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

前言
迫害致死案例
非法判刑案例
非法劳教案例
非法抓捕、关押案例
暴力洗脑迫害案例
经济迫害案例
结语

梁晋川任职期间米易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的部份案例:

从1999年7月至2001年米易县至少有26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劳教:

1、马玲(化名),女,米易县撒莲人。

马玲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20以后遭到多次迫害,2001年8月23日,马玲米易公安局被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1月27日马玲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了一晚后,被送回米易。刚下火车,上访遭绑架的米易法轮功学员马玲及何明珍、廖国美、王元品、王美、杨兴春、杨兴美、高龙英、胡兴玉、廖远富、张远林、曾平兰、张正焕等人就被米易公安局的警察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白廷飞等用手铐把他们铐住,由两个警察押一名法轮功学员游街示众。押到公安局后,由政保科警察进行审讯,恶警徐兴再三逼问谁是组织者?马玲告诉他:我们没有谁组织,都是自愿到北京讲清大法真相的。徐兴恼羞成怒,用手铐将马玲的双手反铐在后背两个小时,马玲的双手被铐得疼痛难忍,全部麻木。在看守所关押一周后,马玲又被挟持到撒莲乡政府洗脑班强行洗脑迫害。

2000年2月1日马玲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到绑架,在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一周。其间,当地国安人员在寒冷的冬天强迫他们脱下身上的外衣外裤鞋袜,18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间屋里,只给两床被子,大家只好挤在一起取暖,一天只给一顿饭吃,吃的菜是恶警们吃剩下的。经常遭到恶警的辱骂、嘲笑和毒打。由政保科廖红兵、周林、白廷飞等押回米易直接被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马玲因炼功,被吴学明、林海等人戴手铐,一铐就是20天。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强迫家人交了600元钱,才将马玲放回家。

2000年4月25日马玲参加撒莲法会,被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在乡政府关押一晚上,第二天由政保科警察周林、柴发祥挟持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关押期间因炼功,遭到朱成龙、林海等管教人员的打骂,邪恶向家人施压,强迫家人交200元的罚款。

2000年6月20日参加撒莲拖船河沟法会,被邪恶造谣污蔑说法轮功学员阻碍了交通,并以此为借口大量抓人,马玲被政保科向金发等人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在非法审讯中一个不知名的国安人员猛打了马玲两个耳光,顿时鼻孔被打的鲜血直流。恶人叫马玲把她流在地上、桌子上和凳子上的血迹擦干净。在看守所遭到恶警林海、赫管教、刘启朝、周林、廖红兵等人罚站、顶墙、戴手铐,让刑事犯监视等迫害。因炼功,被管教赫某毒打,身体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放回家时,恶人强迫马玲交罚款和伙食费,遭到拒绝后,恶警强迫马玲打欠条。

2000年12月马玲发真相资料,于2001年3月,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伙同撒莲乡政府的不法人员威胁恐吓逼迫家人交200元罚款。他们还污蔑大法,挑起父母兄长对马玲和法轮功的仇恨。2001年6月21日邪恶对马玲进行抄家,查到真相资料,马玲被绑架到国保大队,被恶警向金发吊铐在铁栏杆上三天两夜,站不直、蹲不下,十分痛苦。这几天恶警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随后把马玲关进看守所,其间,遭到恶警林海、赫管教、刘启朝、周林、廖红兵等人毒打、顶墙、戴手铐等折磨。2001年8月23日,马玲米易公安局被非法劳教2年,由廖红兵、柴发祥押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车上马玲等法轮功学员被廖红兵、柴发祥戴手铐,一天一夜不给饭吃。在转运站体检,马玲的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廖红兵等用金钱买通劳教所,将马玲强行留在劳教所遭受迫害。

2、张远林,女,米易县丙谷镇人。

1999年7月20日以后,张远林坚修大法,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遭到邪恶多次迫害,2001年9月7日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丙海坝开法会,被米易公安人员向金发、周林、杨梓华、柴发祥等人非法绑架到公安局迫害了24小时后才放回家。

1999年11月24日张远林等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到了信访办,在大门外就被几个公安人员上来抓住就打,又被送往攀枝花驻京办,押回米易,非法拘留9天。

