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不愧苍天不负民”

古代清官拒贿诗联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清廉”是对官员操守的表征,强调的是为官者的品德。我国历史上,出现过许多彪炳青史的清官廉吏,他们讲究天理良心,相信因果报应,崇尚洁己爱民,清心直道,淡泊自律,深受百姓的拥戴和推崇。他们或为表示心迹志向、或为警示自身而作的诗、文、辞、对联等,脍炙人口,充满正气,为后人留下无数佳话。以下举些例子。

诗歌

西汉时,汲黯新任淮阳太守,当地豪绅们欲备厚礼登门拜望,汲黯知悉,即写诗一首以榜文张示:

太守府门朝南开,无理有钱莫进来。
自知之明听劝导,行贿则是小人才。

唐代杜甫曾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府中当幕僚。一次,有人送他一条十分名贵的毛毯,名“织成锦”。杜甫原物送还后题诗曰:

奈何田舍翁,受此厚赠情。
锦鲸卷还客,始觉心和平。

唐代白居易上任陕西周至县县尉时,针对当地贿赂之风,他当堂宣示:

自古衙门面向南,理在后边钱在先。
本县改衙面向北,钱路堵衙理通天。

此诗一出,百姓称颂,政风焕然一新。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期满还乡时,检点行囊发现箱内有两片天竺山石片,那是他游天竺山时捡的。此时他想,它山之石据为己有,似有不妥,便写诗以自省:

三年为刺史,饮冰复食檗。
唯向天竺山,取得两片石。
此抵有千金,无乃伤清白。

为两片石头自责,其为官之清白,令人感佩。

宋代包拯,一生光明磊落,“不爱乌纱只爱民”,民间称其为“包青天”,妇孺皆知其名。他出知端州(广东肇庆)时,端州的特产——端砚闻名天下,当时的权贵、大臣、学士们都以家中存有几方端砚为荣。而包拯直到离开端州,也没有带走一方端砚。他在府衙中央大厅墙壁上书写了一首明志诗《书端州郡斋壁》:

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做钩。
仓充鼠雀喜,草尽兔狐悲。史册有遗训,毋贻来者羞。

宋代山西阳城知县张之才,任上清谨爱民,颇有政声。他秩满离任时去当地商汤庙辞拜古帝商汤,并赋诗《辞汤庙诗》:

一官来此四经春,不愧苍天不愧民;
神道有灵应信我,去时犹似到时贫。

表明自己在阳城做官四年,上对苍天下对黎民都问心无愧。神明鉴察,自己离任时就如当初上任时是一样的贫穷。

明代吴讷为人刚直公正,廉洁自持,他任监察御史时,有一次巡视贵州,返京途中,地方土司专门派人追至夔州(今四川奉节)以黄金百两相送。吴讷愤然拒纳,连封皮都没有开启,就在礼盒上题诗一首《题礼盒》回绝:

萧萧行李向东还,要过前途最险滩。
若有赃私并土物,任教沉在碧波间。

这首诗是自警,是自律,是自省,也是对行贿人奉劝,自古来行贿受贿,天理难容。

明代李汰任朝廷主考官时,有一年在福建主持秋闱考试,李汰抵闽后,有的考生连夜上门想送礼通路子,被李汰一概拒绝。第二天,在科场的门上,高悬着一幅大匾,上面有主考官李汰题的一首诗:
  
义利源头识颇真,黄金难换腐儒贫,
莫言暮夜无知者,须知乾坤有鬼神!

黄金不换清贫,主考官正气凛然,利益面前毫不动心,同时告诫人们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人神共知。

明代于谦,为官一生家无余财,他曾针对当时许多官员乘巡视之机搜刮钱财,回京后向上司送礼物的风气,写了一首《入京诗》:

绢帕麻茹与线香,本资民用反为殃。
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

搜刮的危害,清廉的必要,舆论的反应,劝谏的苦心,尽在诗中。

明代况钟,曾外放苏州知府,他到任后平反冤狱,扬善惩恶,兴修学府,关心民间疾苦,被苏州人称为“况青天”。他任满赴京考绩时,写下了一首诗《离任》:

