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汇编(五)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接上文)以下是四川省米易县法轮功学员历年遭迫害事实。

前言
迫害致死案例
非法判刑案例
非法劳教案例
非法抓捕、关押案例
暴力洗脑迫害案例
经济迫害案例
结语

梁晋川抹黑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遭受暴力洗脑迫害的部份案例

(一)暴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米易“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为了全面迫害法轮功,为了完成上级“610”下达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米易县在全县各单位、各乡镇举办洗脑班,不惜用暴力的残酷手段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梁晋川利用当公安局长的特权支持、纵容邪党各级人员对法轮功的迫害,致使米易邪恶对法轮功的迫害持续到现在,并不断升级。首先、梁晋川给各乡镇的“610”头目撑腰壮胆,要求对法轮功的打压要不择手段,打死打伤法轮功学员,公安机关都不会追究刑事责任。撒莲乡“610”主任何福祥仗着有县“610”撑腰、有公安局长梁晋川壮胆,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打死你们几个(法轮功学员)也不会犯法”,使得各乡镇的洗脑班不惜使用暴力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进行全面迫害。迫害好人的恶人得不到应有的制裁,从而助长了米易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形势。其次、公安局为洗脑班的打手进行培训、提供警具,指使、纵容、包庇打手随意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再次、梁晋川将对法轮功的迫害与个人利益挂钩,攀莲镇洗脑班的打手之一陈友军是一个社会闲杂人员,在攀莲镇两期洗脑班上迫害法轮功“有功”,被公安局录用为警察。致使不少人为了眼前利益,不惜出卖良心,迫害法轮功。

1999年12月至2000年7月,米易县凡是法轮功学员较多的乡镇如丙谷、撒莲、垭口、普威、新河、沙坝、小街、挂榜、观音、草场、攀莲等乡镇都办了洗脑班。其中攀莲、丙谷两个乡镇办了两期,撒莲乡办了三期,攀莲镇的三大队、四大队还在本大队办了法轮功的洗脑班。各乡镇党政头目、武装部长、治安员、其他办事人员全部参与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各乡镇从社会上招聘了一批打手,专门负责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监控、体罚、强迫劳役、抄家、抢劫钱物。全县农村有近500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暴力洗脑。

攀莲镇在1999年12月第一期洗脑班,对本镇17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跑圈、苦力劳动、三天三夜不准睡觉。打手陈友军、普军、安强用脚踢、用拳头、警棍打法轮功学员,打得他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尤其刘龙云、张军、阙发芝、阙发秀、龚志会、杨顺发等被打得最厉害。在乡政府阙发秀当场被打手打昏死;龚志会的腿被打手打得痉挛,腿肚上的肉被打烂,痛昏死过去一段时间,腰被重打成伤,不能坐,不能站,更不能走。龚志会是由家人背回去的;张军被打手陈友军等人毒打,吊铐,被陈友军强行脱去外衣只准穿短袖、短裤、光脚冷冻,12月的冬天被冻的失去知觉,眼看张军要被恶人折磨成残废,镇“610”头目严继清才同意张军的父亲交了“罚款”,将张军从洗脑班保出;刘龙云在洗脑班被打手毒打,腰部被打成重伤,恶人们还强制刘龙云两天两夜不准睡觉,只准站着或蹲着。刘龙云被洗脑班折磨的已经不行了,其父为保护儿子的性命,交了300元“罚款”才将刘云龙保回家……。2000年6月,攀莲镇的水塘村、典所村以村为单位分别办了两期洗脑班,有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洗脑迫害。2000年7月,攀莲镇第二期洗脑班,28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和第一期洗脑班同样的迫害,被打手打骂、强制跑圈、罚站、不准睡觉,强制扫大街。刘坤伍2000年5月到北京上访被米易公安局非法刑拘一个月,2000年6月29日被挟持到攀莲镇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被陈友军等人逼迫其白天在太阳下曝晒、晚上罚站并被毒打几个小时,实在无法承受,由家人用一千多元保回;七十多岁的老人胡兴玉被打手们罚站、跑圈、暴晒、两天两夜不准睡觉。政府官员和打手们用野蛮残酷卑鄙的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在他们早已写好的保证书上签字、按手印,镇政府强行对法轮功学员每人交大米20斤、生活费每天15元,每人1000一2000元的罚款,无钱的逼写欠条单据。