2000年2月张远林再次进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上车。在车上张远林等学员背经文,被恶警一顿毒打。张远林等人被挟持到攀枝花驻京办,遭到恶警非法搜身,逼迫法轮功学员脱去外衣裤、鞋袜,张远林身上600元现金被恶人抢走。2月的北京非常寒冷,晚上睡觉恶警不给棉被,把他们冻得够呛,还不时遭到恶人的毒打。在驻京办关押了一星期,由米易政保科的周林等人押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回家时又被政保科向金发罚款200元、

2000年6月30日张远林在丙谷五大队四队开法会,被丙谷乡政府人员钟文武、伍世荣、何转烘、邓定银、严文猛、吴世兵等人将所有参加法会的学员都抓去乡政府洗脑班,强行洗脑,通宵跑圈,三个通宵不准睡觉。白天在太阳下暴晒、跑圈,只要停下来就是一顿毒打;晚上排墙(手打抻挨墙站双手贴墙),手一放下来就要遭到拳打脚踢,用荆竹条打。张远林被非法罚款300元。

2000年12月14日张远林张贴真相标语,2000年12月19日晚公安局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饶显文等6个人闯入张远林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把张远林绑架到县公安局用手铐铐在二楼走廊的铁栏杆上,之后,柴发祥、饶显文把张远林吊在铁窗上,只有脚尖触地,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刑讯逼供。又把张远林铐在走廊的铁栏杆上7天7夜,张远林被他们迫害的很虚弱,下楼时从楼梯上摔下来,把脚摔断了,脚肿的很大,身体发烧。可是恶警还不放过她,周林又把张远林铐在铁窗上,痛昏死过去。张远林被向金发、周林、柴发祥、饶显文他们迫害了7天,只给吃了3餐饭。2000年12月26日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的单间,每天由杨梓华、周林等人非法提审,提审过程也是遭到毒打的过程。2001年元旦节前,米易枪毙死刑犯,恶警将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押到刑场“陪杀场”。在看守所非法关押9个月,于2001年9月7日,梁晋川派人将张远林押送到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

3、郑尚碧,女,米易县新河乡人

1999年7.20以后多次遭到邪恶迫害,2002年4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1月23日为了证实大法去说句公道话郑尚碧去北京上访,29日在北京信访办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送到攀枝花驻京办住了一晚,第二天送回米易。在米易被政保科的廖红兵接到公安局铐了一天一夜,送看守所关了9天。

2000年12月14日郑尚碧发真相资料,2001年1月被米易县新河乡尹继涛从家中绑架,送到米易公安局政保科,被政保科恶警铐在走廊上。晚上警察李刚、郭祥审讯郑尚碧,李刚罚郑尚碧蹲马步,打郑尚碧耳光,脸被李刚打青肿,嘴被打的几天都张不开。李刚用带铁丁的木头打郑尚碧的背。晚上郑尚碧被铐在公安局会议室的凳子钢管上,冬天本来就很冷,恶警强迫郑尚碧脱去外衣裤,用电扇吹她,把她冻得全身发抖。第二天恶警把郑尚碧关进了看守所,非法关了一年零三个月。在看守所郑尚碧被关单间,郑尚碧经常遭到恶警的毒打,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指导刘启朝等人罚郑尚碧顶墙、戴手铐。2002年4月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米易公安局把郑尚碧送进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和郑尚碧一起被挟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还有吴庭美、冉光会。

4、江从猛,男,米易县撒莲人

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从猛遭到多次迫害,2000年9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

1999年11月28日江从猛到北京上访在中央信访办被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参与人员是驻京办刘主任、米易县政保科的周林和向金发。回家后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被关押31天。在国家信访办被公安用脚踢,在米易被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看守所的朱成龙勒索现金1135元。在看守所时被公安强行挂牌录像全县播放。

2000年4月25日在米易撒莲乡开法会被县政保科的周林和撒莲乡政府的白廷飞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罚款200元。在撒莲乡政府时被周林打耳光、罚站、不准睡觉。

