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丹权受迫害患肺结核三年 监狱拒不放人(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区法轮功学员韦丹权,原是山海关飞机场的一名军官,为人真诚善良,口碑甚好。至今众多山海关机场转业干部提起韦丹权人品仍然赞不绝口。只因坚修大法,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韦丹权被强行复员开除军职。

韦丹权
韦丹权

韦丹权在部队及山海关派出所、山海关公安局、山海关公安一科、秦皇岛市公安局“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山海关“六一零”、山海关检察院、山海关法院、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保定劳教所、唐山冀东监狱等地遭受这些部门的残酷迫害,遭暴力毒打无数,几经生死折磨。几乎每年都要对他进行绑架、抄家洗劫。这些犯罪警察们在暴力入室时根本不避讳任何人,甚至当着他不足十岁的女儿的面行暴!

在二零零八年六月,韦丹权被山海关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七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关进唐山冀东监狱。连年频繁迫害、长期身陷囹圄,致使他出现了严重肺结核反复咯血、心脏病、胸膜炎等病近三年,家属依法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一直不予办理。目前韦丹权病情严重恶化,生命垂危,狱方百般刁难,不予放人。

一、由于坚持信仰,长期遭受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韦丹权坚持信仰,在部队及山海关、秦皇岛、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保定劳教所、唐山冀东监狱等地遭受这些中共邪党部门的残酷迫害。遭暴力毒打无数,几经生死折磨。

河北唐山冀东监狱
河北唐山冀东监狱

二零零一年五月六日、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三年四月、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二零零四年五月二日、二零零四年七月二日、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从这一串串的岁月数字,让我们联想到,大法学员韦丹权所经历的血泪魔难。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韦丹权被山海关区南关派出所警察绑架。警长王立军给他上背铐;副所长朱颖打他耳光、用胶皮狼牙棒毒打他的面部和耳朵,致使他失去知觉(至今他的左耳前还有伤痕),毒打他的后背脊柱及双腿,当即使他瘫倒在地。王立军拿起警棍向韦丹权左臂猛击,而后将他铐在铁床上。后来韦丹权被拉到山海关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山海关看守所恶警对他进行威胁诱导、逼供、酷刑折磨,采取的手段包括不许睡觉,罚站到后半夜;恶警付勇拿椅子腿猛抽他的左臂,当时胳膊就象折了一样。此次韦丹权被严重超期关押,在近四个多月的酷刑折磨下,韦丹权患了肺结核。直到十一月二十三日才放他回家。回家后韦丹权遭南关派出所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

二、遭两次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下午,韦丹权在角山再遭绑架。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后,韦丹权因肺结核病复发且肺部有阴影,才得以取保候审。在医生诊断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秦皇岛“六一零”和山海关法院还派警察、法警、审判长到家中绑架韦丹权出庭。韦丹权家属要求抓人者签字为韦丹权的生命危险负责。来者无人愿意承担责任,于是他们将韦丹权妻子抓走。

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凌晨两点左右,山海关南关派出所警察突然包围了韦丹权的家,警察撬门砸锁,又喊又叫,整栋楼的居民几乎都被惊醒。恶警对韦丹权家进行了三天的围困。六月九日早,他们乘韦丹权的孩子出门上学之机,闯入韦家将他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财物。

韦丹权被关在派出所迫害八天,六月十七日他被非法关进了山海关看守所,六月二十五日未经任何法律手续,付勇等人直接把他送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按劳教规定,韦丹权有肺结核和心脏病,根本不能劳教。

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仅大小两间监室关押着多达五十八人,生活环境极为恶劣。

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多样,其中包括“坐板”,即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坐在一个仅高二十公分左右,长约三十公分左右,宽只有十公分的小木凳上,而且要求双腿垂直地面,双脚与肩同宽,上体正直垂直地面,坐不好时,立即遭到值班犯人打骂。“坐板”是一种非常残酷的肉体折磨,许多人,包括韦丹权的臀部都坐烂了。坐得时间长了,人都站不起来,有时人站了起来,凳子上还被粘着臀部的烂肉。其它体罚方式还有什么“钉墙”(双膝跪墙,双脚离墙10-30公分,脚跟抬起,身体贴在墙上)、“开飞机”等等。

