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如人 善德财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我们区的法院宣告棉纺厂破产。这个曾经在我们这里家喻户晓的明星企业,这个建厂仅有二十五年的集体企业,在工人们一次简单的罢工行动中就宣告破产了。据工人们说,导致罢工的直接原因是公司已经连续四年没有为职工缴纳养老保险,但仍然在每月的工资中扣除这部份保险金,他们希望厂方能够给一个说法。

棉纺厂曾经是本区为数很少的集体企业之一,在九十年代初的巅峰时期员工数量达三千多人,总经理也借此获得了县团级的待遇。企业名噪一时的辉煌,就象今天的啤酒厂一样,在当时曾是众多年轻人求职的梦想之地。然而不同的是,时至今日,啤酒厂仍然红火中蒸蒸日上,而棉纺厂却黯然殒命。个中缘由虽然有体制上的原因和官僚腐败的因素,但在当今的中国社会,共产党的独裁体制与无官不贪的腐败风气早已经象癌细胞一样的扩散到了华夏大地的每一个角落。这些虽然也可以用来解释棉纺厂的倒闭,但却无法说明啤酒厂的兴旺。那么到底还有什么样的因素蕴含其中呢?

企业如人,背德者必难久长。这也是今天的中国社会众多企业大搞所谓企业文化的一个深层因素。许多企业领导者办公的厅堂里都可以看到类似于“厚德载福”这样的匾额,不管是他们深有体会还是仅仅为了给自己装潢门面,有一点可以说明的是,尽管今天的社会已经如此堕落不堪,但传统的人伦大义之理,在老一辈人的思想中还是留下痕迹,人们还能相信,人立于天地间,重德行善方能长久。人如此,企业如此,事实也正是如此。

要想找到问题的答案,就不能不提及法轮功。尽管今天的中国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法轮功是受共产党迫害的,但人们还是持有两种不同的态度。在法轮功的修炼者们十多年来忍辱负重、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中,同情或支持法轮功的人虽然越来越多了,但还是有为数众多的人,几十年来习惯了听信邪党的灌输教育,仍然坚持相信邪党是对的,迫害是对的。在这些人的身边虽然不乏炼法轮功的人,而且在现实的接触中,他们也承认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很好的人,善良诚实、助人为乐,工作认真负责。但一说到法轮功本身的时候,他们仍然受中共宣传影响认为法轮功不好。

在正常人的思维逻辑中,如果这些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的,那么法轮功就应是好的;如果法轮功是不好的,那么这些炼功的人也应该是不好的。如果你在接触中有了“这些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这样一种认知,但却仍然有“法轮功不好的”结论,那么很显然,这两种认知中一定有一个是不成立的,是错误的。但让人奇怪的是,这些人从来都没有理性地反思一下他们这种矛盾结论的荒谬性,更认不清中共的谎言灌输给整个中华民族带来的危害性和灾难性的后果。在经历了共产党几十年日复一日的宣传加暴力的教育之后,今天的中国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失去了自己民族道德和精神的血脉传承。

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仅有一道之隔的棉纺厂和啤酒厂,却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姿态。

一九九九年七月,当这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被共产党象“文化大革命”一样地铺向全中国乃至波及到世界的时候,那些被党多年来通过各种整人运动教育搞怕了的各级官员们,为了维护自己头上的那顶乌纱和一些或大或小的切身利益,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最基本的人性而选择了所谓的“党性”。

在棉纺厂,当年曾经有几十名职工修炼法轮功,总经理不但非常清楚这些炼功的人没有任何的政治诉求,而且还知道他们都是些诚实本份、不计名利、工作肯干的好人。然而当这场丧失理性的迫害运动自上而下的发动之后,在人性良知和官职利益面前,经理选择了后者。他利用职权,把厂子的保卫科变成了其迫害职工的专门工具。在他的授意下,厂保卫科的人直接参与骚扰恐吓、绑架、非法拘禁和驱逐那些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员工。短短几年间,被其肆意开除和由此非法劳教、判刑的员工达十几人,其中受害最严重的是在准备车间工作的女职工,在遭受了两年的非法劳教之后,又被非法枉判九年,到今天还仍然被关押在监狱,因其对“真、善、忍”的坚贞不弃,在狱中遭受着非人折磨。其他人都是在遭受了经济处罚和非法劳教之后被开除出厂。直到破产倒闭之前,棉纺厂对自己员工的迫害还仍然在持续着。

直到今天,该厂经理自己恐怕也仍然没有意识到,他治下的棉纺厂已然成了整个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单位,他也因此成为了该区企业界积极迫害法轮功的第一人。不仅对法轮功如此,就是对待自己的其他员工,该厂经理也并未表现出最基本的仁爱和同情。据工人们举报,在棉纺厂被法院宣告破产之后,该厂经理立即着手将厂子里的先进设备和库存变卖的资金转手投资到其下所属的公司。而对其亏欠了四年的上千号员工的养老保险和工人们失业后的补偿却漠不关心。由此来看,无论是为人还是行事,该厂经理都属为富不仁者。

而同样作为一个企业的啤酒厂,在这场被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煽动起来的运动风暴中,却表现出了出奇的平静和不屑一顾。是啤酒厂没有炼法轮功的员工吗?当然不是。

二零零三年九月,在啤酒厂任工程师的法轮功学员,在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经过蓄谋已久的暗中调查跟踪之后,在家中遭到了绑架。消息传到啤酒厂,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为人忠厚正直,为了厂子的兴旺曾废寝忘食,甚至开不出工资也任劳任怨、忠心不二的工程师,竟然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关进了班房!

面对这场共产党要“人人表态过关”的整人运动,啤酒厂终于失去了以往的平静,再也无法独善其身了。工程师被绑架后,厂长心急似火,在受当时大气候的影响不能正面交涉的情况下,他为了尽快要回自己的爱将,动用了各种社会关系。

经过不懈的努力,工程师终于被啤酒厂赎了回来。尽管工程师在后来由于不堪忍受中共的一再迫害,为了不给厂子添麻烦,不得不忍痛辞职,举家远走他乡。但迫害之初,啤酒厂厂长,在那样一个一提起法轮功,无论是中共的大小官员还是不明真相的平头百姓都人人自危的年月里,也不管其对法轮功本身是怎样的认识,但他敢于逆中共的强暴意愿而动,为法轮功学员所付出的这一切,这种行为本身就已经显示出了其最基本的人性光辉和为人行事的道德勇气。

如果说“对人如对己”这句话能够彰显天理,那么面对他人之难,是选择雪中送炭,还是选择落井下石,这的确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因为选择如何对待他人,实际上就是在选择自己的未来。

在企业界,教育员工中使用最广泛的一句话就是“做事先做人”。然而在道德几近沦丧、信仰普遍无依的当今中国社会,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明确如何做人似乎才是真正难解的课题。棉纺厂和啤酒厂对待法轮功的表现所展示出的结果,似乎能够给予我们一些启示。

过去在修炼界中有一种说法:给出家人一口饭吃也是积大福德的事。法轮功是佛家的功法,这样看来,啤酒厂能有今天的兴旺,也绝非偶然。其事在人,其意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