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王南方遭受的种种残忍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努力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提高道德修养,做一个更好的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合法的,都是应当鼓励与赞扬的,应当受到《宪法》及法律的保护,对这样一群好人进行的打压、骚扰、关押迫害都是在犯罪。十一年来,中共各级政府、公、检、法、司等等各部门共同参与了对成千上万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种犯罪行为至今在中华大地还在发生着。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王南方,只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被中共当局残酷迫害,致使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以下是王南方被迫害的简述。

一、被清原镇恶警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以“奥运”为名要非法抓捕了大批法轮功学员送往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进行残酷迫害。王南方就是其中的一位。

绑架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晚上十点半,清原镇派出所恶警侯绍伟、孙业明等十多人,开着两辆警车将王南方的住所包围,侯绍伟、孙业明等恶警强行将房门和窗户砸开,王南方和儿子(十六岁)正当防卫、极力阻止他们进屋,王南方和儿子的脸、胸、手臂等多个部位被打伤,最终恶警强行将王南方和儿子绑架。随后恶警们抢劫了王南方家中的书籍、电脑、光盘、十多个MP3播放器等许多私人物品;还有现金五千多元人民币也被抢走了。

侯绍伟
侯绍伟

孙业明
孙业明

零点以后,恶警把王南方和儿子非法关押在清原镇派出所,王南方对侯绍伟讲了很多大法真相,告诉侯绍伟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向善、中共邪恶作恶太多、所以天才要灭中共的。王南方首先要求放了他儿子,告诉侯绍伟儿子才十六岁,他没做错任何事,没有理由抓他,侯绍伟说:你儿子妨碍执行公务,我有理由送他少年劳教。王南方跟他讲:我儿子不是妨碍你们执行公务,是你们执法犯法,他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假如说一伙坏人半夜三更砸你家的门,闯入你家抢劫、抓人,你能无动于衷、袖手旁观吗?侯绍伟说:你儿子的行为虽然合情、合理,但不合法。因为当时我已经向你们说明了我们的身份,王南方告诉他说:你们的行为是严重的违法,你们没有出示搜查证和拘传证明,又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强行砸门非法闯入我家抓人,这是严重侵权行为(其实是犯罪行为,触犯了中国宪法、刑法等法律),无论你们是什么人、什么动机,我儿子的行为完全都是正当防卫合情、合理、合法。如果你们对我儿子造成了任何不好的后果,我就和你们没完。王南方儿子被非法关押了十九个小时后被放回家了。

在谈到信仰问题时侯绍伟说:我就信自己,现在××党给我开工资,叫我怎么干我就怎样干,今晚我要抓不住你,我就得下岗,这是上面决定的啊。王南方对他说:共产党在利用你为它卖命,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一旦中共解体,追究责任(清算罪行)的时候,谁都不会管你,吃亏的是你自己,到那时候的后悔就晚了,你还年轻啊!应该为自己留条后路,为家庭、为家人着想啊。侯绍伟说:你不要为法轮功宣传了,我不信你那一套。(最终侯绍伟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为中共邪党当陪葬的不归之路,遭恶报,得脑瘤死亡,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被火化,年仅三十八岁。侯绍伟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离开了人世,真的很可惜。)

毒打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在清原镇派出所警察王东在非法审讯王南方时说“法轮功是×教”。王南方就跟他说:在中国所有的法律都没有认定法轮功是×教,中国政府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都没有法轮功,两高关于邪教的解释和硬说法轮功是×教的说法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江××在法国接见外国记者时说法轮功是××,只能说明这是它自己的个人之意代表不了国家的法律。”王南方的这些话都是事实,可是王东却恼羞成怒,随手拿起一本刑法的书就扇王南方的嘴巴子,他还兽性大发,把王南方打倒在地,拳打脚踢打了半个多小时,将王南方腰部踢伤、右腿麻木、两肋疼痛,因王南方的右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无法回避他的殴打,王东把王南方打倒在地上,致使王南方趴在地上起不来,一个多小时以后,是清原镇派出所警察郑小力把他扶起来坐在椅子上的。到下午五点多钟,王南方被侯绍伟、孙业明等人送到清原看守所非法关押。

王东
王东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清原镇派出所恶警侯绍伟、孙业明等人上午九点钟到清原看守所给王南方戴上头罩、手铐,非法把王南方送到清原镇内的一个什么地方(因王南方带着头罩什么也看不到)的二楼,为了构陷王南方把事先他们准备好的材料让王南方签字,王南方不承认、不签字,也没有回答他们任何问题,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他们只好把王南方送回看守所。