丙谷镇于1999年12月和2000年7月办了两期洗脑班,每期十天。对本镇的一百三十(第一期五十多名、第二期七十多名)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镇政府洗脑班,进行强行洗脑,强制转化,强迫人人表态。凡是不表态或坚持继续炼功的,被乡610头目邓定银、书记严文猛、乡武装部长钟文武、乡政府工作人员曾元华、伍世荣、何传红、舒洪武、吴世斌、杨正友、李小红等人的体罚,强迫法轮功学员扫大街,两、三个恶人折磨一个法轮功学员,张远林、庄德林、高龙英、张远会、杨兴秀、张正焕、范胜美十多人被罚通宵跑圈,三个通宵不准睡觉。跑不动就挨打。打手们用脚踢、拳头打,用荆竹条打,镇武装部长钟文武用木棍打,木棍打断了几根,钟文武打累了才停下来。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钟文武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周身都是伤。遭到打手们的毒打后,杨兴秀等人被邓定银等人逼迫去清扫街道、清除火车桥墩下面堆积多年未清扫的又脏又臭的垃圾。恶人们连60多岁的老年妇女也不放过,被打手逼迫脸朝墙排手通夜、手稍微松下来,打手就用荆竹条打。在丙谷镇洗脑班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庄德林、高龙英、周会余先珍高龙俊庄德明张显明普先连张正连沈启恒 田万英张远林周英张正焕黎成忠黎成芬田万珍张正慈彭光琼李永会范胜美等。洗脑班结束时,乡政府逼迫每人每天交生活费20元、1斤大米。每人交1000元的保证金才放人。进京上访的每人被罚款200元。

撒莲乡于1999年12月和2000年7月办了两次洗脑班,有近200人次遭到暴力洗脑。乡“610”人员采取卑鄙的手段将法轮功学员挟持到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刘长会在赶集的路上,被撒莲乡工作人员李定敏、付学松绑架到乡政府洗脑班;撒莲乡政府乡长陶云春、武装部长唐礼华、办事员陈林平等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陈朝英家,非法抄家,抄走了陈朝英全部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炼功带等,抢走了现金2900元。将陈朝英、黄明富夫妇俩绑架到洗脑班(恶人绑架陈朝英、黄明富时,他们的儿子站出来说了句“父母炼功做好人,没有犯法,凭什么抓他们?”立刻被唐礼华、陈林平用拳头打倒在地,将儿子双手反绑在背后,妄图连他们的儿子一起绑架。陈朝英说,我们自己的事自己承担,不关儿子的事,又有开车的驾驶员劝说下,唐礼华才罢休);2000年6月29日乡政府的唐良宏、陶春云、唐礼华、吴世华等多人非法闯入曾平兰家,将曾平兰绑架到洗脑班;2000年6月29日撒莲乡副书记何福祥带八、九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何明菊家,将其绑架到乡政府洗脑班;何福祥带领一帮恶人闯入何明珍家,将其绑架到洗脑班。2000年6月29日,撒莲三大队队长陈龙华带领乡政府恶人强行挟持了本大队的39名法轮功学员到撒莲乡政府洗脑班……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强迫看听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和文章,逼迫人人表态。撒莲乡政府私设公堂,私设刑法,用手铐铐、警棍打、拿粗电线当鞭子打,脚踏、打耳光等折磨,强迫学员扫街、游街、冲厕所、清除街上所有的垃圾、清除公路两边污泥、上山坡上割茅草、卸一车又一车的水泥。强迫学员长时间在烈日下暴晒或长时间的齐步走、齐步跑、从下午6点罚站到深夜12点,用立正姿式站立,脚不准挪开、不准讲话,否则就会招来一顿毒打。乡“610”主任何福祥扬言:“打死你们几个(法轮功学员)也不会犯法”,因此恶人肆无忌惮的残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在社会上聘请了十余名打手,每天押着法轮功学员干这干那,强迫超负荷的劳动,休息时就罚站在太阳地里暴晒、站军姿、军训、跑步、跑圈,晚上罚站到深夜。何明菊被打手多次毒打,身上到处都是伤,耳朵也被严重打伤,当时耳朵什么都听不见,差点致残。学员们以绝食抗议。何明菊绝食六天后无法站起来,乡政府副乡长周从贵用脚踢,被当场将何明菊踢昏过去,第八天何明菊等人仍没吃饭,被罚在太阳下曝晒一整天,第九天没吃饭照样暴晒一天。在洗脑班何明菊被恶人折磨的皮包骨头,恶人叫其子女代写了保证书交了2000元罚款,才将何明菊放回家。何明珍也和何明菊的遭遇一样,被恶人折磨的皮包骨头,周身是伤;廖国美在洗脑班遭到唐礼华等人的毒打,被当场打休克;王美白天被强迫做苦活,晚上被罚站、跑步,还遭到唐礼华等人的毒打、辱骂,王美被折磨了9天体重减了十多斤……。在洗脑班期间,陶春云等一帮恶人再次闯入陈朝英家,抢走一台大彩电(准备给儿子结婚用的)、两头大肥猪,妄图以此要挟陈朝英转化。陈朝英夫妇被非法关押9天,儿女们想方设法凑够2000元交给乡政府,才还回抢走的东西,将陈朝英夫妇放回家。洗脑班结束,乡政府强迫收缴法轮功学员每天10元的生活费和每天10元的学习费。强迫每人交“保证金”1000元,进京上访的学员被“罚款”200元。何明珍交不起这些费用,唐礼华就带人到何明珍家抢走一袋约150斤的大米。

