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经济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由于妒忌心所致,以个人名义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与中共相互利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到现在已经长达十几年之久,他们叫嚣: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上消灭。”本文从经济角度曝光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这些实例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案例的冰山一角。

实例一:数次罚款,家破人亡

据明慧通讯员哈尔滨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法轮功学员杨伟华,男,三十五岁,一九九六年七月得法,十年来,屡遭邪党迫害,曾被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遭受非人折磨,出狱后身体无法恢复,出现过几次病危,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含冤离世。

杨伟华的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和母亲、妹妹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先后多次被绑架到看守所,罚款超过一万元。因为当地经济状况不好,工厂几乎都被中共邪党的官员贪黄了,所以杨伟华一直也没有找到正式工作,他的父亲不得不收废品以贴补家用。

实例二:暴力抢夺,连昔日同事都不放过

黑龙江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金成山修炼法轮功之前原来是公安局警察,后来外出出车祸被撞成高位截瘫,需要坐轮椅,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下午,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在公安局的姜继民、陈兆林的策划指挥下,二十多名警察用万能钥匙打开金成山家门,非法闯入。四名年轻体壮的警察给金成山戴上手铐,按在椅子上,几乎把金成山按窒息,金成山妻子焦晓华也被按在厕所内戴上手铐。接着恶警们开始抢劫,撬开所有的箱柜,抢走现金一万三千元、大法书籍五百余本、计算机一台、打印机二台、塑钉机二台、切纸刀一个、电子书三个、移动电话一部、传呼机两个、光盘五百余张,纸二十余箱、碳粉和墨水数十瓶,甚至连金成山接尿用的塑料袋都被抢走,合计价值达五万余元。抢劫后,派二十多名警察连续四天在金成山家“蹲坑”守候企图抓捕更多法轮功学员。

实例三:土匪暴行,强行掠夺

山东冠县辛集乡:辛集乡镇在过去是出土匪的地方,但辛集乡镇派出所长王保壮比土匪还厉害。法轮功学员李风军、石东敏夫妇遭其迫害遭遇非常悲惨,丈夫李风军先被非法劳教三年,石东敏又被王保壮强行抄家抢走粮食并勒索现金八千元,还被非法劳教一年,夫妻双双入狱,迫使十七岁的女儿不得不辍学打工,供弟弟上学。

实例四:开除工职,扣发补助

法轮功学员甄景峰,男,五十多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乡甄马庄村人。一九八三年参加税务工作(协管人员),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中共邪党以其向单位及其他人讲法轮功真相为由,将甄景峰开除,并且不给任何补偿。甄景峰从年轻时起就在税务所工作,工龄达二十七年以上。按中共定的劳动法规定,临时工工作二十一年以上的,辞退时按工龄年限每年补助一个月的工资(一千多元),应该补助款三万元以上。而且其他离职人员都是给的,却不给甄景峰。甄景峰多次找到有关人员询问,讲真相。得到的暗示回答是因为炼了法轮功。

实例五:酷刑迫害,非法勒索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杨淑君因不放弃信仰被跟踪,大约早上八点左右,在家被非法绑架,家中被抄。肇东市“六一零”的赵仁武、任建升(现任肇东市看守所所长)抢走了杨淑君家的录音机。

后来杨淑君被非法关押在肇东市(黑龙江省)拘留所七个半月。在拘留所里,杨淑君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被戴脚镣三天,被当班恶警张国全打嘴巴子。杨淑君在监号大声背读大法书,被当时拘留所长王福多次打嘴巴子、用“小白龙”(塑料管)抽打、面墙罚站。放回时逼迫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勒索伙食费二千四百元和所谓的保金一千元。