铁椅子、六根电棍

二零零八七月九日上午八点多钟,没让王南方吃早饭,就被清原镇派出所的孙业明、侯绍伟等人戴上头罩、手铐,带到清原公安局四楼刑警队,王南方的四肢、头部都被紧紧的固定在铁椅子上(双臂和双腿都是被绑两道固定在铁椅子上,头部用毛巾从脖子处绑在铁椅子上),身体被牢牢的固定在铁椅子上,难受的真是难以忍受,侯绍伟、孙业明等人还逼问王南方,让他供出联系人等,王南方没有按照他们的想法回答问题,告诉他们没有联系的人,都是自己自愿做的,没有违反任何国家的法律、法规。一直到下午一点多钟,他们不甘心,当时孙业明、侯绍伟、郑小力还有其他几个人在场,侯绍伟说:“我们治不了你,今天有高手治你,看你说不说,你放明白点,免得受皮肉吃苦。”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因戴着黑头套,王南方并不知道侯绍伟他们“请来”是抚顺市还是清原县的恶人,但能感到都是年轻的壮汉,开始还是老调重弹,让回答问题,王南方没有按照邪恶的要求回答,下午三点钟,他们开始用刑具迫害他,首先用电棍电击,第一根电棍刚上身上,王南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没电了,第二根电棍刚触到皮肤王南方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电棍就掉在地上了。王南方听到拿电棍的恶警说:这小子发功呢,电棍漏电过人。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后来恶警们把六根电棍充足电,连续点击,每次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王南方的前胸、后背、两臂、两腋窝、颈部、口腔、嘴唇、两大腿内侧、外侧等身体能电到的地方,直到六根电棍都用完,再把电棍充足电,再连续电击,电棍充电的空隙,恶警们就用灌酒、烟熏、点排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就这样轮流充电换着点击别的酷刑折磨。

这几个恶警都是年轻的壮汉,光着上身,有的只穿着一条大裤头,累得他们汗流浃背的,当时正是伏天高温季节,恶警们怕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恶行,把门窗关的严严实实的,不让声音传出去。王南方的身体被电击过的皮肤大部份都是连着的水泡或者是被电烧焦了的黑皮肉,特别是前胸、后背、两臂、腋窝大部份面积都被水泡和黑肉覆盖着,真是惨不忍睹。当所有的电棍都充电的空隙,恶警们就捏着王南方的鼻子,拿着高度白酒往嘴里灌,一个恶警说:你十多年不喝酒了,今天非让你喝个够,每次灌酒都是呛到肺子里,胸里剧烈的疼痛,大咳不止、呼吸困难时才停止。共灌了三次,最后一次因王南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酒瓶子掉在地上摔碎了而停止了。

酷刑演示:绑在椅子上灌酒
酷刑演示:灌酒

恶警们还用一种叫“点排骨”的手段迫害,就是用牙刷的“把”一根一根的拨动肋骨,那种身体上承受的痛苦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恶警们的行恶手段真是到了极点,比电影里的恶人用刑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烟刑

在用电棍、灌酒、拨肋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后,没有得到他们要的东西,恶警们又用“烟刑”,先是点着三根烟,同时对着鼻子熏,他们觉得不过瘾,又用整版的大报纸卷成喇叭筒型,小孔向上对着被酷刑折磨者的鼻子,大孔朝向用打火机点着,浓烟都从小口处往上冒直接熏王南方的鼻子,一个恶警狰狞的叫嚣,你忌了十多年的烟,今天得让你抽个够。因王南方的整个身体都被牢牢的固定了,身体一点都动不了,无法躲避浓烟熏呛,一会儿就被熏得昏死过去了,恶警用大塑料袋装满水,从王南方的头上往下浇,等王南方清醒过来时,就感到胸内剧痛,大咳不止,咳出来的都是痰和血,呼吸极度困难,一个恶警对王南方大骂……

等待王南方稍微清醒一些后,就继续非法审问王南方,由于王南方不配合恶警,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回答,他们就重复上诉残酷的刑罚折磨王南方,恶警们就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手段反反复复的连续折磨王南方长达六个小时,从下午三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在恶警们对王南方用刑残酷迫害时,王南方多次说:你们这是刑讯逼供,执法犯法,你们要负刑事责任的。还告诉他们善恶有报,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中共邪党是卸磨杀驴的,文革的三种人当时很风光,到后来,杀的杀、开除的开除、判刑的都有。你们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一个恶警说:“对你们法轮功不存在刑讯逼供,打死白死,就算自杀,你们到哪也告不赢。现在对你们法轮功是敌我矛盾,怎么做都不过份。”它气急败坏的拿起电棍边电边喊:我叫你救人,我先把你给收拾了。