2000年12月14日江从猛贴真相标语,被政保科向金发和周林绑架到米易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江从猛被管教朱成龙勒索现金110元,经常遭到毒打,罚顶墙,被折磨的周身发肿,吐血半年多。非法关押长达7个月后,米易公安局用非法手段将江从猛挟持去绵阳新华劳教所劳教。到了绵阳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政保科科长向金发要求押送的警察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用高价也要把江从猛送劳教。他们用四天时间在成都用了十几万元找了各级有关人员,疏通关节,要劳教所收人。可是江从猛的身体在看守所就迫害的确实不行了,劳教所怕江从猛死在劳教所承担责任,不敢收。无奈之下,才将江从猛送回米易看守所关押。江从猛遭到公安局长达近八个月的酷刑折磨,只剩一口气了,政保科又怕江从猛死在看守所承担责任,才将江从猛放回家。

5、何明珍,女,米易县撒莲人

1999年7月20日以来,何明珍遭到多次迫害,2001年10月20日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

1999年11月,何明珍到北京上访被北京信访办警察绑架后遣返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关押20多小时后,返送回米易,刚下火车就被米易公安局用手铐铐着游街示众,到公安局遭到政保科周林、廖红兵等人的非法审讯,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星期,被看守所朱成龙勒索生活费150元,政保科廖红兵非法罚款200元。

1999年12月,何明珍到丙谷高龙英家,被政保科周林、丙谷派出所数人,丙谷乡政府10多人,撒莲乡政府的陈林平等20多人绑架到丙谷乡政府,被罚站,非法审讯,天快黑才放回到家。

2000年1月,何明珍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遣返到攀驻京办事处,当时天在下雪,被白廷飞强迫脱去毛衣,遭到非法搜身。晚上不给被子盖,收了生活费,住宿费,吃的是剩菜,被非法扣留一个星期后被米易公安周林,廖红兵等人押送往米易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遭到所长吴学民等恶警毒打、罚站、戴手铐等迫害,政保科向金发强迫罚款600元才放回到家。

2000年4月25日晚,何明珍参与集体学法,被白廷飞等人绑架到乡政府,罚站,几十个男女学员被关在一间屋里,不给吃饭、不给水喝,第二天被政保科恶警柴发祥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遭到恶警柴发祥,周林的毒打,扯住头发拖,拳打脚踢,抓住何明珍的头往桌子上和水泥墙上撞。何明珍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才回到家。

2000年6月,何明珍被撒莲乡政府的陶云春,武装部长唐礼华等共10多人绑架到乡政府洗脑班暴力洗脑,遭到恶人的毒打、体罚,非法监禁折磨9天。何明珍等法轮功学员以食抗议迫害,恶人仍然继续迫害,洗脑班结束时何明珍瘦得皮包骨头。

2000年7月19日,何明珍等人再次被撒莲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监禁23日,这期间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

2000年12月14日何明珍散发真相传单,被公安局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于2001年正月十六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当天正下着雨,吹着北风,天气很冷,警察们穿着棉大衣还嫌冷,他们却将法轮功学员铐在楼道风口上挨冻,冷的身体发抖,恶警还取笑他们。何明珍等人被政保科恶警铐在楼道上一个星期,向金发等逼迫家人交了200元罚款才放何明珍回家。

2001年8月20日,公安局恶警向金发等人闯入何明珍家,非法抄家,又将何明珍绑架到公安局铐在栏杆约70个小时,随后又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于10月20日非法判何明珍劳教,由柴发祥,廖红兵等3人将何明珍等6名法轮功学员押解到四川资中楠木寺。路途中恶警不给她们六人饭吃、不给水喝,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到楠木寺劳教所体验不合格拒收。廖红兵等又把她们押回米易,在火车上,何明珍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廖红兵用手铐铐在桌凳的钢管上站不直也蹲不下,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下火车,何明珍等六人被柴发祥、廖红兵用手铐连铐成一串带到公安局,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何明珍等法轮功学员遭到所长吴学明、刘启朝等恶警的毒打,拉住脚在地上拖,戴手铐、罚站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以绝食多天反迫害,遭到恶警和狱医野蛮灌食,一个个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何明珍被折磨的连水都吞不下。她们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个月才回到家。

