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善良农妇王孝华多次被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王孝华,女,今年五十岁,河北沧州东光镇北关村人,是个孝顺的好儿媳。就这样一位善良妇女却遭中共两次非法拘留、一次洗脑班迫害、一年半非法劳教,直接经济损失上万元。

孝顺的媳妇

修炼法轮大法前,王孝华曾患胃病、神经衰弱、腰疼、淋巴结炎等,几乎浑身是病,还经常感冒。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平时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所有病症全部消失,真是一身轻。她的婆婆晚年半身不遂瘫卧在床,她不嫌脏臭端屎端尿,一直伺候老人七、八年,获得邻里的一致好评。

被绑架逼供后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上午,王孝华正在家中给人洗车,东光县政保股长宫敬温、郭锐等一行四、五人非法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查抄,并绑架王孝华到东光县公安局,被逼问真相资料来源未果,恶警将她送往东光县看守所。因县看守所不收,就把她转送到南皮县看守所。在那里因王孝华拒绝穿囚服、作劳役,被恶警打耳光。她质问恶警:你打好人对吗?恶人叫嚣:就打你了,又怎么样?王孝华和南皮县一法轮功学员被铐在地上三、四天,期间不让洗漱、不让睡觉。王孝华绝食抗议,被灌食不成,又用哄骗的办法叫吃饭,共绝食十九天。到二月五日又被劫持到吴桥县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吴桥县看守所,王孝华继续绝食抗议,并要求无罪释放,约半个月时,面色苍白,身体虚弱,时常出现昏迷,口吐白沫现象。吴桥看守所怕承担责任,给东光公安打电话,就这样在二月二十一日,她又被劫持回东光县看守所。同样,受东光政保股副股长郭锐的指使,她又被家人逼迫写“保证书”?王孝华又绝食抗议四天。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宫敬温、郭锐给王孝华戴上手铐,将她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来到劳教所,刚一进监,便被搜身。接下来就被强制洗脑。如果再坚持信仰,就不允许上厕所、洗漱,不让与人说话,一行一动由别人监视。一个月后,王孝华被调到以奴役劳动为主的三大队。在这里没黑没白的干活。如在菜园子里种菜、搞塑封、装筷子、做浴帘,特别是过年过节时还要给超市卖的蔬菜打包装,每天都要干十七小时以上。她找到狱警张艳说明“真、善、忍”没有错,在这里被强迫劳动是非法的。恶警吕亚琴指使坏人看着她,王孝华抗议不干奴工时就遭恶人打骂。

在那里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会受到进一步的残酷迫害。尤其是一、四大队最邪恶,据从那里转来的学员说男恶警很下流。拒绝转化的邯郸法轮功学员郭瑞云,被从一大队劫持到三大队,让坏人看管着罚站、不让睡觉,一宿一宿的站着,最后站的双脚肿胀,行走困难,恶警还逼她自己去餐厅。还有几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铐在床边上,或被铐在暖气片上整天罚站,被熬时间最长的达七天。同时还被逼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报纸,从精神上折磨她们。还有超负荷的苦役,每天仅睡几个小时,从身体上摧残法轮功学员。王孝华于二零零九年六月才回到家中。

前期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王孝华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当地警察非法绑架回东光县看守所,家中的孩子哭闹不止,要找妈妈,丈夫在公安警察压力下,对她又是殴打,又是谩骂。当时一同被绑架的还有程桂君、周荣华、马志新、刘铁栋、李怀星等几名法轮功学员。王孝华的家人在公安局的压力下,逼迫她放弃修炼并写“保证书”,家人给公安局政委王希杰送好酒好烟等约六千元的礼物,王孝华被非法拘留三天,被看守所勒索一百元现金后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正月,王孝华再次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局大门外被绑架,和法轮功学员范忠新一同在北京被当地警察劫持到东光某宾馆。范忠新被铐在窗户外面的铁栏杆上,王孝华被关在一间厕所内。晚上被政保股长姜万治和李长生劫持到东光县看守所。再次被非法拘留近一个月,又被看守所勒索数百元后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东光镇“六一零”(中共邪党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杨晨光伙同东光县广播电视台人员到王孝华的工作单位,逼迫她上电视诬蔑大法和师父,她坚决抵制,恶人又给她的丈夫李建亭施压,李对她一顿殴打谩骂,王孝华被打得大腿青紫。李建亭配合坏人自己上电视说谎、诬陷法轮功欺骗世人,所以说中共自迫害法轮功以来,对法轮功的所有宣传都是栽赃陷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晚上十点多,东光镇派出所所长刘玉松等两人非法闯入王孝华家中,采用欺骗、恐吓手段把她骗至“六一零”在曲庄敬老院办的洗脑班(灌输谎言,强迫放弃信仰的地方),还是让家人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等,她不配合,家人、丈夫在公安压力下对她又是一顿殴打和谩骂,王孝华又被非法关押了四、五天。她丈夫在无知中配合恶人作了大坏事,到头来害人害己,不久暴病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