一个恶警反复问了王南方几个问题,王南方没有回答,他拿起电棍往王南方嘴里捅,边捅边大叫:是你嘴硬还是我的电棍硬?恶警们还多次诱骗说:只要你写个保证,不练了,你再交代出和你联系的人,我们就能放你回家,还替你保密。王南方告诉他说: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是度人的,我修炼后身心受益匪浅,多种疾病都好了,我真正明白了人生的价值,我深信不疑,我没有联系人,我是自愿学的。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侯绍伟让王南方在审讯笔录上签字,由于王南方的手长时间被电击,双手、双臂麻木,写不了字。侯绍伟说是装的,就用电棍还点击王南方的右手,用语言都形容不了它的邪恶。

当半夜十二点多钟,王南方被侯绍伟、郑小力架着从公安局四楼拖下来塞到车里,孙业明开车把王南方送回清原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值班警察看到王南方的身体被迫害的惨状,都很吃惊,问孙业明等人,咋整的,造成这样,还能行吗?孙业明说:让犯人看着点,有事赶紧给我打电话联系,当时王南方被迫害的严重虚脱、高烧、身体冷的直打哆嗦,牙齿打颤、站不住、身上穿的衣服被汗水、血水、水泡、皮肉粘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硬壳,别人帮着脱衣服时费了很大的劲都脱不下来(衣服和皮肉粘在一起),把连着的肉皮一起都拽下来了。看守所的值班警察安排了同监室的五十九岁的刘兴成专门伺候王南方,主要是接尿接屎、帮助翻身,观察状态,如有不好立即报告。当时王南方全身是伤,呼吸困难,躺着上不来气,只能是双膝跪着、头朝下、臀部撅起来才能呼气,时间长了双膝都磨破了,每翻一次身,都要费很大的劲,出一身大汗、咳喘半个多小时才能有所缓解。同监室的犯人看到王南方被迫害的惨状都很支持王南方控告恶警,连牢头都支持,都愿意为其做证。

这次的长时间的连续酷刑折磨致使王南方、手臂麻木(手臂麻木状态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才逐渐恢复)、前胸、后背、两臂、腋窝大部份面积都被水泡和黑肉覆盖着,真是惨不忍睹(三个月后抚顺的一位律师看到王南方前胸还很惊讶,这么长时间了皮肤怎么还这样?)。由于恶警们多次电击王南方的口腔,造成口腔出血,多颗牙齿松动,舌头麻木,上下嘴唇肿的向外翻着,根本闭不上嘴;咽喉、呼吸道、声带、肺部严重损伤,呼吸困难、发不出声音、吞咽困难、连水都咽不下去,三天滴水未进。

王南方要求看守所和清原镇派出所给治伤、要求保外就医,看守所长祁成彬说:保外就医不行,你现在这个“尊严”,又不转化,出去影响不好。因王南方身体的状况很不好,高烧不退、咳嗽不止、呼吸急迫、坐不住、胸疼等等。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下午二点多钟,清原镇派出所的恶警孙业明、郑小力还有一个警察,看守所的刘大夫四人给王南方戴上头套、手铐到县医院急诊科检查,急诊科的曹大夫掀起王南方的衣服时都吓呆了,惊讶的说:哎呀妈呀,这是咋整的。孙业明不让问,也不让王南方说话;做心电图在三楼,郑小力和另一警察架着王南方勉强走到三楼已经是大汗淋漓,呼吸困难,当时已经是三天滴水未进,做心电图的大夫不在,孙业明等人又把王南方拖回一楼在院子里的汽车上等着,到三点多大夫才来,当时王南方已经筋疲力尽,根本走不了,王南方让他们雇用医院的担架工抬到三楼,担架费自己出钱,孙业明不但不同意还狠狠的训斥,他们连拖带架把王南方弄到三楼,当做心电图的大夫掀起王南方的衣服时也是很惊讶的说:哎呀妈呀,咋整成这样了,孙业明不让她问,孙业明说别问了快做吧,他是法轮功。检查完后,急诊科的曹大夫说:挺重,应该住院治疗 。孙业明不同意,只好在急诊室吸氧打点滴。

二、在抚顺劳动教养院被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王南方被清原县公安局非法劳教,清原镇派出所的郑小力等三名警察送到抚顺教养院,教养院管理科长看到王南方身体的状况不愿接收,当时状态是左腿瘸、腰疼、直不起来腰、咳嗽、痰多、两手麻木。上午教养院没收让下午到抚顺第三人民医院检查后再说。医院检查结果是腰间盘脱出、影响左腿疼,肺内感染、发炎,气管发炎、造成咳喘、痰多等症状。管理科的科长对郑小力说如果这个人严重了,你们得承担医药费。就这样王南方被非法关在抚顺教养院九大队(新收的严管大队),因王南方身体有伤没让坐板,让王南方睡在床上,第四天让王南方去车间做手工劳动,王南方的手臂麻木根本干不了活,就对领着干活的普教人员说:干不了,手麻木。他威胁说:“那好,等收工后,晚上用一条麻袋、一把洋镐、一把锥子就能治好你的伤。”因同监室的人制止他才没有动手。因不“转化”不让家属接见,家人找到关系人才准许接见,第一次接见家人有两个警察在我身边坐着监视。