6、苏丽娟,女,米易县撒莲人。1999年7月20日以后多次遭到迫害,2000年1月17日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撒莲镇开法会,苏丽娟被撒莲乡政府、丙谷派出所、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绑架到米易看守所关押11天。1999年11月23日在北京上访被绑架到驻京办,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每人收取住宿费50元。

1999年12月3日,米易政保科的廖红兵、柴发祥,撒莲乡政府的何富强、唐礼华、夫成龙等非法闯入苏丽娟家,从家中将苏丽娟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强行收取生活费225元。其间,苏丽娟被反复提审,每次审讯都采用恐吓、威胁、刑讯逼供,多次遭到辱骂、打耳光、拳打脚踢。当时政保科副科长廖红兵因得不到她想要的东西狠狠的打苏丽娟一耳光,骂着叫苏丽娟去死。随后被看守所的吴学明、朱成龙、林海等体罚:蹲马步、顶墙、不准睡觉、罚站通宵,把头推去撞墙,双手高举贴在墙上,戴手铐。2000年1月17日苏丽娟被挟持到楠木寺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7、王美,女,米易县撒莲人。

1999年7月20日以后多次遭到迫害,2001年10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1月27日,王美进京上访,被中央信访办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然后被押送回米易。在米易火车站刚下车,就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白廷飞等用手铐把她铐住,由两个警察押一名法轮功学员,从米易火车站游街到县公安局。罚站,动不动就破口大骂,凶神恶煞的非法审讯,在看守所非法关押7天后,被劫持到撒莲乡政府洗脑班强行洗脑。

2000年2月1日,王美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绑架到北京公安局五处、白廷飞等人又把她带到攀枝花驻京办。王美身上的420元钱被白廷飞搜走,至今未还。上访的18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间屋,强迫他们脱掉外衣、外裤和鞋袜,让他们在寒冷的冬天挨冻。晚上只给两床被子,18个人只能挤在一起取暖。邪恶向他们收了住宿费、生活费,可一天只给一顿饭吃。在攀枝花驻京办关押了7天,王美又被押送回米易。被政保科向金发、廖红兵、周林等人非法审讯,在米易公安局一个姓肖的恶警审问她时,朝她胸口猛踢一脚,把她踢倒在地,当时就失去知觉。被关进看守所后,才恢复知觉,发现她的胸口又红又肿又痛。在看守所被关了一个月,政保科强迫家里交了600元,才放回家。2000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在本地开法会,王美被白廷飞等人绑架到乡政府关押了一夜,又押送到米易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遭到政保科向金发、廖红兵、周林等人非法审讯,出来时还强迫王美交生活费,还要向她罚款。

2000年6月24日,王美在家被乡政府的唐礼华等人绑架到乡政府,米易公安局刑大的吴建刚等三人已等候在那里。王美刚回到家,非法审讯就开始,要她配合他们,作伪证陷害一名法轮功学员。王美不配合,开始他们就大骂,继而用电棒电击她。王美仍然不配合,他们就用电棒长时间电她。王美始终不配合,折腾了几个小时,他们没招了,才把她放了。

2000年6月29日,王美被胁迫到乡政府的洗脑班强行洗脑,白天强迫打扫卫生、卸水泥等活,然后强迫看听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和文章,晚上被罚站到12点,任凭蚊虫叮咬。乡政府专门请了打手监视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乡党委书记何福祥扬言:“打死你们几个也不会犯法”。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他们继续打他们、骂他们、折磨他们。在乡政府洗脑班被折磨9天,王美的体重减了十多斤,法轮功学员们坚决不写“保证书”。恶人看她身体不行了,才放她回家。乡政府人员还到王美家抢走了十几斤大米,敲诈了100元的生活费。参与迫害的人有乡政府的何福祥、陶云春、周崇贵等

2000年7月10日,乡政府的陶云春等人又把王美胁迫到乡政府的第二次洗脑班,非法关押了4天。

2001年3月,政保科向金发、廖红兵、周林等人闯入王美家,以王美参与2000年12月发真相资料为由进行威胁、勒索家人200元。2001年8月,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等人闯入王美家,非法抄家,她丈夫责问他们,被恶人们挟持在一旁不准动。王美被他们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二楼铁栏杆上一天两夜不给饭吃,又把王美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2001年10月,王美被非法劳教2年,政保科廖红兵、柴发祥押送到劳教所途中,一天一夜不给饭吃。廖、柴还侵吞了家里给王美的390元钱。在成都转运站体检时,王美的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廖红兵等通过卑鄙手段强行将她送进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8、杨兴春,女,50多岁,家住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2社