2000年7月19日撒莲乡有办了洗脑班,乡长陶云春带着几个打手将何明珍、何明菊、曾平兰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挟持到乡政府洗脑班,陶春云说:“7月20日要到了,怕你们去北京上访,这回把你们接到乡政府呆着我们才放心。”每天由唐良宏、陶云春、何福祥、唐礼华、杨镇长等人轮流坐镇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7月23日才将这些法轮功学员放回家。

垭口、普威、新河、小街、挂榜、观音、沙坝、草场等乡也相继办了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洗脑,米易邪恶利用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非常残酷的。

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公民的人身安全和私人财产受法律保护。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完全是合法的。是谁胆敢违反人权、违背良知、超越法律是梁晋川及其把持的公安部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群体,不但违背良知,也触犯了法律!

(二)梁晋川抹黑法轮功的部份案例

梁晋川对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游街示众、公开宣布逮捕、陪“杀场”、挂黑牌等卑劣手段侮辱,抹黑法轮功,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

1、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这本来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可是却遭到非法抓捕。被押送回米易。又遭到米易县公安局警察押着游街示众。

1999年11月先后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遭绑架押回米易,刚下火车,上访遭绑架的米易法轮功学员何明珍、廖国美、王元品、王美、马玲、杨兴春、杨兴美、高龙英、胡兴玉、廖远富、张远林、曾平兰、张正焕等人就被米易公安局的警察向金发、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白廷飞等用手铐把他们铐住,由两个警察押一名法轮功学员游街示众,从米易火车站到米易公安局4里多路,一路上被许多人围观,被不明真相的人向法轮功学员吐口水、辱骂、甚至扔石块。押到公安局后遭到非法审讯,恶警徐兴再三逼问马玲(化名、农民)“谁是组织者?”马玲告诉他,我们没有谁组织,都是自愿到北京讲清大法真相的。徐兴恼羞成怒,用手铐将马玲的双手反铐在后背两个小时,马玲的双手被铐得疼痛难忍,全部麻木。这些法轮功学员被向金发等人关进看守所,期间,遭到非人的折磨,1999年12月初,张洪英、马玲、王元品、江从猛、廖远富、张正焕等法轮功学员被梁晋川、向金发一伙五花大绑押上四辆大卡车,脖子上挂着黑牌,由警察和武警押着,在米易县城和丙谷、撒莲、小街、挂榜等乡镇游街,用高音喇叭播放恶党污蔑大法的谎言,梁晋川叫米易电视台摄下了法轮功学员遭游街的镜头,电视台将录像在全县播放,影响极坏。

2000年1月,王元品、周盛会、刘长会、李银奇、李正菊、张正焕、张红英、阕发秀、阕发芝、何明菊等法轮功学员相继到北京上访,遭警察的绑架,米易公安局的谢荣(巡警队长)、廖红兵(米易政保科副科长,现调攀枝花国安)将王元品等人押送回米易。刚下火车就被恶警向金发、周林等戴手铐游街,罚站十几个小时,然后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0年6月,黎成忠等法轮功学员相继到北京上访,在信访办遭绑架,关押在攀枝花驻京办。在驻京办关押的米易的法轮功学员有22名。他们被挟持到米易,刚下火车,政保科的向金发、柴发祥和公安局的其他警察将22名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着手,其中廖远富等三名男法轮功学员的手是反铐在背后,从火车站到公安局,由警察押着游街示众。