严管期满被分在七大队,平时有两个普教人员负责包夹监视一举一动,上厕所必须报告,由包夹陪同一起去,不准单独行动,到食堂吃饭必须靠着包夹坐着,不准谈论法轮功的事情和敏感的话题,有一次,晚上就寝后,王南方和同监室的人讲了古代语言。藏字石、天灭中共谁也挡不住,全屋的人都爱听,第二天就被人告到大队的教导员那里了。王南方叫到办公室,问是不是在监室里讲了法轮功的事了,王说没有,就把藏字石的故事讲给了他,这位教导员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是你们说话、一举一动要格外小心,如果被举报到院里我就帮不了你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结束后教养院的院长徐杰找王南方谈话说:听说你挺有钢的,吃了不少苦。好汉不吃眼前亏,如果你写了“三书”,再做点立功的表现,我可以给你减刑一半提前一年回家,“奥运”期间国外的法轮功有时一天给我打十多个电话(对制止恶警们的恶行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三、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恶警们的恶行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抚顺教养院派出二十多名警察,将十七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非法关在一所三大队(新组建的法轮功学员专管大队)。马三家教养院不愧为人间地狱,刚一下车,就有几十名恶警手持电棍和警棍,如临大敌虎视眈眈的围住法轮功学员,当赵连凯、罗纯贵、刘玉等人大喊:“法轮大法好”时,恶警们就对他们实施了残酷的电击,致使他们三人头部严重变形,面目皆非。

在马三家被严管一个多月,每天坐小板凳是十多个小时,背邪党的三十条守则和规范,强制看污蔑法轮功的邪恶录像片,用高压暴力、残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三书”,并在宣誓栏前宣誓,骂大法,还要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宣誓栏上,如果不顺从,邪恶就要长期受面壁罚站、抻床、大挂、电棍等等各种酷刑摧残。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马三家教养院让劳教人员做奴工,劳动强度极大,每天劳役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五点,中间不休息,中午吃饭只给半个小时间,还经常加班加点。二零零九年有一次,恶警王彦民为了加快生产进度,把缝纫车间包装人员坐着的凳子全部都收起来了,让站着干活,每天要站十多个小时,包装组都是年老体弱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站的腿肿了、头晕、目眩。

一位内蒙古的法轮功学员李海龙,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了,有一次他向王南方要了几袋方便面吃,被坏人报告了警察,王南方就被罚办严管班坐板一个多月,管教大队长于江等人,训斥王南方说:“你是在支持反改造的分子,和政府对着干,你假装同情、伪装善良、耍小聪明,你要争取活着出去,你的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还有一次晚饭后,集体到水房洗漱,路遇在走廊的值班的恶警李刚,王南方没有大声问好,就被他打了两个耳光。二零零九年的腊月二十九王南方给清原县的法轮功学员刘玉送了几个苹果、鸡蛋;被恶警搜身发现了,就把王南方拖到办公室严厉训斥,并扬言要加期,法轮功学员在监室休息时,不准大声说话、不准闭眼,在床上坐着不准盘腿,一举一动被监视。特别是每逢有上级邪党人员检查或者在敏感日,每个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严格监视和控制,稍有不慎就会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夏天在三十度的高温烈日下,恶警们经常强迫在操场上走队列,唱邪党的歌曲、喊邪恶的口号,一走就是几个小时,经常以走的不齐、喊口号声音小为借口加重迫害。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嗓子都喊哑了。一直走到恶警下班为止。

善恶有报的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邪党几十年来一直迫害中国人,已经罪大恶极,罪不可赦,所以才有天灭中共这一事实。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的情况下,还在做着对世人讲着真相的大善行为,是因为他们知道那些不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的人,在大难来时是得不到神佛的保护的,处境是危险的。而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得到的报应是惨烈的、是非常可怕的。在此,告诫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希望你们赶快明白真相。停止一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行为。

其实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行为已经触犯《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犯下了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抢劫罪、绑架罪、非法搜查罪、诽谤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暴力取证罪、侮辱罪等等至少十七种罪行。切莫再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成为邪党的殉葬品,清原县派出所的恶警侯绍伟,就是被邪党操控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遭恶报死亡,希望警察们以此为训,为自己选择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