1999年7月20日以来,杨兴春多次遭到迫害,2001年9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1年半。

1999年在水库开法会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周林、杨梓华、向金发、柴发祥等把杨兴春从家里绑架到政保科折磨了一天,罚款200元。

1999年10月20日杨兴春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交流修炼心得体会,被撒莲乡乡长何福祥阻止、举报,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彬、柴发祥、李雪松等将几十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政保科二楼会议室。法轮功学员白天都只穿了一件衬衣,当晚天气特别冷,恶警柴发祥还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杨兴春被冻了一夜第二天放回家。

1999年11月19日杨兴春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局抓去毒打后,被米易公安局恶警周林、杨梓华、柴发祥等人挟持回米易,在政保科折磨了一天不给饭吃,罚款200元后又送到攀莲镇,被恶党书记严继清、镇长蒋德才,打手陈友军等许多恶人折磨了一下午才放回家,过了几天杨兴春在街上卖甘蔗被副镇长王争明骗到攀莲镇洗脑班,折磨九天。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只有一张纸壳和一张席子,早上五点多钟弄来跑步,然后扫大街,白天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恶文章,中午扫大街,晚上蛙跳、高跳、蹲马步,主办洗脑班的恶人有:严继青、蒋德才、扬朝容(武装部)、彭先家、陈有军、扬庭红(打手安强的父亲)等攀莲镇的98%的人都参与了迫害。杨兴春被乡政府罚款180元。

1999年12月杨兴春去丙谷开法会,回家后被米易公安恶警杨梓华、周林、柴发祥、李雪松、郭强从家里绑架到公安局迫害了一天放回家。

2000年7月1日杨兴春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米易公安局恶警郭强、冯、马等人挟持回米易折腾了一天,不许吃饭,罚款200元,后被攀莲镇打手队长陈友军等恶人绑架进了洗脑班,不许喝水、不许睡觉,只要眼睛一闭,恶人就打,一天只许解便一次。被罚款1000元,一天只吃一顿饭,还敲诈伙食费和大米。

2000年12月14日米易大张贴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资料,12月21日晚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柴发祥、杨梓华、周林和城关派出所的蒋启兵(所长)、陈显顺等人把杨兴春从家里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杨兴春被绑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楼上,当晚就被柴发祥等人铐在走廊上冷了两天两晚,不许睡觉。两天后把杨兴春关进看守所,关了九个月。在看守所杨兴春炼功,恶警林海、刘启朝用水泼,戴手铐,罚顶墙。杨兴春在看守所被关押9个月后,被米易公安局劳教1年半,挟持到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9、杨兴美,女,45岁,四川米易县人攀莲镇典所村4社

1999年7月20日以来杨兴美多次遭到迫害,2001年3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1月杨兴美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由攀枝花公安局和米易公安局押回,在米易看守所关押了8天。押送途中和关押期间遭到米易公安局政保科杨梓华等人的多次毒打。后又送乡政府洗脑班关押3天;

2000年7月被村干部和乡干部挟持到攀莲镇洗脑4天。被罚跑步、蹲马步、不准睡觉、暴晒,罚款300元;

2000年12月14日杨兴美发真相资料,2000年12月24日,遭到李雪松等4人绑架。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其间,遭到看守所所长吴学明、副所长朱成龙、指导员刘启朝及看守所恶警林海、彭永春、赫万发、付文辉等戴手铐、顶墙、被毒打。2001年3月被米易公安局判劳教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2002年3月底才得以回家。