恶警每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坐板时连续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韦丹权因抵制邪恶迫害,多次遭毒打、体罚(钉墙),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被非法劳教五个月后,韦丹权的肺结核复发。但秦皇岛“六一零”拒不放韦丹权回家。但劳教所怕他的肺结核传染其他人,于十二月底将他送回家。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韦丹权外出办事,又被秦皇岛国家安全局秘密绑架、审讯和逼供。韦丹权遭两个特务的毒打后,又被送到国保大队和西大街派出所遭受毒打和酷刑折磨,十五日后被送到保定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他的肺结核病严重,在保定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五天后,才让家属接回家中。

三、遭诬陷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韦丹权被山海关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七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关进唐山冀东监狱。连年频繁迫害、长期身陷囹圄,致使他出现了严重肺结核、心脏病、胸膜炎等病近三年,家属依法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一直不予办理。目前韦丹权病情严重恶化,生命垂危,狱方百般刁难,不予放人。据悉,现在冀东监狱五支队里已有十四五人患肺结核。

监狱法对肺结核保外就医有明文规定:肺结核病适用保外就医的情况:空洞型肺结核、反复咯血,经两个疗程治疗不愈者,支气管扩张、反复咯血、且合并肺感染者。程序:先做病残鉴定,办理取保手续,《罪犯保外就医征求意见书》《罪犯保外就医取保书》等。

自韦丹权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冀东监狱,亲朋家人多次看望病危的韦丹权,但一直无果。今年,韦丹权家属亲朋又几次探监。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家属又去看望病危的韦丹权,下午三点三十分左右,所有来四支队会见的家属都走光了。韦丹权由李队长、吴科长、李得林院长等在一名举着录像机的警察监控下会见,一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就把武装警察们吓得这样紧张。家属询问病情,当事人李院长说:韦丹权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有肺结核时在四支队住院治。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发现韦丹权结核复发,三月十七日拍了片子后又到四支队来住院了。家属就将韦丹权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愿放弃信仰于二零零零年六月份被山海关南关派出所警察打昏死过去三次,每次都被凉水泼醒,又被羁押在看守所六个多月后,以韦丹权有肺结核传染被送回家。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又因不放弃信仰被绑架、被劳教,都是因韦丹权肺结核复发传染而保外就医。现在韦丹权属反复发作,且是空洞性肺结核,反复咯血,是符合国家规定的保外就医条件。李院长说韦丹权属反复发作型,现在因多年肺结核已产生抗药性,已采用第二套治疗程序。并把他的材料汇总上报,申请保外就医。其实我们也是希望他能保外就医。

说话时家属抬头看见坐在沙发上、瘦得已经皮包骨、戴着口罩的韦丹权,两腿不自主的发抖,用手按膝盖腿还是抖个不停,韦丹权说: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去南盐医院拍片子,当时看片子的两位医生说:这张拍出的片子与韦丹权入监时来拍的片子大致一样。韦丹权说:我被送到冀东监狱时,就有肺结核,监方一直没说有,就接收了。我在五支队时昏死过去五、六次,醒来后监狱一直说我没病,直到咳痰中有血了,才去检查,说得了肺结核。我现在呼吸费力,两手臂发麻,两胸疼痛,咳嗽时双腿发麻,走路全身没力气,腿总是发抖,现在双腿又有风湿了。

韦丹权因说话而导致呼吸不畅,脸通红。当班李队长一看就说你现在身体不好,需要休息,强制结束会见。韦丹权站起来往外走,但刚走到门口,也就十几步路就手扶窗台再也迈不动步了,李队长让犯人将早就准备好的放了一个塑料凳的平板车推到韦丹权跟前,将韦丹权扶上车推入监区。这让人心碎、心酸的会见,家属和韦丹权前后这十几分钟还被监狱全程录像,可见邪党迫害人权的卑鄙无耻。

现在韦丹权的家属十分担心韦丹权的身体情况。忧心忡忡。但狱方以所谓不符合条件为由拒不放人。这更使家属寝食难安。很怕等到人不行了狱方为推卸责任才放人或迫害死在狱中。中共几十年残害生灵几千万如草芥,我们亲朋好友怎能不担心啊!

望国际人权机构及正义人士关注河北省秦皇岛山海关韦丹权的冤案,伸出援手营救狱中的韦丹权,呼吁世界有正念的人们站出来共同制止惨无人道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