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在市场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我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疾病全无。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那几年我真是跟头把式的跟着师父,不管多么艰难,信师信法的决心不变。

我家出门就是市场,离早市也就一千多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感谢师父给了我们这个方便的环境,让我们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笑着和我妈说:“常人唱歌讲究组合。您我既是母女,又是同修。过去和我生活在一起比学比修。流离失所回家乡还在一起,一中一老,师父安排的救度众生的组合。”我妈笑着说:“谢谢师父的安排。”

在救度众生中,我俩注意自己的仪表,着装整齐,神情清朗,坦坦荡荡。因为我们去做最神圣的事,去救度众生,去救我们的亲人,有什么可怕的呢?基点摆正了,他们明白了真相后真的是拉着我的手在说“谢谢”。

我们在出发前发正念,决不加任何不好的东西和负面的物质。心生慈悲,心系众生,拿他们都当自己的亲人。面带微笑,语言亲切自然,随着打声招呼、问个路做切入点,就把真相讲给对方、劝三退保平安。

在救度众生中,方方面面的例子很多,这里略举一二。

在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时有很多怕心,还有爱面子的心不知怎么开口,我知道这需要在学法中突破。学法小组的老年同修告诉我们经验:直接称呼姨、叔、大哥、大姐等,语言亲切自然,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局面打开了,也就会说了,在实践中也深有体会。

在救度众生中,我们持之以恒,不管什么所谓的“敏感日”、“七.二零”、“奥运”、“六十年”都不能阻挡我们证实法和救度众生。

十一前夕,我们娘俩讲真相路过一个站点,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讲究时尚的中年女子,一串钥匙挂在了兜袋上。我一看哪有这么巧的事啊,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凡需要帮助的我从不错过。我紧追几步告诉她钥匙在外面,她一直说“谢谢”。我说:“不用谢。大姐,碰着就是缘份,有人跟你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保了,我亲戚就是平安保险的。”我说:“不是,是不花钱买个平安保险。当前有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三退保命’,退党、团、队。”

她一听脸沉下来了,“你这不是反党吗?放着好日子不过。”我静了静,发正念解体她背后的邪恶因素,求师父给我智慧。“大姐,你往后看,这么多的人有人追你告诉你保平安吗?有人告诉你钥匙的事吗?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与人为善。”她停了下来,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吧?你们怎么自杀自焚呢?我不理解。”“这些都是中共灌输的谎言,栽赃诬陷法轮功。”我说:“你看我像吗?有自杀、自焚的人让别人保平安的吗?”她愣了一下。我就从天安门自焚讲起,讲共产邪党的腐败、“六四”学潮、贵州的“藏字石”,并告诉她天要灭这邪党,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人必须声明退出,抹去兽印。

我说:“一看你就是个党员,在机关工作吧?”她笑着点点头。“为了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退了吧!”她说“那可不行,上组织部退党,我饭碗不砸了吗?”我说“不是,是从心里边真正的退。我给你做一个见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她笑了。我问了她姓,后边起名如意,让她真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美好的未来,事事如意。她拉着我的手一直说“谢谢,记住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记得奥运前的一天,我们娘俩刚要出去救度众生,来一同修,说据可靠消息,公安局又开始行动了,黑名单上有多少人,从上到下都行动了,警车巡逻,警车便衣到处都是,这几天就别去讲了。我一听说:“向内找找吧,为什么你总能听到这些,因为有怕心,正念不足,自己的空间场不纯,滋养了它,假相越演越厉害,你就不敢去救度众生了。多学法、多发正念,排除干扰。”同修也认识到了。

同修走了以后,我俩有点犹豫。没有偶然的事,是不是我们也有怕心呢?我俩调整心态静静的发正念,不管什么时间都有有缘人等着我们去救。途中遇见我弟也给我们送信,说在亲戚开的饭店听恶警说这几天可紧了,劝我们回家别讲了。我说:“哪天不紧哪?哪天让炼了?你也要有正念,让恶警恶人不敢靠近,师父保护我们平安无事。”(因家人都支持大法,都知道大法好)

救度众生中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有一天,前后遇到两个邪党党员。第一个在坝上,看他言谈举止就知道是邪党党员,我以问路为由向他劝三退,讲国外的形势、退党大潮等。我从兜里拿出装有光盘、小册子、《九评》的塑料袋递给他看,并告诉他上面有网址,可以上网看一看。大纪元网站上有郑重声明,告诉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真这么说的?我回去一定好好看,共产党的那一套我都知道,将来给法轮功平反我跟你们娘俩学。”我给他起了名退出邪党,我妈一再叮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美好的未来。他对我妈刮目相看,七十多岁的人,身体这么好,精神头这么足。

只要我出门买东西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给我们安排有缘人。如买馒头等馒头出锅时给旁边人讲真相劝三退,骑电动车买馒头的我就主动帮助传递,也给劝三退;买菜多的,带小孩的我帮他们扶车;买衣服的我帮她们当参谋,等等,这些人都是我们救度的对象。在讲真相过程中,有的人不停步,我和我妈就随着她们走,追着他们走,有的时候各追各的。正像师父说的那样,在和旧势力抢人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