10、罗世美,女,40多岁,家住米易县垭口乡。2001年3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2000年12月14日罗世美张贴、散发真相资料,2000年12月17日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柴发祥、周林、李雪松、饶显文,丙谷派出所的饶林,垭口乡政府的严文达、徐小林、村长李朝洪、高胜全等人闯入罗世美家,抄走大法书等物品,将罗世美绑架到米易公安局,向金发用手铐把罗世美吊在楼道的钢筋网上4个小时,又吊在窗子上4个小时,只有脚尖触地,吊的脸都脱型,双手肿的向茄子一样紫青色,不能动,十指不能弯曲。后又被吊在走廊的栏杆上三天三夜。审问时,采用刑讯逼供,杨梓华打罗世美耳光,用脚踢,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罚罗世美顶墙11个小时。然后把罗世美关进看守所,看守所刘启朝给罗世美戴手铐一周,罚顶墙3小时。看守所恶警吴学明、朱成龙、林海和犯人张君林都打过罗世美耳光,罚站军姿,顶墙、戴手铐。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罗世美被判劳教两年,送四川资阳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被强行洗脑,遭受跑步、站军姿、戴手铐、不让睡觉、犯人包夹等各种迫害。

11、蔡会莲,女,家住米易县挂榜乡回龙村。1999年7月20日以来蔡会莲遭到多次迫害,2001年11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2001年正月16日,蔡会莲在地里摘豌豆,被挂榜乡的郭祥、王应忠和米易政保科的柴发祥、尹刚等人以蔡会莲散发大法真相资料为由,将其绑架到米易县政保科会议室,向金发用手铐把蔡会莲吊在楼道的钢筋网上4个小时,又掉在窗子上4个小时,只有脚尖触地,吊的脸都脱型,双手肿的向茄子一样紫青色,不能动,十指不能弯曲。后又被吊在走廊的栏杆上三天三夜,四天四夜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睡觉。审问时,恶警采用刑讯逼供,杨梓华打蔡会莲耳光,用脚踢蔡会莲,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罚蔡会莲顶墙11个小时。然后把她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恶警的强行洗脑、恐吓、罚坐,罚背监规,每天都罚站审讯。看守所刘启朝给蔡会莲戴手铐一周,罚顶墙3小时。吴学民、朱成龙、林海、张君林(犯人)都打过蔡会莲耳光,罚站军姿,顶墙、戴手铐。蔡会莲被非法关押9个月后,被米易公安局劳教2年,挟持到资阳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12、阙发秀,女,30多岁、米易攀莲镇水塘村人,2000年3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2月阙发秀被非法绑架到攀莲镇第一期洗脑班强制洗脑,被攀莲镇雇用的打手李老二、普军、安强毒打,被当场打昏。1999年到2000年阙发秀三次到北京上访被米易公安局非法关押三次,2000年3月被米易公安局抓捕并判劳教二年,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折磨,

13、刘长会,女,米易县撒莲人。1999年7月20日以来多次遭受迫害,2000年4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县撒莲丙海村一同修家集体学法,被撒莲乡党委书记何福祥阻止,并举报,被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彬等恶警绑架到公安局会议室,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1999年10月底,刘长会到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交完上访信,被攀枝花驻京办事处绑架,押送回米易,关押在米易看守所7天。关押期间被所长吴学明、黑管教等人辱骂、拳打脚踢。

1999年12月8日,刘长会在赶集的路上,被撒莲乡工作人员李定敏、付学松劫持到乡政府洗脑班强制洗脑。手段有:冲洗厕所、清除公路两边污泥、沿街跑步、扫街道、顶着烈日走正步、强迫看听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强迫收缴每天10元的生活费和每天10元的学习费(本人拒交),共被迫害了10天左右。参与迫害人员有:李定敏、付学松、江永康、白廷飞、陈小平等。

