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修自己 走好正法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回顾自己多年正法修炼的经历,走得跌跌撞撞,若不是有我们师父这样洪大的慈悲,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如何能走到今天啊!看看自己这么多年出现的各种问题,仔细想想其实就是很多时候忘了“修”,没有了修炼的概念,表面上法我也一直在学,但入没入心,有没有对照法踏踏实实修自己这就是问题的实质。师父在《再精進》告诉我们:“现在都这样做,开始修自己。”我想,师父是提醒我们正法时期也不要忘了我们最基本的东西--修炼,修自己。下面我就谈谈我对“修自己”的一些认识。

一、修自己

前些天,回A市和同修们交流。因为以前在A市工作,和同修配合了很多年,同修互相间都很了解,同修善意、直接的给我指出来:你上次回去前,你信誓旦旦的说要参加B市的集体发长正念,怎么就食言了呢?我羞愧得无地自容……我当时一下想起了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上的一句话:“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

从表面原因看,我在B市工作较忙,前一段时间要写真相文章,只能利用下班时间来做,念头中想:再参加发长正念,时间就不够了,反正有其他同修在发,发长正念应该让不上班的老年同修更多的去参与,我还是算了吧,就这样,我就心安理得的不参加了。

仔细回忆,恰好那段时间,我的状态很不好,学法极度犯困、整点发正念几乎发不起,睡下就睡过头,写真相文章困难、干扰重重、在个人修炼方面反复犯错……

同修说:大家都在发长正念,邪恶到处躲,你不发不是只有往你这里来躲了嘛……我这下才慢慢明白我为什么是那个状态了。

这件事在羞愧之后,我想我真得想想自己为什么不能严肃的对待修炼中的事了,为什么食言?为什么把自己看得特殊?表面上只是没有重视发正念,没有参与到大法弟子的整体行动中来,但向内找才发现是没有修自己。

其实正法修炼中的任何事情都是我们修的过程,我不去做到,只把事情停留在思想和口头上就真的没有修自己,没有用“真、善、忍”来严格要求自己,要说我明不明白发长正念的重要性呢,我原来自己也单独发过长正念,也有切身体会,我看的同修交流文章也多,也记得到,我在劝别的同修要多发长正念时,口若悬河,旁征博引,似乎很有说服力,但我犯了一个关键的错:只用法去要求别人,去修别人,没有把自己放在其中,没去做到,没有修自己啊,比如在集体发正念这件事情上由于我长期没修自己,都不知道那些不正的念头是干扰了,已经分不清好坏了,错把错误的念头和观念当成了自己。

回顾自己这近两年的经历,在个人修炼上,人心难断,执著难去,特别是色欲心,从不经意放松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去看了很多不该看的东西,反复犯错。其实也是一样就是没修自己,没把自己当修炼人,在世间这个大染缸中迷失了自己,被假相迷惑,忘了修,忘了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仔细想想,我看别人在这方面有执著的时候,看得很清楚,如果要叫我去和别人交流如何去色欲心,说不定我也会说得头头是道,但在我自己这里就很水了,我在犯错后一次一次的痛悔,但我总觉得去不了。现在看来就是不重视,没落到实处,没做到在一思一念中实修自己,所以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老是走不出来。

我发现我真的开始向内找自己,修自己时,我内心其实是充满了感恩和愉悦的。回到B市后决定要踏踏实实的去修,做什么一旦做了,就争取做好。我开始认真对待集体发正念,视为己任,不再觉得是可发可不发,发正念时,头几天觉得很难,但我认识到这也就是克服困难,修自己的过程。这两天已开始逐渐好转,在色欲心这个问题上,我在同修面前把自己做的不好的事说出来,决心从一思一念入手,平时就不放任和滋养它,一点一滴做到,在其不表现的时候也不放松,重视持之以恒的用正念清除它,就不会象以前一样平时积多了,到时过不去。

我知道我本性的一面是渴望同化“真、善、忍”的,真的是想成为师父所希望的那种“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的大法弟子。其实,在人世间所有不好的思想、观念和各种执著,我本性的一面是排斥和反感的,只是在这充满败物、业力、险恶的世间,我们随时被污染,本性随时被败物包裹,不能显露。而我今天明白,要想时常都能保持正念,想得起自己是一个修炼人,让真我本性主宰自身,唯有不断同化法,对照法纯净的去修自己,做到才是修。