检点行囊一担轻,京华望去几多程。
停鞭静忆为官日,事事堪持天日盟。

简易轻便的行囊,天日可鉴的坦荡,超然物外的思绪,大义凛然的正气,跃然纸上,令人过目难忘。况钟还写了一首《拒礼诗》:

清风两袖朝天去,不带江南一寸棉。
惭愧士民相饯送,马前洒泪注如泉。

描写出当他离任时,“士民”们纷纷赶来为他送行的感人场景。

清代画家郑板桥,曾任山东范县、潍县知县。他经常穿着布衣,到乡村田间关心农作,以至老人们和他见面时,还不识他是知县。六十一岁时愤而罢官,去官的那天,百姓遮道挽留。离开县衙门,两袖清风,两书夹板,一具阮弦,就是他全部财产。他曾作一首题竹诗曰:

宦海归来两袖空,逢人卖竹画清风。
还愁口说无凭据,暗里赃私遍鲁东。

他两袖清风,一贫如洗,还担心别人无端怀疑,其高风亮节恰似竹君子。

清代叶存仁先后在浙江、安徽、河南等地做官,为官三十余年,毫不苟取,甘于淡泊。有一次,在他离任升迁之时,僚属们派船送行,但船只却迟迟不启程。直到夜半时,才见一叶小舟划来。原来是僚属们为他送来的礼物,因为怕人知道,所以特地选在深夜送来。叶存仁见此情景,挥笔写下一首拒礼诗,并将礼物退了回去:

月白风清夜半时,扁舟相送故迟迟。
感君相送还君赠,不畏人知畏己知!

好一句力重千钧、掷地有声的“不畏人知畏己知”,彰显了一种严于律己、力行道义的自觉境界。

楹联

明代吏部尚书王恕,为官清廉,任人唯贤,曾题联悬于吏部大堂:

仕于朝者,以馈遗及门为耻,
仕于外者,以苞苴入都为羞。

“馈遗”、“苞苴”均指贿赂。此联告诫人们,切莫以贿赂买官卖官,并以此自律。 

清代张伯行从来不受属下分文赠礼,备受康熙皇帝的称赞,他任福建巡抚时,为杜绝送礼者,曾写了一篇《禁止馈送檄》张贴在巡抚署衙门外:

一丝一粒,我之名节;
一厘一毫,民之脂膏。
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
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
谁云交际之常,廉耻实伤,
倘非不义之财,此物何来?

文字简洁,琅琅上口。那些送礼者见此檄文,不敢自讨没趣,均悄悄离去。

清代赵慎珍在桂林为官,一次,在升迁时为正己身,手书警联自诫:

为政不在言多,须息息从省身克己而出;
当官务持大体,思事事皆民生国计所关。

尽管联句简直,但道出了为官者克己奉公、勤政为民的高风亮节,朴实而又自然。

清代无锡知府武漠赴任时,在置衙挂出副对联做安民告示,其中有一联曰:

罔违道,罔拂民,真正公平,心欺无怍;
不容情,不受贿,招摇撞骗,法所必严。

该联一贴出“四方人皆聚观,时先声所夺,平日绅衿之出入县庭者,皆息危惧”。

清代余小霞任广西三防主簿,桂林府重修廨置时,府衙楹联多出自余小霞之手笔,如仪门联、大堂联云:

此是公门,裹足莫干三尺法;
我无私谒,盟心只凛一条冰。

清代忤墉在河北乐亭当知县时,曾在大堂柱上亲自书一副警示联:

受一文分外钱,远报儿孙近报身;
做半点亏心事,幽有鬼神明有天。

连收受一文分外钱都要得如此报应,警示人们要惕励因果,切莫欺心。

言为心声,古代清官们的拒贿诗联可以说是其人格精神的写照,从中可以看出其信奉“乌纱头上有青天”、“举头三尺有神明”、“官清民自安”等道德理念和为民造福的决心。他们坦荡的襟怀,无愧于天地、无愧于百姓的浩然正气净化着人们的心灵,同时也警醒和勉励世人:敬天信神,相信善恶有报,时时处处遵守天理、道德和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