2000年1月中旬,刘长会第二次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大横幅,被北京公安人员毒打、审问。在驻京办,刘长会的衣服、鞋、现金全部被抢走。被非法押回米易,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70多天。非法关押期间,刘长会遭到所长吴学明、刘管教、黑管教等人的残酷迫害,双手对铐双脚铐30多斤重的脚镣15天、后又被一只手反拧,卡住脖子将头猛撞墙,头和脸都撞出血,用电击脚,严冬用冷水泼湿衣服冷的直打抖。2000年4月刘长会被非法劳教2年,被挟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14、高龙英,女,60岁,米易县丙谷镇二大八队人,1999年7月20日以来高龙英多次遭到迫害,高龙英先后两次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000年3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2002年7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1月20日高龙英到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北京遭北京公安绑架,被攀枝花市公安局的邱天明等恶警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由米易县政保科的廖红兵、周林等人押回米易,关押在看守所,1999年11月26日才放回家。2000年1月6日高龙英再次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遭绑架,被杨梓华等人押回,在米易看守所关押48天,其间,多次遭到向金发、杨梓华、周林等的非法审讯,遭到看守所吴学明(所长)、朱成龙和政保科柴发祥的体罚,被吊铐6小时,戴手铐18天。强行转化,达不到目的,就被恶党非法劳教一年半,被挟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被狱警和刑事犯的迫害,2001年4月放回。2001年8月在熟人家被米易公安局抓到看守所关押2天。2002年6月10日在自己家中看大法光碟,被绑架,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28天,至2002年7月8日。2002年7月24日被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被挟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迫害。

15、杨兴秀,女,米易县丙谷人,2001年9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

1999年12月,杨兴秀被挟持到丙谷乡政府洗脑班,遭乡政府邓定银、舒洪武等人强行洗脑迫害一个星期。2000年7月杨兴秀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的警察绑架,被米易政保科非法抓回送看守所关押七天,罚款300元。2001年5月丙谷乡政府不法人员非法闯入杨兴秀家,逼迫杨兴秀交出大法书籍,不准炼法轮功,被乡政府罚款700元,收款人叫张加辉2001年8月被政保科的向金发、周林等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被所长吴学明、朱成龙、刘启朝等人铐手铐脚镣,被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到劳教所经狱医检查是高血压,被劳教所拒收,被政保科廖红兵等人押回米易,在看守所又继续关押了七个月。

16、宪朝珍,女,米易县丙谷人。2001年9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

2000年7月25日宪朝珍到北京上访,遭绑架,米易县丙谷镇的钟文武等三人把宪朝珍接回米易关押在米易县看守所21天,身上带的230元现金被驻京办的没收。

2001年3月27日早上宪朝珍在家还没起床就被丙谷派出所的人以宪朝珍张贴真相资料为由抓到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被铐在栏杆上两天两夜,不准吃饭喝水。晚上审讯时向金发要宪朝珍说出功友的名字,宪朝珍不说,向金发就逼宪朝珍脱掉外衣裤,摘掉帽子,当时天气很冷,向金发逼宪朝珍坐在水泥地上,用脚狠狠的踢宪朝珍的背。被丙谷乡政府的邓定银罚款200元。

2001年7月6日宪朝珍等人到北京上访,在丙谷火车站被政保科的廖红兵等三人绑架,被挟持到政保科楼道上铐了两天两夜,送进米易看守所关押1个月26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晚就被政保科的廖红兵、柴发祥、陈英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在火车上同修被两个人铐在一起,不准吃饭喝水、不准睡觉。到了劳教所转运站,转运站的警察看见宪朝珍等6个法轮功学员身体很虚弱拒收。米易政保科这三人就将宪朝珍等六人直接送到楠木寺。到了楠木寺劳教所医生检查身体全部不合格拒收,押回来米易的途中,廖红兵、柴发祥等人把六名法轮功学员的手都铐在火车座位的茶几下。我们六个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走时还有800多元钱,结果四天回来就一分钱没有了。廖红兵还说要把我们的家产没收了抵她的车费钱。回到米易又送进看守所,看守所的指导刘启朝给她们戴手铐脚镣3天3夜,恶警们六天没有给她们吃东西。在看守所宪朝珍等六名学员被非法关押7个月后,被折磨的身体残废,路都不能走,放回家时有一个是扶着走出来的,其他都是抬出来的。

17、黄天才,男,米易县医院职工,1999年10月在撒莲乡李会琼家交流心得被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廖红兵、周林、柴发祥等人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1999年12月黄天才米易县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迫害。被开除公职。

18、朱昭杰,男,40多岁,米易攀莲镇人,家住河西小区,修炼法轮功前因患肺结核久治不愈,后修炼法轮功病好了。朱召杰待人谦和大度。因坚持修炼多次被非法抄家、关押。1999年10月在撒莲乡李会琼家交流心得被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廖红兵、周林、柴发祥等人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时被周林冬天从头上泼冷水。1999年12月朱昭杰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挟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迫害。

