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4月1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三日】

  • 沈阳市善良村民牛桂华六次被绑架

  • 四川省叙永县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勒索案例

  • 吉林市付俊秋自述被绑架迫害经过

  • 沈阳市善良村民牛桂华六次被绑架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牛桂华,女,农民,家住沈阳市沈北新区虎石台镇小桥子村,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是村里公认的好人、孝顺儿媳。就是这么一个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却遭到多次劳教、拘留、绑架及镇政府、派出所、小桥子村前任书记魏国连、后任书记魏家良、村长高玉田、前任治保主任魏起新、后任治保主任陶国良的多次骚扰和恐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以权代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作为在大法修炼中的受益者,牛桂华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开始依法进京上访。

    被劫持到沈阳市第五拘留所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八日,牛桂华依法进京上访,人还没到北京,派出所的片警董爱军、政法委科长朱文超带着一伙人非法闯入牛桂华家中,要敲诈一万元钱,说是他们被罚的钱,让牛桂华家出。不给钱就要抢东西,被牛桂华丈夫给撵走了。

    九九年九月十八日,牛桂华在北京上访,人还没到信访办,就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到沈阳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后被虎石台镇政府和农村派出所片警董爱军等人非法押回,还勒索她三百元钱(其中包括警察和押送人员的路费),而后被强加了一个“扰乱社会秩序”罪名,送到沈阳市第五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还敲诈她四姐一百八十元钱,说是她妹妹的伙食费。还不让牛桂华回家,又被虎石台派出所董爱军等人劫持到沈阳市大南收容所关押,强迫交六百元钱伙食费,一个星期后放回。

    被劫持到河北省丰润县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第二次在去北京上访的列车上,牛桂华看法轮大法的书,被乘警发现,将她劫持到丰润县铁路派出所后,有一个胖警察进屋后,摔着凳子恐吓她说:你今天不说,就不行。她什么也没说,他们没有办法,就报告了丰润县公安分局,来了几个警察把她带到丰润县公安分局,有好几个警察非法提审她,问她是哪的?她不说,他们就要烧大法书,来威胁她说出姓名、地址。她说:谁烧大法书,谁有罪。

    有一个警察可能是分局的头,把她带的手表强行拿走了。他们让牛桂华蹲马步,不蹲就踢腿。牛桂华说你们警察执法犯法。

    到了晚上,把牛桂华和三个男普犯一起关到铁笼子里,她质问看着的人说:为啥把我和男的关在一起?你们在犯法。他们不但不听,还用手铐把她吊了起来。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指导员王某带着两个警察又把她送到丰润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牛桂华炼静功的时候,普犯(卖淫女)于杰指使几个普犯按她的手,不让她炼功,她就炼。于杰就用塑料拖鞋打她的脸,第二天于杰的脸却肿了。正、副所长还分别非法提审牛桂华,问她的姓名和地址,她没有配合。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天才放回。

    被劫持到沈北新区望宾乡敬老院

    从丰润回来之后,她第三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到北京后在去信访办的路上被警察劫持,劫持到沈阳驻京办事处关押了三天。后由虎石台镇派出所片警董爱军等人把她劫持到沈阳大南收容所关押五天。她兜里的二百元钱也被他们给拿走了。之后又强行送到沈北新区望宾乡敬老院。沈北新区政法委书记佟树良等人还不断的提审,强迫她放弃信仰,关了她十一天,勒索九百元钱。之后又被虎石台镇政法委科长朱文超和派出所的片警董爱军等人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

    二零零零年二月一日正好是大年三十,牛桂华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的二大队。所长苏静和队长陆长琴非常恶,所长苏静经常指使队长陆长琴和普犯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污蔑大法师父的文章、“思想汇报”。每天超负荷劳动,做的都是有毒的工作。苏静和陆长琴经常利用犹大找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谈话”,观察学员的精神状况。有一个抚顺的学员江杰非常坚定,队长陆长琴为了达到让她放弃信仰的目的,逼她蹲着看邪教的书,还用电棍电她。还有一个大连的法轮功学员李红也非常坚定,邪恶在精神上折磨她,灌输邪恶的思想、逼她看邪教的书,李红就是不看。

    遭虎石台派出所绑架

    二零零二年七月,牛桂华被迫流离失所半年多。在流离失所期间,政法委科长朱文超、所长葛貌祥、片警董爱军去她三个姐姐家中骚扰,同时牛桂华家里和她四姐家的家庭电话都被监控,政法委科长朱文超还要勒索牛桂华大姐的钱,说是你妹妹炼法轮功,罚我们的钱得你们出。家人和亲属都不得安宁。

    二零零三年六月份,牛桂华回到家中,恶人还是不放过她。半夜,所长葛貌祥、片警董爱军等六、七个人非法闯入家中,想绑架她。她没在家,就到邻居家去找她,没找到她就从她家里搜走了一本《转法轮》。第二天,她到派出所去要书,到那后邪恶没让她走反而把她铐了起来,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关押。在非法关押期间,片警董爱军和一个苗姓警察非法提审。姓苗的警察刚要说大法不好,就被桌子上的一个钉子给扎了,后来他不说了。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劫持到龙山教养院继续迫害。

    被劫持到龙山教养院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牛桂华被劫持到龙山教养院。大队长唐玉宝在办公室里邪恶的拍着桌子对牛桂华说:到这里就得服管,不许炼功,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唐玉宝喊来一个犹大把牛桂华带到房间里,一群犹大过来一起围攻她。在一楼她呆了十多天,就把她送到二楼开始干有毒的活,粘花、做蜡烛。

