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州区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中共邪党自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已有十多个年头了,在这十几年里,经过大法弟子广泛的讲述真相,使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大法的美好,中共的邪恶,使越来越多的参与迫害者放弃了行恶,选择了正义,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了好的未来。

但是仍有少部份人在中共邪党名、利的诱惑下,背弃良知,助纣为虐,一直跟随着邪党迫害法轮功。中国人自古相信因果报应,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下面就是金州地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希望仍在参与迫害的人能警醒。

大连金州法院院长陈洪涛遭恶报,患心肌梗塞

陈洪涛,男,大连金州新区法院院长,曾任瓦房店市法院院长。陈洪涛在任瓦房店市与金州新区法院院长时,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冤案。

2005年1月26日,瓦房店法轮功学员谷连芳因坚持信仰、讲法轮功真相,被大连市公安局、瓦房店市公安局绑架。谷连芳被瓦房店市法院非法判刑5年,被中共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二监区。时任瓦房店市法院院长的陈洪涛是制造这起冤案的主要责任者之一。

2010年4月23日,大连市金州新区法轮功学员吴淑琴,因讲真相被金州新区拥政派出所绑架到大连姚家看守所。2010年9月16日,金州新区法院对吴淑琴非法开庭,家属还没到现场,就已经开庭了。吴淑琴家属刚进门,就被警察蛮横地安排到法庭的后面就座。公诉人冯喜祥一再用邪恶的语气诱导吴淑琴承认被非法罗列的所谓证据。金州新区法院审判长闫善雱草草宣布休庭,全过程不足30分钟。吴淑琴的大姨说:“做好人没有罪”,被警察恐吓。警察不让吴淑琴的家属说下去,并推出门外。

吴淑琴被金州新区法院非法判刑5年。2011年1月18日,吴淑琴被劫持到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陈洪涛是制造这起冤案的主要责任者之一。

陈洪涛因参与迫害法轮功,现已遭恶报,患心肌梗塞,几次出现生命危险。

金州区巡警于卫东突然得不治之症,年仅37岁去世

金州区巡警于卫东,2003年7月非法绑架大法弟子苗俊杰,苗俊杰在被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当时苗俊杰的女儿才3岁)给苗俊杰的妻子、女儿、父母及亲朋好友带来了不可弥补的伤害,而于卫东在同年年底突然得不治之症年仅37岁就去世了。

大连南关岭监狱十多名狱警患癌症,有人当场吓瘫

二零零九年年初,大连市南关岭监狱组织体检,一百多名警察参加了体检,结果检出各种癌症病患十几人,有人检出癌症,当场就吓瘫在那里。

警察们私下议论,怎么一百多人里就有十几个得癌症的?真是奇怪。

其实并不奇怪。全国各地,象大连南关岭监狱这样集中患绝症或出事故的情况并不少见。例如,北京海淀区上地派出所,所内警察暴死,人心惶惶,后来该派出所合并到别的派出所了。

这几年,公安、国安、“六一零”系统人员“因公殉职”和意外死亡率远远高于过去,有的年纪轻轻、身强体壮的却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地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得了绝症,还有的意外伤残或者家庭遭遇种种不测……。但是,为了让这些人死心塌地的为它效命,中共严密封锁消息。尽管如此,各种非正常死亡的消息仍不时传出,而且出意外的几乎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在几十年无神论的洗脑下,很多人已不再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但人都应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那么同样道理,种善因会结善果,种恶因会结恶果。虽然现实中有好人不得好,坏人没遭报的现象,但那不过是因果循环过程中的阶段现象和中间过程,此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全都来报”。因果报应不论人是否相信,也不管其身份、贫富,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毫厘不差。

金州区园艺村治保主任王臣夫妻遭恶报

金州区园艺村治保主任王臣,紧跟中共迫害法轮功,收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资料,退休后仍坚持迫害法轮功,并烧毁大法书和资料,2001年与妻子去山东参加亲戚的婚礼,发生车祸夫妻二人当场死亡。

金州区兴民村村民王洪忠遭恶报

金州区兴民村村民王洪忠,男,48岁,在抓一个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给500元的诱惑下,积极参与迫害,撕毁大法传单、粘贴,别人都不参与他还去,结果在2002年撕大法粘贴中被车撞死。

金州区兴民村宋春芝癌症身亡

金州区兴民村宋春芝,主动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蹲坑、跟踪、诬告法轮功学员,于2003年患癌症死亡。

金州区古城甲区居民组长常莲荣恶报身亡

常莲荣,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拥政街道古城甲区的一名组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一直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常莲荣为了蝇头小利,甘当中共的牺牲品。她所管辖的地区,法轮功学员粘贴的资料都被她撕毁。这些年,有不少人劝她别干这种事,免遭报应。常莲荣不但不听,而且诽谤法轮功,骂骂咧咧的。有一次,在步行街,她看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给别人讲真相,她把那位法轮功学员直往派出所拽。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十,据说她在做理疗的地方唱邪党的歌曲,刚唱了一半,就一下子倒地不省人事,被送往医院抢救,诊断为脑溢血。几天后死亡。死时六十多岁,遭了恶报。

大房身派出所于永璞迫害大法弟子恶报身亡

大房身派出所于永璞去年强行撵一位法轮功学员:“三天之内必须离开大房身”。在第二天于永璞自己却命丧黄泉。于永璞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现世现报。

大连法官、检察官频遭恶报

自2009年7月,辽宁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两名检察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得了白血病,在明慧网上曝光之后,近日一位检察官说:“哪止两名,有好几个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检察院死一个,法院就死一个;法院死一个,检察院就死一个,而且说的很准。法院的人说检察院丧门,检察院的人说法院丧门。这次搬家,两院分开了。”

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检察院,原来在同一个办公楼内办公,一家一半楼。这几年,同在一个楼办公的法官、检察官得癌症的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得肝癌的最多。而且人死的很奇怪,法院死一个法官,紧接着检察院就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死一个检察官,法院紧接着就死一个法官。人死的很怪,也很有规律。当法院死一名法官后,法院的人就幸灾乐祸的说:“下一个,该检察院死人了。”果然,过不了多长时间,检察院就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死一个检察官,检察院的人就说:“下一个,该法院死人了。”果然,过不了多长时间,法院就死一个法官,几乎每言必中。

恶告大法弟子,全家遭恶报

辽宁大连开发区松岚村村民王义,女,五十七岁。二零零一年,王义向开发区“六一零”诬告一名大法弟子,致使该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由于她的恶行使其自己及家中多人遭受恶报。

王义本人于二零零九年膝盖上长包,住医院手术,回家四十多天后,在家摔倒,死亡。其丈夫二零零一年得脑血栓住院四十多天,花了两万多元,回家后,由家人护理至今未好。她儿子骑摩托车摔到沟里,胳膊摔断。她哥哥也同她一样反对大法、毁坏真相资料,于二零零七年遭报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