19、徐天福,男,米易县撒莲人,1999年10月在撒莲乡李会琼家交流心得被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廖红兵、周林、柴发祥等人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1999年12月徐天福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挟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迫害。

20、何明菊,女,米易县撒莲人,1999年7月20日以来多次遭受迫害,2001年11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何明菊于2000年底12月14日晚上发真相的传单,于2001年正月十六日在撒莲平阳村五福桥下,被乡政府唐礼华和政保科的李雪松绑架到米易县公安局,铐在公安局楼道栏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当天正下着雨,吹着北风,天气很冷,警察们穿着棉大衣还嫌冷,他们却将法轮功学员铐在楼道风口上挨冻,冷的身体发抖,恶警还取笑他们。何明菊被铐在公安局走廊的栏杆上5天5夜,随后何明菊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到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李雪松、廖红兵等恶警的多次非法审讯,强迫照相,取手纹、指纹。在看守所何明菊炼功被管教林海罚戴手铐17天,何明菊不背监规被管教何强兵罚站、顶墙、将冷水往何明菊身上泼。被管教刘启朝、彭永春、罚关单间一个星期。何明菊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后,被公安局劳教2年,因为何明菊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才改判劳教两年监外执行。这些年来何明菊一直在公安局和乡政府人员的监控之中,政保科、派出所及乡政府人员经常上门骚扰、恐吓,使何明菊及其家人都在紧张恐惧中过日子。

21、陈正芝,女,40岁,米易丙谷人。炼法轮功前重病缠身,经常晕厥,炼功后身心健康。1999年三次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三次被非法绑架,三次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陈正芝被恶警强行洗脑、打骂、酷刑折磨(戴手铐、罚站、顶墙、吊铐)、一个人被长期关在黑屋。陈正芝承受不住迫害被迫转化。陈正芝的转化,被米易县恶党县委、“610”、公安局作为典型,制作了电视片《回家》在米易电视台播放,以此来抹黑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果极其严重。陈正芝被转化回家后旧病复发,昏死多次,全身冰冷,到医院医治无效。后又重新选择了炼法轮功,身体才得以迅速康复。清醒后的陈正芝认识到自己违心的被转化,配合邪恶抹黑大法罪大无边。为了弥补给大法与师父造成的损失,陈正芝多次到政保科讨还《回家》这部录像带及保证书,政保科不给。2000年1月陈正芝再次到北京说明大法真相,证实大法,遭绑架、关押,2001年3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挟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22、曾茂福,男,40多岁,米易县垭口人。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真相资料大张贴,12月18日被政保科向金发等绑架,被关押在看守所遭到酷刑折磨,2001年3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23、何福蓉,女,40多岁,米易县撒莲人,2000年1月17日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撒莲镇开法会,何福蓉被撒莲乡政府、丙谷派出所、米易县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绑架到米易看守所关押11天。1999年11月23日在北京上访被绑架到驻京办,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每人收取住宿费50元。

1999年12月3日,米易政保科的廖红兵、柴发祥,撒莲乡政府的何富强、唐礼华、夫成龙等将何福蓉绑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强行收取生活费225元。2000年1月17日何福蓉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挟持到楠木寺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24、冉光会,女,30多岁,家住米易县攀莲镇典所村,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大法真相资料大张贴,12月17日被政保科廖红兵等绑架,关押在看守所,2001年3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

25、周盛会,女,63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湾崃村二社。2000年1月,周盛会等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毒打。周盛会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鲜血直流,满脸、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几个警察抬上警车。然后被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5天。遭到驻京办工作人员非法搜身,所带的钱物被搜刮一空。强迫他们脱掉衣服、鞋子,只许穿内衣内裤。数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气,以此来加重迫害。5天后,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将周盛会等人押送回米易,关押在看守所遭到恶警的酷刑折磨。2000年4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送到劳教所因身体虚弱劳教所拒收。

26、吴庭美,女,米易县撒莲人,2000年12月14日米易县大法真相资料大张贴,被政保科廖红兵等绑架,关押在看守所,2001年3月被米易县公安局非法劳教2年。(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