二、修自己 不把眼睛盯在别人身上

我认识到如果我们不修自己,老去看别人、修别人,从小处说,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就会迷失方向,因为老去看别人时是看不到自身的不足的,同时会被别人正反两方面的表现所迷惑;习惯于修别人时,自己是不会向内找的,自己就很难归正,人心执著迟迟不去,问题堆多了我们个人的修炼之路就可能“布满坎坷,荆棘丛生”。

从大处和整体来看,不修自己,就会给我们整体造成很多漏洞,因为看别人,不管是看到别人好,因此而夸赞和崇拜、学人不学法或是看到别人不足因此而相互瞧不起或相互指责都会害了同修,都会被邪恶钻空子制造矛盾。

我发现不修自己容易产生在同修之上的心,瞧不起同修的心,这是最容易产生矛盾的。过去,经常有同修认为我法理清晰,口才也好,我就把握不住自己了,真的以为自己是可以指导别人的人了,因为高高在上的去“指导”别人,经常无意中伤害别人。在A市时,大家配合得还行,有同修的理解和宽容,问题不是很明显,但到B市后,问题变得突出和尖锐,因为习惯于去找别人,表现出来就是揪住别人的错误不放,埋怨、指责,而此时我还以为一直在“帮助”同修呢,因为把同修的不足看的很大,内心中产生了瞧不起别人的心,言谈举止之间就会自然流露和表现,和我接触的一位同修因此难以忍受,旧势力趁机在我们之间制造了很多难以化解的误会和矛盾,在这个问题上,使我吃了很多苦头。我自己也感到受到很大伤害和打击,有一段时间跑到了另一个极端,看到什么都不愿说,不敢说了,心灰意冷。我在挫折面前也向内找过,表面也变得越来越谦逊,不再“锋芒毕露”其实挖挖根,自己并没完全吸取正面的教训,也找了一些负面的教训,那就是常人的圆滑和世故,不愿得罪人,以此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事实上人心掩盖了,并没完全去掉啊。

我后来悟到,师父要我们修自己,也并不是对别人不管不顾,是转变不向内找的观念,转变一遇到问题首先找别人原因的不好习惯,即使看到别人实实在在的不足,也应先想一想,别人的状态是不是在提醒我什么,找到自己的原因,真看到同修有什么问题,我们还应本着为同修负责,为整体负责,当面的,善意的给同修指出,但不执著同修的执著和交流的结果,我觉得这也就是在修自己。

还有,只有修自己,不把眼睛盯在别人身上,默默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我们才能不心生妒嫉,才能在任何环境与别人配合好。其实同修之间的配合和在常人工作环境中的配合都是一样。我以前自己觉得自己能力很全面,单位上,别人也经常夸我有才能,于是我不清醒时常把自己和我们经理比,觉得他很多方面不如我,付出也不如我多,我嘴上什么也不说,也不表现,但思想中经常冒出“取而代之”的念头。后来发现经理经常在我面前说一些“敲警钟”的话,我听了很不舒服,而且时时提防我,一度关系很尴尬。

后来我在学《转法轮》学到妒嫉心那一节时,才发现,我老去和别人比,瞧不起别人,和申公豹瞧不起姜子牙有什么两样呢?原来这是多么强的一颗“妒嫉心”啊,哦,原来叫我看到别人不足,是要我修自己,修去那颗妒嫉心呀。后来,我主意识很强的排斥那种“取而代之”的念头,要求自己一定要谦逊,真诚的尊重别人。既然安排我做经理的下属,我就要演好这个角色,无条件的修自己配合好别人,以积极良好的心态,默默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工作,我的心一归正,再看经理,就发现经理有很多优点了,觉得他能管理好这样一大帮子人心各不同的团队,其实是挺了不起的。我一变,经理就变了,对我信任起来。一天,公司聚餐,经理肯定了我的能力,并对我说:“你是一个很本份的人。”我听了很汗颜,幸好有大法让我及时归正,大法弟子可别在别人眼里成了那种“野心勃勃”、“牢骚不平”的人啊。

三、踏踏实实修自己 才能成熟

另外,不修自己从修炼角度来说,我们没有达到大法修炼者的标准,在以前的海外讲法中师父给我们讲过:“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从正法角度来讲,不修自己、看别人也是我们迟迟不成熟的一个表现,会拖延正法進程,给邪恶找到迫害同修的借口,给我们整体造成损失。