实例六:迫害教师,入室抢劫

许淑芬是黑龙江省大庆石化第一小学的语文老师,她丈夫叫李小荣,是大庆石化公司炼油厂裂化车间副主任,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并获益。近十年,全家人遭到中共的迫害,许淑芬本人三次被非法关押,有三位亲人(爸爸、丈夫和儿子)被迫害离世。目前,身为高级教师的许淑芬,还在遭校方迫害,不得不做收发室的工作。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因许淑芬在街心公园炼功,被非法关押四十六天,因不写“保证”,被龙凤公安局国保大队收押金一万元,后来要回。八月份,他们夫妻二人都只给开生活费三百五十元,每人扣除一百多元,只剩二百多元,他们一家每月只有四百多元的生活费。身份证也被派出所扣留。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许淑芬给戒毒所管理科长杨友善写了一封劝善信,被戒毒所女队教导员宁立新把信上交,因为这封劝善信,许淑芬又被非法关押一年。在大庆龙凤公安局国保大队白秀丽、带腾警长、片警张伦,还有一个男警抄家时,他们未出示搜查证,抢走许淑芬家人床上的钱(房补,工资等)至少一万元以上。(详见明慧网文章《高级教师许淑芬三次被非法关押三位亲人不幸离世》)

实例七:扣押公款,敲诈老人

河北省南皮县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当地法轮功学员黄秀玲被非法判刑三年。国保大队队长徐宏瑞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钱财心狠手辣,非法扣押黄秀玲单位的公款近二万元至今不归还。黄秀玲的妈妈为了让女儿早些出来,四处托人,被公安局敲诈了一万多元现金。

实例八:巨额勒索,逼迫离婚

胡霞,女,四十八岁,成都市崇州市羊马镇居民。修炼法轮功的胡霞,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勤持家务,无微不至的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店,一家人过着平稳的生活。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下,导致她的亲人反目,家庭破碎。

胡霞于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她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生意也越加红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共恶党对法轮功造谣诬蔑,毒害世人,胡霞自己做出真相资料出去散发,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讲述中共邪党蓄意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胡霞的丈夫帅如勤,是崇州市羊马镇中学教师,在中共迫害的红色恐怖毒害下,他害怕胡霞修炼法轮功连累自己,三番五次威胁要离婚。二零零九年八月初的一天晚上,帅如勤先是毒打胡霞,后叫来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胡霞,并把胡霞的电脑、大法书、神韵光盘全部抢走交给羊马镇派出所警察。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胡霞在新都再次被绑架,后胡霞被转到新都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人对胡霞百般折磨,后胡霞被崇州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羊马镇中共恶党人员逼胡霞的丈夫帅如勤交保证金四万八千元,强迫胡霞弟弟垫了一万八千元,恶党人员并声称若一年后不“转化”(中共警察用酷刑、洗脑和株连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之为转化),还要胡霞弟弟再押二万四千元,帅如勤要再押扣拆迁房款十万元现金。在一系列的精神摧残、肉体、经济的迫害下,胡霞违心写下所谓“三书”(即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二零一零年一月胡霞回家后,明白写“三书”错了,又继续修炼法轮功。但丈夫帅如勤不准胡霞炼功学法,不准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羊马镇崇江路社区恶人熊加军、鲁国建等还经常闯到胡霞家骚扰。八月三日早晨,帅如勤见到胡霞在打坐炼功,就拳打脚踢的把胡霞拖到客厅,吼叫着要离婚,并发疯的说:今天打你,以后还拿刀杀你。胡霞被迫离婚。帅如勤只给胡霞一偏僻空房及一张床、一沙发,其它房子、家具、存折、汽车都不给胡霞。在中共的迫害下,胡霞一个人过着清苦的生活。然而崇州市羊马镇政府、派出所、社区、新津洗脑班的中共恶人还不放过她,不但多次到胡霞住处进行威胁、录像等骚扰,并且还将其前夫帅如勤叫来,威胁、殴打胡霞。(请见明慧网《贤妻良母被中共迫害 家庭破碎》一文)

……

以上所举实例只是千百万深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中的几例,几乎每一位法轮功修炼者都遇到不同成度上的经济迫害,中共为何如此邪恶的对待这群善良的老百姓?只因为他们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屈从于中共的淫威之下!

善良的人们,看到由中共邪党造成的一幕幕人间惨剧,希望您能从中明白谁正谁邪,孰善孰恶!愿您能明白真相,从而有一个美好和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