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4月1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

  •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周玉英被迫害情况

  • 沈阳市于洪区北陵乡八家子村张瑞兰受迫害事实

  • 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春富遭到的迫害

  •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周玉英被迫害情况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周玉英,家住清原县红透山铜矿。从九九年七月以来,曾经四次被抚顺国保大队、清原县政法委、610、公安局等非法绑架、三次被教养、一次非法拘留和办洗脑班,被迫害加一起时间已有五年。被清原县政法委、610勒索四千七百六十六元钱。

    九九年九月十一日,周玉英在红透山北山公园还没有炼功就遭到了红透山派出所警察的非法绑架,先后从清原县看守所被劫持到抚顺章党洗脑班、抚顺河堤路女子自强学校、最后劫回到清原县看守所,共计八个月。被清原县610勒索四千七百六十六元钱,其中有二千七百四十元是窝窝头钱,罚款二千零二十六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周玉英进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绑架。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下午四点多钟,周玉英在家遭到抚顺国保大队和清原县610非法绑架,被非法劳教,送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在马三家教养院不让周玉英进监舍,强迫周玉英在活动室的水泥地上、教室的脚踏板上睡了九十六天。早晨三点半把周玉英弄到厕所中或是储存室里,有时警察去解手,周玉英在厕所里吃饭;储存室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到了晚上十二点以后,再把周玉英弄回来活动室,让她在水泥地上睡觉。一次周玉英在监舍制止犹大诽谤师父,第二天不等别人起床就把周玉英弄到没人的地方迫害,晚上别人都睡觉了再把她弄回来,这样的情况有一年的时间。马三家教养院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集中了五个市警察,还有犹大参加在综合楼(其实就是刑具室),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一步迫害。逼周玉英蹲着,周玉英不配合,晚上只让她睡一两个小时。

    以“奥运”为名被迫害,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半夜,抚顺国保大队和清原县公安局在红透山先后绑架了:隋立森、张华美、张洪涛、张华美的母亲(从未修炼过)、周玉英、夏淑坤、郑强(夏淑坤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华玉菊。

    先是一男一女到周玉英家敲门,高喊:有人举报你们家偷电了!开门!开门!周玉英回答:我家没偷电。就没给开门,这时周玉英家前面来了很多不着装的警察,清原县警察赵永华和一些人背对着北窗户站着,夏淑坤问:你们干什么的?有证件吗?有一个人掏出一个什么象证件的东西,夏淑坤伸手隔着铁栏去接时,突然至少有两三个人拽住夏淑坤的手和胳膊,狠命的往外拽简直要把夏淑坤从铁栏里面拽出来似的。夏淑坤的丈夫郑强一看这不要把夏淑坤拽零碎了吗?拿起水果刀就是一下,夏淑坤的胳膊才被拽回来。这时,周玉英家的门被警察强行撬开了,一窝蜂似的一下涌进了一群人,强行把周玉英、夏淑坤、郑强绑架强行塞进汽车里,周玉英家的一台影碟机被抢走了,夏淑坤两岁的孩子吓得足足哭了两个小时。

    在抚顺国保大队恶警们把周玉英铐在老虎凳上两天半,后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在马三家教养院逼周玉英做奴工。一个刑事犯形容说:这里(马三家教养院)吃的比猪还差;起的比鸡还早;睡的比狗还晚;干的比牛还累;挨的打比驴还多。


    沈阳市于洪区北陵乡八家子村张瑞兰受迫害事实

    张瑞兰、女,七十来岁,没修炼法轮功前,患有肝炎、肾炎、胆管结石、胰腺炎等疾病。一九九五年末修炼法轮功,早晨炼功,晚上学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困扰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真是无病一身轻,真正找到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违法违宪迫害人权迫害信仰,以权代法血腥镇压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被迫害,一定是政府不了解情况,作为在大法中的受益者,张瑞兰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六日,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谁知在天安门广场被无理绑架。在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强迫她拿十元钱照像,接着就搜身,翻包,把包里的一本大法书抢走。后来把她非法关押到沈阳驻京办事处一天一夜,第二天,沈阳于洪区派出所来人把她绑架到沈阳市第五拘留所迫害。在拘留所强制坐板,不准动,不准说话。二十三人在一个屋子里,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气味熏人,晚上睡觉象装饺子一样,一个挨一个,不能动,不能翻身。十五天后,又被押送到大南收容所继续迫害,强迫家人交六百元钱伙食费。那里环境非常恶劣,住的都是无家可归的人,还有精神病患者。当时悟到法轮功学员是有家的人,不能呆在这里,大家集体抗议,坚持要回家,五天后派出所孔安俊、治保主任孙老五把张瑞兰绑架到八家子村部,强迫写不上北京,不上访的保证,还勒索家人拿五千元钱才放回家。从那以后,他们就经常骚扰,还派人监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早晨,天下着大雪,派出所孔安俊,村长韩玉成带领一帮人闯入张瑞兰家中,把她绑架到杨士洗脑班,每月勒索六百元的生活费,那里不让学法、炼功,大家就半夜起来炼功,在被窝里看书。有一天晚上,集体学法时被恶警发现了,抢走了大法书,还抓走了几名法轮功学员罚蹲小号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村长赵国阳和派出所的一名恶警到张瑞兰家,逼迫她写放弃信仰的“三书”,张瑞兰说: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不出卖良心,不写。在师父的加持下,跳窗户走脱。在邪党迫害下张瑞兰流离失所半年。回家后,八家子村村干部还雇村里人经常骚扰、监视她。


    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张春富遭到的迫害

    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张春富,男,四十一二岁,在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原来体弱多病,性格孤僻,修炼大法以后,性格开朗,待人热情,做事都考虑到别人,而且做生日非常的注意信誉,让人满意。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之后,在十月间张春富被永陵派出所的所长张荣庆叫到永陵派出所。那时是新宾县公安局的张子德,来核实材料,张子德还打了张春富几拳。下午,张春富就被送到新宾县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提审时,被新宾县公安局的政保科(国保大队)的于占江,用木板打了二十多分钟,木板都被打断了。被释放后交了二千元的保证金,后来找人把钱又要回来了。

    在九九年的年底,新宾县公安局的王永平又开车到张春富家抄家,将张春富带到永陵派出所,要拘留张春富。家中托人后张春富没有拘留,后来被释放。

    在二零零零年阴历腊月二十九(第二天就大年三十)晚上九点多钟,张春富被永陵派出所的恶警方杰、曹思信非法绑架到永陵派出所,又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拘留一天后,又被家人找人托关系要回来了。花了一千多元,后来又交了五千元的保证金,又找人要回来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下午,新宾县公安局政保科的于占江及永陵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还有王海伟等人,到张春富家非法抄家,并将张春富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后被劳动教养到抚顺教养院,在抚顺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抚顺教养院的警察王立新让张春富换房间,那时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普通劳教犯邵庆就踹张春富好几脚。家中找关系花了近三万元,将张春富保外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