2、2000年6月20日,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米易县撒莲乡二大队的拖船河沟(地名)的一个僻静处谈修炼心得体会,被人恶意举报,梁晋川调集公安局刑大、各派出所、交警、政保科、防暴大队全体警察,还有检察院、法院及政府相关部门的人赶往拖船河沟,将法轮功学员团团包围,政保科科长向金发为首的恶警强行将法轮功学员赶到公路桥上。当时一名法轮功学员叫大家不要上公路,不要影响交通,法轮功学员拒不上公路。警察就开始打人、抓人。有一个学员被四个警察强行抬到公路上,衣服都被警察撕烂;几个学员遭到警察的毒打;有个学员被警察推下公路桥的沟里。后来米易县政府的领导和工作人员还有电视台的人、攀枝花市的公安人员、市政府领导和工作人员都来到拖船河沟,车辆一长串,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恶人把法轮功学员强行拖到公路上,警察和政府人员组成几道人墙,将法轮功学员堵在桥上,警察抓走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当时场面混乱,围观的人也很多。电视台的人用摄像机录下了这个混乱的场面。当晚,米易电视台就播出了这一“特大新闻”,播出了这一组镜头。明明是警察强行将法轮功学员赶上公路,却栽赃陷害说法轮功阻塞交通,犯了“阻塞交通罪”。2000年7月17日米易开公捕公判大会,公安局宣布对王元品等人逮捕,周盛会、宋成会、王元品、庄德林、张正焕、张洪英等人被公安局拉去游街示众。将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挂黑牌,两个警察押(其中张正焕被县公安局王德英和另一名警察押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游街。途中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用毛巾塞嘴。然后周盛会等人被押到公捕公判大会现场,梁晋川当场宣布对法轮功学员王元品、周盛会、宋成会、庄德林、张正焕、张洪英正式逮捕,这在社会上造成“法轮功是阶级敌人”的恶劣影响。

3、米易县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12月14日在全县城乡挂大法真相横幅、张贴大法真相标语,遭到“610”及公安局恶人恶警的大抓捕,全县至少有300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恶人将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就近关押在所在的乡政府,在乡政府私设公堂,人人过关。采用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和各种欺骗手段,逼迫说出谁参与张贴真相资料、标语及其资料来源。梁晋川认为的法轮功骨干,被挟持到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2001年元旦前一天,米易县枪毙死刑犯,梁晋川把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周盛会、宋成会、王元品、庄德林、张正焕、张洪英、胡兴玉、张远林,杨兴春、张富友、张贵超、张远会、杨兴美、高胜元、李国琼、辜兴芝、范胜美、姚金兰、黎成忠、曾朝凤、张军等全部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挂黑牌押到体育场“米易县公捕公判大会”的现场,将法轮功学员和死刑犯站在一起“陪杀场”,在会场主席台下站一排,梁晋川及“610”人员当着几千参会人员公开侮辱法轮功学员,抹黑法轮功。

4、米易县公安局编造谎言电视短片《回家》欺骗民众,抹黑法轮功。米易县丙谷乡一大队农民陈正芝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妇女,曾经患有多种疾病,重病缠身,经常晕厥,常年病痛折磨,多方求医仍无好转,三十多岁就基本上失去了劳动能力。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精力充沛。陈正芝无病一身轻的愉悦无以言表。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邪党疯狂的镇压法轮功,陈正芝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中共为什么要打压.陈正芝出于对中共政府的相信,于1999年10月、11月三次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可是,中央信访办不但不听反而将她们绑架。陈正芝三次上访三次遭非法绑架,被遣送回米易,三次被非法关押在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陈正芝一个人被长期关在黑屋,被恶警强行洗脑、打骂、戴手铐、罚站、顶墙、吊铐等酷刑迫害。政保科向金发、周林、廖红兵等恶警以“只要听共产党的,不炼法轮功,马上放回家”相诱惑,否则“如果继续炼法轮功,就送去劳改,长期坐牢”相威胁。不断的给陈正芝施压。迫于邪恶残酷的肉体折磨和巨大的精神压力,陈正芝被迫“转化”(放弃信仰),声明不再炼法轮功。陈正芝的转化,梁晋川认为抓到了典型,能够捞取政治资本,继续往上爬的机会。于是向米易恶党县委汇报,责成政保科将法轮功学员陈正芝的转化,按照中共邪党的要求,编造出电视短片《回家》。在梁晋川的精心策划下,《回家》电视片被炮制出来,《回家》电视片完全是中央电视台污蔑法轮大法与大法师父的内容,再加上电视台记者与陈正芝的对话,她们的对话都是由政保科事先编好,逼迫陈正芝按照编好的内容回答记者的问话。米易电视台将完全不符合事实的电视短片《回家》播放出去,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并以此来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果极其严重。陈正芝被转化放回家后,旧病复发,昏死多次,全身冰冷,到医院医治无效。后又重新选择了炼法轮功,身体才得以迅速康复。清醒后的陈正芝认识到自己违心的转化,配合邪恶之徒编造抹黑大法的电视片罪大无边。为了弥补给大法与师父造成的损失,陈正芝多次到政保科讨还《回家》这部录像带及保证书,政保科不给。陈正芝于2000年1月第四次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受迫害情况。遭绑架押回米易,被梁晋川非法劳教。(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