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酷迫害心不动 农妇学电脑印资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如今快六十岁的人了。得法的第三天,师尊为我净化身体,后来通过不断炼功学法,几个月后我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每想到师尊为我做了那么多,那么多,总是泪流不止。不管在任何的艰难情况,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也感受到师尊就在我身边呵护着。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造谣、诬陷法轮功,欺骗世人,毒害众生。我作为大法的受益者,就应该为师尊、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绑架,拉回当地派出所,两个恶警打了我半小时后把我铐在树上,第二天下午三点,又拉到看守所。我绝食七天,看守所跟我家里要五千元钱赎我,我儿子借了一千元钱给了恶警。接回家的第三天又被绑架到派出所,和一同修关在铁笼子里,厕所都不让上。

我和同修背《论语》、交流,我悟到证实大法才是我的责任,我要出去,所以再一次绝食。恶警把那位同修叫了出去,给他饭吃,并说:“你回去叫她吃饭。”同修就听了恶警的话,说:“咱不能和他斗,你吃饭吧。”我想我不听你邪恶的,我得回家,不能在这呆着。结果我回家了,同修被劳教一年。

回家后邪恶经常干扰,那时我只知道大法好,就坚定信师、信法,经常出去讲真相。有一天夜里去发真相资料,在回家的路上,自行车被石头绊了一下,自行车跳出两米多远,回头一看刚走过的路上有一个两丈多深的土坑,我没有摔到坑里去,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

二零零八年八月正是邪党奥运会,亲戚来电话说我姐姐病重,让我赶快去。我想这不是我讲真相救人的机会吗?我拿了一包真相资料和《九评》,途中路过几个检查站,到检查站警察就翻包,看有没有可疑物品。我发正念求师父,这包里装的是救众生的法宝谁也不能动,结果检查人员没有翻我的包。车到站了,我下了车,去候车室等下一辆车,不管哪一趟车,警察都会检查包。

我坐在那个查包警察的对面,发正念求师父,发了二十分钟,那个警察看着我笑了笑,我知道他善的一面出来了,这时车也来了,他问我你上哪去,我告诉了他。又问我这包里什么东西,我说是衣服,就这样他们没有查我的包,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弟子。一个星期把事办完,返回家当天晚上,村委会两个人来我家说,你们炼法轮功奥运期间不要出去,出去就可能被抓。我说我刚回来,上我姐姐家去了。因在千里以外,他们就发呆了。我说你们多干点好事,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们一脸红走了。

通过深入学法,我越来越觉得有一个集体学法环境太重要了,我就让大家到我家一起学法。有一个做资料同修在奥运会之前被绑架到洗脑班,断了资料,我们学法组就到别处找资料。我想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不能等、靠、要,我们也得走师父安排的路。在别的同修帮助下,我家也成立了家庭资料点,这全是师父的加持。要是凭我自己,想都不敢想,我一个农村妇女没多少文化,粗糙的手也拿起了鼠标,打出漂亮资料心里特别高兴,太神奇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