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归正 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在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经历了初期得法、洪法、护法。个人修炼到正法时期助师正法修炼,讲真相救众生,做好三件事等等,每一步都离不开伟大师尊对我成长过程中的慈悲呵护加持。今天我就把在法中成长过程中的几个“小事”写出来,意在和同修们在法中共同提高,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通过集体学法交流 去掉同修情

几年前,我们学法小组基本每周三至四次学法,其中一次是白天七、八个小时,同修中有流离失所的,有被迫害没有或少有经济来源的,有父母(同修)被构陷迫害省吃俭用的,我基本买些食品、菜、肉之类的解决午饭。一次,在学法组,师尊用同修的嘴点我,当时,我被委屈心、争斗心挡着,没悟到把常人中的情带到大法中。

过一段时间后,有一次去老年同修甲处,看到老年同修乙正吃得很香,并说:“我就爱吃同修甲做的饭。”同修甲很会调剂饭菜,有时给老年同修丙送饭菜等。为什么让我看到?肯定不是偶然的。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也很执著同修之间的情,有所提高。

后来又换一学法小组,轮流到每家学法,也经常过午,也准备茶水、饭、菜,很耽误时间,其中丁同修不赞成,每次到她家,只备白水,谁饿谁自备食物。和同修比,我的情比较重,我们学法组通过学法交流达成共识,在这“值千金,值万金”(《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的时刻,不能耽误时间救度众生,讲真相。

共同提高后,一次我与戌同修去学法组,戌同修做协调工作很忙,中午没吃饭,到附近超市买两个包子垫垫肚子后,去学法组学法。

二、学法组不唠常人嗑

过去在学法组,早来的同修有时也谈家庭琐事,现在在一起只谈大法事,明白了大法弟子在一起就应该是学法炼功,决不能做常人事,应留给后人一条纯正的路。否则旧势力(邪恶)也会放大我们的执著進行迫害,不在法中,被迫害的例子也很多。

个人悟到:我们应该能够吃苦,为三件事多付出。反之讲究吃喝、图安逸、浪费资源,这不是大法弟子所作所为、所求的。当然我们决不承认旧势力(邪恶)在经济上、物质上、精神上、肉体上对大法弟子干扰迫害。

三、否定对学法的干扰

一次我和往常一样在学法组学法,就感到肚子饿的很难受,就象几天没吃饭那样,为不干扰同修学法,我就背师尊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边背法边铲邪恶,一会儿就好了,比原来更舒服。通过这事我在法中又有了提高,我是大法弟子,高大无比,你小小邪恶想干扰我们学法,想迫害我,妄想!你让我难受,我让你难受。

四、使用大法资金的严肃性

二零零四年,一次同修托我把省吃俭用的二百元钱送资料点做救度众生的资料,我随手把钱和我的钱放在一起。当我给协调人时,协调人说:“你怎么把大法资金和你的钱放在一起了?”当时也没悟到,还动了气,心想不都是二百元钱吗?通过学法交流悟到:大法资金就是大法资金,不能与个人的钱混在一起。买私人物品或办私事钱不够时,不能用大法资金垫上,再用自己的钱还,绝对不行!大法资金只能用在大法上。从那以后我给资料点進耗材,资金上做的非常正。

五、时刻重视发正念,铲邪恶,讲真相,救众生。

有一次,看到路旁大型广告牌有大魔头像,我就在晚上六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求师尊加持铲邪恶,救众生,没过几天就把大魔头像撤下来了。这是整体配合的结果,因本地大法弟子路过都能发正念,救众生。

还有一次在一宾馆打工,大厅有大魔头题词,我给宾馆老总讲真相让他把题词摘下来,在我没到此宾馆工作之前,已把宾馆电话发给明慧网,请海外同修打电话共同配合讲真相。

宾馆老总说:“这是租的房子,租方定的,什么都能动,就这个不能动(指大魔头题词)。”我想:邪党文化多邪恶呀,毒害众生,同修们整体配合多发正念,时间不长也被摘下来了。

以后出门如发现有邪恶或邪党魁字、像都及时发正念,同时收集电话发往明慧网,海内外同修整体配合,威力无穷。有时,连静功或睡梦中脑中一显不好念头,可能是旧势力叫你承认一些什么东西,也可能顺着你的喜好往下拖你。我就求师尊加持,背正法口诀,铲除它,灭它。

六、多看同修闪光点

多看同修闪光点修正自己,找到自己不足,就能精進实修。“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在学法组有同修收入很高,但生活俭朴,省下钱来用于救度众生,有老年同修克服障碍成立家庭资料点,有协调做救众生项目的,同修分工有序,积极配合,形成整体提高。

以上是往往不经意间容易疏忽的“小节”,写出来也是时刻鞭策自己更加勇猛精進,今后更加多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