从不杀生的角度给围观的世人讲。卖活鱼的小伙子松开了手,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再言语。

再一次,我给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跟在我身后骂我。我就利用他的骂,给周围的世人讲炼功人是怎么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明白真相的人指责他还是不听,他骂了一条街,我也讲了一条街。最后,一个一直跟在我身后看热闹的男子听明白了怎么回事。就冲他骂道:“你小子就是个地痞无赖!你敢欺负好人,看我今天怎么揍你!”那人吓的拔腿就跑,嘴里还说:“不敢了!不敢了!”引的周围人哄堂大笑。

就这样,不管世人态度如何,我每天都坚持着讲真相。

怀慈悲心去救度众生,师父一定赋予智慧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左右,看到很多的同修被迫害、劳教、判刑,我的心都碎了,不停的默默流泪,嘴上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但心里却难受到了极点。后来我毅然去了北京,走到了天安门,打开了真、善、忍的横幅。面对扑向我的那些五大三粗的便衣和警察,我心想:我们是正的,你们是邪的,邪不压正。心里默念着师父《窒息邪恶》这篇经文的题目:“窒息邪恶!窒息邪恶!窒息邪恶!”结果便衣伸着手僵在那里,恶警低头走了。我收起了横幅,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顺利回到了家。

二零零一年初,中共邪党又制造了天安门自焚的谎言。我又开始针对这个谎言面对世人讲真相。过程中,有的人的确受毒害太深,怎么讲都不听。最后我说:“电视上自焚者说喝了半瓶汽油,你去喝两口试试什么反应。”他说:“那玩意儿连闻都发呕,怎么能喝呢?”我说:“那你说电视上是真是假?”很多人不再言语,陷入沉思。

看着那么多被谎言毒害的世人,特别是自焚谎言,使我对邪恶产生了恨。恨他们耍流氓、卑鄙无耻,学法炼功也静不下心了,讲真相带着很强的人心,争斗、怨恨、做事心,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讲真相时被人恶告,被警察抄家,非法下拘捕令。我心里就想:就背师父的讲法,就是不配合邪恶。最后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

通过沉痛的教训,通过大量静心的学法,我找到了自己很多不足,也去掉了很多人心,能理智的去做了。再加上全球大法弟子统一发正念除恶,邪恶的因素越来越少,讲真相也容易多了,大多的世人也接受了。我更是坚持不懈天天在讲。

自《九评》出来后,正法進程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讲真相又有了新的难度。世人要想得度:一必须认同大法;二必须做三退抹去兽记。突然叫世人三退,为什么?你得讲出理由,叫人明白,不然他接受不了,也不退。怎么办?除了认真大量学法发正念,我仔细看了一遍《九评》,开始了给世人讲三退。

对以前讲过真相认同大法的人,我注重讲《九评》。我说:“共产党通过大饥荒、三反、五反、肃反、镇反、文化大革命、六四等历次运动,杀害中国人民八千万。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又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判刑、劳教、酷刑折磨。据不完全统计已迫害死三千多人。它犯下了滔天大罪,人不治神治,这是天意。最后神要解体它、消灭它。你曾入过党、团、队,举着拳头宣过誓就是它的一份子,虽然你没做什么坏事,等它遭报的时候神就把你视为它整体的一员,你就躲不过最后的大劫。只要你在大纪元网上用真名、化名都可,能声明退出就等于你那个毒誓不算了,也就不是它一份子了,神就保佑你在最后的大劫中留下。”然后再问入过什么,用什么名。对方同意后,我就再叮嘱一遍:“一定记住用什么名字在大纪元网上声明的。你已经退出曾经入过的党、团、队了。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它的一份子了,天灾人祸与你没关系。”然后再叫他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大多数人都能接受并说谢谢。

对看过《九评》的人更好讲,一般三言两语就退。对没听过真相、没看过《九评》的人我一般是先讲真相,再讲《九评》,后劝三退,一般大多数也能接受。

当然,不同阶层的人有不同的接受能力,要因人而异的去讲真相。象写文章一样,第一人称、第三人称都可,只要能接受,最终救了人为目地。特别是近几年来,劝三退的话题、内容太多了,例如东南亚大海啸,贵州藏字石,世界各地出现的天灾人祸,历史上的各种预言,优昙婆罗花的盛开等,都可以作为话题。但不管怎么讲,最终的两点不能忽视:一、必须了解大法真相,认同大法;二、了解《九评》、认清邪党的真实历史及为什么三退其实说怎么讲?

这些年讲真相、劝三退中碰到的例子太多了,有时一天碰到的不同阶层的人所用的方法、讲的方式、讲的话、众生的反馈,都能写出一本书。我悟到,只要坚持用心学法,修好自己,重视发正念,明白大法弟子的使命,用慈悲心去救度众生,师父一定赋予智慧。因为一切来源于法中。

十一年来,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中,走过了多少路已经无法计算,面对了多少众生也无法可数,讲退了多少众生也未统计过,大概上万是有了吧。夏天走在三十多度的骄阳下,冬天走在零下十几度的冰天雪地里,不管大雨倾盆,风吹日晒,就这样走过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师父在鼓励我,把有缘人引到我眼前,我明白,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是大法,我只是有救人的这颗心。

谢谢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