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刊》对我的帮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我是在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迫害后有幸走入大法修炼的,我家亲属有修炼法轮功的,我出于好奇借来了《转法轮》看。在我第一次看了《转法轮》后,觉的这本书简直太正太好了,我就决心修炼大法。

师父的法是我人生的指路明灯。《明慧周刊》里同修的交流文章是我的一面镜子。

我是二零零二年才看到《明慧周刊》的,自我得到《明慧周刊》一直到今天,我都是期期看,从中学到了很多宝贵的方法,把自己当成一块海绵,吸收同修总结出来的好经验。从同修那里首先学会了怎样发好资料,开小花,凡是同修写出来做好三件事的好点子我都会学着去做,确实很好。我感到事半功倍。

可是我知道有的同修很少看《明慧周刊》或不看,经我劝说有的看了,不看的我会继续劝说让他们看的。不看《明慧周刊》太遗憾,太可惜,损失太大,将来肯定会后悔。

我有一天刻录神韵光盘,刻了差不多一半时,刻录停止并报出“刻废”。我就取出这张盘,放到一边,重拿一张刻录。头一天也刻废一张我销毁了。当我拿起这张“废”盘时想,昨天废了一张挺可惜的,今天这张又没刻出来。这时我突然想到了前几天同修在《明慧周刊》里提到与 “废”光盘沟通后,当时光盘放出了光,而后光盘能刻了。想到这我也和这张盘沟通,当时没看到这张光盘有任何变化,我想不见的都一样,没变化也能刻出来。我先刻别的盘,最后再刻它。

最后再拿出这张盘刻时,盘又从头开始刻录一直到整张盘刻好。我当时真是感慨很深。大法弟子用正念,什么奇事都能出现。

我也是个老弟子了,可是困魔对我的干扰还是很大,特别是每天早起炼完功,发完六点的正念后,总想再睡会儿,有时一睡就是两三个小时,这两三小时本是我定的学法背法的宝贵时间,每当我又躺下睡时,慈悲的师父总是在梦中点化我不该睡,可我一直没做好,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恨自己不争气,想做好可就是正念不足没有突破困魔。

那天我看了同修正念除困魔的文章后,受到启发。师父说:“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实我告诉大家,他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思想作指导,就想那么戒不太容易。作为一个修炼人,你今天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转法轮》)

受同修修炼体会的启发,遵照师父的法,把它当作执着心去一去,这样一做还真管用。这几天不再睡了,困意也没了。谢谢同修做的好和写出的好文章。

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