这些年我们看到大陆很多地方走在证实法前列的协调人、负责人被邪恶迫害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地很多同修把他们当成了榜样、在重大问题上不少同修总是看他们怎么说,怎么做,把协调人和负责人特殊对待,看人家做的好就崇拜和依赖,人家一旦哪没做好又走到另一个极端:埋怨和指责。

就是因为学人不学法,还不会自己在法上独立思考,自己没修,没走出自己的路来,没有自己从内心升出对法的坚定,迟迟不能成熟,所以才被邪恶抓住把柄迫害这些同修,而这些同修一旦被迫害,无一例外的在当地同修中总是会造成大的波动,典型表现是不少人会表现出用情和人心来对待魔难中的同修,有六神无主哭泣流泪的,有对法疑惑的:他修(做)的这么好?怎么也会被迫害(或早走)啊?有因此而害怕不修,不做了的,有抱怨的……而不是用坚定的正念,来加持同修、解体迫害……其实就是我们没有修自己,用人心害了同修,反过来又被邪恶抓住把柄造成这样的局势来所谓“检验”我们是不是实修、真修的大法弟子。

不过通过一次次的教训,通过学法,通过更多同修间的交流,有越来越多的同修越来越成熟了,知道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找自己的原因,修自己,去掉对法的疑惑从而对法升出无比坚定的心,现在有更多地方的同修在任何情况下坚持发长正念,就是更多同修走向成熟的表现之一。

四、修自己 要摆正修的基点

我发现这些年我在修自己方面存在着一个误区,我在向内找我自己为什么很多心反复难去的原因时,也看到自己也不是完全没修,也不是没努力过,后来我认识到,我在去这些心时有一个很不纯的因素:为了不被迫害!

迫害已有十一年了,目睹了太多惨烈的迫害,我发现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同修无意中形成了一个观念,把如何不被迫害到当成了修炼的目地,一旦有同修被迫害,最初大家都会去找他(她)心性上的原因,有哪些心没去,有哪些执著没放下,因此被邪恶迫害了,哦,我们应尽量去掉这颗心以免也被迫害,后来大家又认识到我们不能去找魔难中的同修的原因了,我们只能无条件找我们自己的原因,在这其中修自己,这是对的,但很多同修内心中有一念还是没变,这一切还是为了不被迫害。

我这颗心也很强,强到后来都意识不到了,所以出现迫害形势时,局势紧张时,我会努力向内找,加强发正念,表现很精進,局势一宽松,我就想可以放松放松了,一放松执著马上就膨胀,就又在个人修炼问题上反复犯错,自己觉得人心太难去,邪恶也找到借口抓住把柄,反复制造严峻的迫害形势。

和同修交流时,有同修也说到这个问题,时间久了,我们忘了修炼的真正目地: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返本归真,返回到新宇宙真正的美好家园。

修炼基点不纯,就是假修,假修不在法上,没有法的威力,如何能有效去除那些人心执著呢?

作为大法弟子来说,不管有没有迫害,我都应该踏踏实实的真修,去除各种人心执著,纯净自己,以达到新宇宙不同层次的标准,这是我们无条件该做到的,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是从来都没变过的呀。

是啊,我想,我们真的摆正了修炼的基点,我们才不会这样被动的 “被逼着修”,人心执著才不会这样难去,我们才不会把冲着我们人心来的假相——迫害形势看得这么重,修炼的路上才不会有那么多时好、时坏的不在法上的表现,我们的修炼才能持之以恒啊。

结语

修自己,只有简单的三个字,但我觉得内涵很深,时时不忘自己是修炼人,不被人世的名、利、情干扰,不被诱惑带动,不在惑乱中迷失方向,什么事想的起修的因素,本着修炼的基点做好一切证实法的事,这才有威德。修炼实践中我们看到时时做到这一切在这红尘乱世中还真不容易,可是不管表面怎样难,还是有很多同修都切身体会到:学好了法就不难,法无所不能,是我们走向圆满和未来一切的保障,当我们溶入法中,心中有法的时候,我们就能经常保持清醒,就能时时处处想的起:修自己,踏踏实实去做到,做好三件事,就能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