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大学研究生被劫持 母亲要求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按:现就读常州大学零九级高分子理论研究专业的研究生易松,被常州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非法关押在常州锦海假日大酒店强制洗脑已近20天,家属近日千里迢迢赶到常州市,“610”不让探视。具体负责此事的是常州市“610”头目季黎明和常州大学保卫科。以下是易松的母亲訚爱梅的呼吁。

易松
易松

我是易松的母亲。我的儿子易松在常州大学读研究生,3月22日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讲法轮功真相被常州“610”主任季黎明等人绑架隔离洗脑,失去人身自由,与我失去了联系。

前几天,我和亲属不顾家境贫寒,路途遥远,一路问到常州,希望见我儿子一面。不料常州“610”主任季黎明丝毫不考虑我们内心的痛苦,根本不听我的申诉,不停的当众辱骂我。并且仅仅由于我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而给我扣上“危害常州大学师生安全”的大帽子,强行给我们录像,索要我们的身份证,跟踪我们,严重侵犯我们的人权。

我家住在麻城白果镇董家河村易家河坎湾,我以做衣服、换拉链、补破为生。我的丈夫易作元是白果织布厂下岗工人,常年在珠海打工。修炼大法前,我个性极强,经常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与丈夫婆婆吵架。整天为名为利争争斗斗,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一团糟。

从1990年开始,我的眼睛怕光,痛,不能睁开,无法干活。先后到武汉协和医院、黄州、罗田等医院,多方治疗无效。由于长期服药打针,药物的副作用导致胃痛、胃胀,三年不能吃干饭、硬食,只能吃点流食,晚上不能入睡,总是整夜整夜坐到天亮,真是度日如年啊!家中多年的积蓄为治病花的精光,生活一贫如洗。我记得1997年,从正月到六月,我病倒在床,半年来,就靠两个孩子(当时易松11岁,弟弟9岁)到塘里抬水用,煮面条吃。我人瘦得只剩七十多斤,双目几乎失明。村里的人都悄悄的说:“爱梅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啦……”

1997年9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听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就急急忙忙的搭车跑到白果街上去找炼功的人。没找到,准备回家,易松不愿走,劝妈妈“我们再找一下”,终于找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立即请了一本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迫不及待的看。看着看着,三年没吃过干米饭的我,竟在不知不觉中,边看书边吃完了一大碗白米饭!母子三人惊喜万分,一同走入修炼。我一身的病痛三天不翼而飞,几近失明的眼睛从此恢复正常,易松头痛、肚子痛的毛病没了,小儿子永松的饭量大增,身强体壮,弟兄俩再也没为一点小事打架了。

我们一家人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法轮大法给我们家带来了健康、和睦、幸福,我以前那些自私、占强、贪婪、争斗等等不好的心在大法修炼中一点点的融化了,再也不为个人利益与人争吵了……修炼十几年来,我们身轻体健,再也没吃过一粒药,节省了一大笔医疗费,供两个孩子读大学,我没有向政府申请一分钱贷款,也没有领过一分钱救济金……季黎明让我先写悔过书,与法轮功决裂,然后才能见我儿子一面,当年我要是没有学炼法轮功的话,也许我早就见不到儿子了!是法轮大法让我绝处逢生,给了我全新的生命,给我这个穷家新的希望,我们全家感恩不尽,怎么可能去污辱大法呢?

易松性格温和,天性善良,自从他十一岁开始修大法后,更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时时对照“真善忍”:奶奶爱他孝顺,家中偶尔做点好吃的,他总要先送给奶奶一份;弟弟爱他大度,不管是吃的、穿的,还是学习用品,易松总是让弟弟先挑,弟弟不要的,再自己用;在父亲的眼里,易松是个懂事的孩子:他在山西大同读大学时,每月生活费只用二百多元。一元钱早餐,中餐晚餐只吃三元的,从来不买水果零食吃,生活非常节俭,但从不与同学攀比,从不叫苦。我用边边角角的弹力布为他做了一双布袜子,他穿了四年,一直到读研究生时,袜底磨破了,他还舍不得丢,让我补一下再穿……易松对我更是体贴,细心:他在家时,总是心疼我干活辛苦,总是抢着做家务,放了寒暑假,家务活他全包了,种菜、做饭、洗碗、洗衣、倒痰盂,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有时,我做点好菜给他们兄弟吃,易松总是悄悄的把一些好菜埋在我的饭碗里……

在村里,易松总是主动的帮助别人。一个邻居小孩不会做作业,他每天晚上过去辅导;另一隔壁十多岁的小男孩因为脚骨折,上了夹板不能动弹,易松就主动去照顾他,帮他接屎接尿……

上高中(寄宿制)时,有时天气骤然变冷,远处的同学没有带衣服的,易松就主动把自己舍不得穿的新毛衣送给同学穿;利用自己走读回家吃饭的一点点时间,帮同学们带菜、买包子、补鞋……同学的衣服破了,易松就带回家,让我帮着给缝好。

易松勤奋好学,常常名列前茅,家里墙上贴满了奖状。从小学开始,他就养成了晚上自觉学习的习惯;上高中时,下晚自习后,他回家学到十二点之后再睡;上大学时,如果寝室吵闹,他就到教学楼去学习,如果教室不安静,他就到图书馆或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看书。逢年过节,他也要抓紧时间学习,每年初一拜完年,做完家务,他就回房间静静的读书。

读大学、研究生时,校园里恋爱成风,男女同学出入成双,甚至租房同居,易松不赶潮流,洁身自好,潜心读书。

易松考上研究生,村里人都为他骄傲,山窝里飞出了金凤凰!村里人都羡慕我有福气,生了这么一个好儿子!其实我是沾了大法的光了!易松在这个世风日下的花花世界里,能够挡住外界的诱惑,这么多年来一直能够坚守善良和平坚忍,正是因为他心里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坚定信仰!当局现在把他关了那么长时间,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的“转化”他,请问你们到底要把他“转化”成什么样的人?

前几天,我没能见到儿子本人,只看到了易松近期的照片。照片上易松目光呆滞无神,腰无力的哈着,一脸的压抑痛苦……我原本善良、知事、漂亮的儿子,二十天功夫,就被搞成这样!我真是心如刀绞!我很担心儿子的安全!有报道说,很多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给学员打毒针,把好人打的精神失常,有的洗脑班还把人整死逼疯……

我儿子易松修“真善忍”没有错,他有信仰自由,他传播法轮功真相是言论自由,都应该受《宪法》保护。翻遍中国所有的法律,没有一条法律涉及修炼法轮功违法。相反,对我儿子易松被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侮辱、恐吓、不许亲属探视、殴打等行为恰恰是违法的。

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希望非法劫持易松的人早日释放易松,还他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