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市国保警察非法逮捕左福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建福州市国保支队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左福生,长达四个月不通知其家人,家人只好请律师出面,才得知左福生已被秘密非法逮捕。

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左福生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在上班的路上被福州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已将近四个月了。但其家人至今没收到任何通知说明左福生为什么被抓的理由。期间,左母只收到左福生的一封明信片,就再也没有收到左福生的来信了,只知道他现在一个人被非法单独关押在106号监房。家人只好提起控告,要求追究国保支队及经办人林峰绑架、非法超期羁押左福生,并附有家里的联系电话,也没得到任何答复。家人只好再次请外地律师出面,四月十一日经律师出面到福州市第一看守所查询,才得知二月二十五日国保支队就已偷偷的非法下了逮捕令了,而再次不通知家属。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律师先给经办人林峰打了一个电话,得到的回答说他不是林峰。律师和家属就到国保支队(福州市永安街从佛教学会正门进去,四楼是国保支队),值班人员只让律师一人进去。这时那个拿着林峰手机,自称不是林峰的人,也及时的出现了。对律师谎称说:律师打错电话了,他不是林峰。说完也不走,故意的在旁边转来转去,听律师和值班人员对话。

律师向值班的要求见国保支队长,值班人员说不能见,并有意刁难律师,要求律师拿单位介绍信。律师说突发事件到哪去开证明。最后律师只好再次提出要见经办人林峰,值班人员还是说没有林峰这个人。面对这种有意刁难和无理侵权,律师正告他说要上网曝光此事,值班人员马上改口说,林峰不在出去了。律师就把联系电话号码留下来给值班人员说:请转告林峰,说他要见当事人左福生,叫林峰打电话和他联系。

律师和左福生亲属又赶到福州市公安局,门卫不让进,只能打电话,用电话找到督察林萍(电话:0591-87026675)。林萍先问是谁叫律师打电话找他的,后又推说他是法制处的,这事要找督察处的,督察处值班室一位姓郑的接了电话,听了律师和家属的投诉后回答说:他们了解一下情况。

律师和家属又赶到仓山检察院,三个门岗值班的听了他们的来历后,异口同声的说:“左福生这个案子肯定没报到我们这来,要不我们怎么没听说过”。后仓山检察院信访办一位姓陈的控申科干警接待了律师。经查证,逮捕令是二月二十五日下的。那三个门卫不再说话了。接待员经电话请示后同意受理此事,律师写了一份《请求依法监督和纠正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在刑事诉讼中的侵权行为》交上去。对方说三天内答复。

当天下午,律师和家属又到市公安局打电话找到那位姓郑的督察值班,得到回答是:他已打电话到国保支队,这是他们的事你们去找国保支队吧!左福生亲属问:“我上次来找你们,你们不是说叫我让律师出面,走法律程序吗?我今天请律师来,法律程序却走不通,我们向你投诉国保支队的违法行为,你们不履行你们的职责出面监督纠正,却要把我们推回去找国保支队,你们就这样对待公民的投诉吗?”他说:“你可以保留你的权力,可这事是国保支队负责,去找国保支队”。这样又象踢皮球一样,把律师和家属又踢了出来。只好打电话到国保支队,值班接的电话说林峰不在,办公室门是关的。律师只好再次带着无奈,离开了福州。

福州国保支队在左福生的整个案子中,行动诡秘、偷偷摸摸,象做贼一样。他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呢?怕见光的呢?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因为他们非法绑架好人,见不得人。所以才偷偷摸摸的怕人知道。

左福生原福州铁路分局干部,曾担任过福州铁路分局招待所所长、武夷山铁路山庄总经理。工作认真负责,把单位管理的井井有条。管理能力有口皆碑。至今单位的人谈起他还称赞他是个很有管理能力的人。

特别是修炼法轮功后,他用真善忍来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的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处处要求自己做个好人。

但就这样一个好人,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被非法绑架劳教。之后,单位有能力也不用他,上班也不分配他干活,让他每天一个人呆坐在办公室里。

在当今物欲横行,人情淡薄,不赡养老人的事比比皆是,而左福生却是个孝子。前几年他那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突发脑血栓,身体右半边不好使,吃一顿饭洒的满地满身都是,他就把老人接来细心照料。他从不嫌弃,一边上班一边照顾母亲。老人没牙,他就按老人的口味去做饭菜。怕老人吃不动,都要用高压锅压一下。老人爱吃鱼,就把肉挑出来给老人吃。

就是这样一个只想做一个好人的孝子,却屡遭中共警察抓捕迫害。今天又面临着被非法起诉判刑。

现左福生家属再次呼吁福建省、福州市各级有关部门,关注此事。立即纠正国保支队及林峰的违法行为,并对相关人员给予处理。立即无条件释放左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