    每个组都有任务,必须完成,完不成就加班。有的岁数大了,高血压都累犯了,也不让休息,也得干。在那看到很多学员被她们迫害。有个叫王淑嫒的学员被他们给迫害死了。被迫害的学员还有苏伟焕、温英欣、高蓉蓉……。

    迫害高蓉蓉的恶警叫唐玉宝。有一天,二大队全体开会,要散布邪恶的谎言。当时高蓉蓉不配合,唐玉宝就把高蓉蓉从上铺拽到地上,然后拽着高蓉蓉的头发就往外拖,高蓉蓉不配合他回到上铺,唐玉宝第二次又从上铺把高蓉蓉拽到地上,对她连踢带打,后来有一个叫刘淑英的学员站了起来说:唐大,你不许打人。后来会也没开成,然后把高蓉蓉叫到办公室,一直没有回来。两、三天后才听说高蓉蓉被电棍电了。邪恶还利用普犯散布谎言:诬陷高蓉蓉吞牙刷上医院了。同时,还有一个年龄大一点的女学员也被电棍电的满脸青紫,家属来接见,唐大怕恶行暴露,所以都不让家属接见。这是牛桂华被非法关押在龙山教养院一年多的时间里,牛桂华所目睹的唐玉宝等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恶行之点滴,这只是冰山的一角。


    吉林市付俊秋自述被绑架迫害经过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法轮功学员付俊秋,是吉林省吉林市江密峰镇望马沟村人。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付俊秋为了让更多地百姓了解法轮大法和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真相,去贴真相标语,被哈达湾派出所警察绑架,遭警察景春雷的非法审问和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第三看守所。下面是付俊秋的自述。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凌晨三点左右,我去哈达湾大街贴真相标语,被哈达湾派出所警察绑架。他们非法审讯我标语哪来的,又问我家在哪?我没说,但他们从我穿的工作服看出我家的具体地点,就开车拉着我,到我家的附近。问我家是哪一个门,我没说。他们说,你不说我们就用大喇叭喊,我当时想天还没亮,把邻居喊醒,不忍心,就带他们来到了我家。

    之前他们谎说:去你家不拿书,就是告诉你丈夫一声。我的孩子当时才两周岁,和我丈夫俩正在睡觉。警察叫醒我丈夫后,他们翻我家的柜和冰箱,拿走了《转法轮》和一些大法书。之后,他们又把我劫持回派出所,接着非法审讯我。

    有一个警察骂我,问我标语哪来的,我说:警察怎么骂人呢?他说:我不是警察,我是流氓,然后踹我两脚,把我拽到另一房间。窗户上有铁栅栏,他用手铐把我两只手反铐在铁栅栏上,使我腰直不起来,就要打我。我直视他,心里想你要打我,就把这疼痛转到你身上去,他不敢看我,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打了我三个耳光。我当时感到风呼呼的,脸都木了。

    后来九点钟,我的家人来了,丈夫把孩子往我身上一放(家人除了姐姐外都站在迫害我的警察一边)。孩子好象已懂事,看到这种邪恶的场面一点不闹。有一个警察叫景春雷(1976年出生)说:“你说出标语哪来的,就减你半年,要不就劳教三年。”从他们绑架我起,我就一直发正念,心里跟师父说我一定出去,师父鼓励我,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光。

    后来他们带我去公安局。到市局又履行了一些邪恶的手续,我对市局的人讲真相,他说如果上面说不管这件事了,我马上放你。

    之后,由景春雷、常国会开车带我去吉林市越山路第三看守所,在进看守所大门时,景春雷拍拍我的肩膀说你真是一个好人哪!我说是因为我信法轮功。他说不是,是因为你不出卖同修。

    到了看守所的那一夜,我基本没睡觉。当时我已怀孕八个月(因怕他们给我堕胎,所以没告诉他们)后来我告诉了狱医,看守所里的人都为我高兴,但有一个人说今天是周六,所长都放假了,你还得在这待两天,周一能放你回家。上午十一点半,景春雷和常国会来接我说:我们本应去蛟河,所长却打电话让我们来接你。

    他们在拉我回哈达湾派出所的路上说:你回家愿意炼就炼吧,可别教孩子,要不,过几年这大街上的传单都是你们发的了。回所后,常国会说共产党能白抓人吗?还不得罚你两、三千块钱。我心想一分钱都不能罚我,我没有犯法。就这样他们真的没有罚我。

    放我回家的第二天,兴华街道的人开面包车来我家五、六个人,要把我带医院堕胎,我搪塞他们说跟亲人商量商量,他们很邪恶说了一些不好的话。他们走后,我带孩子去了亲戚家,我走后的几天里,我不知是警察还是街道的去我家骚扰,被有正义的邻居给训斥了。后我被迫把房子卖掉,过上了流离失所的艰苦日子。

    注:景春雷现任哈达湾派出所副所长,他的岳父就是哈达湾昆胜酒家老板,景春雷参与抓捕了许多大法弟子,很多人都劝过他,但他说没办法,就是为了利益。

    景春雷的父母家住铁合金厂,他母亲信佛,我给她讲过真相,她明白。他父亲前几年是修鞋的,他有一个哥哥是交通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