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如何对待过错和责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康熙是怎么对待自己的过错的?事情发生后,他是如何对待自己应该负担的责任的?下面是他在《庭训格言》中的两段谈话。

训曰:凡人孰能无过?但人有过,多不自任为过。朕则不然。于闲言中偶有遗忘而误怪他人者,必自任其过,而曰:“此朕之误也。”惟其如此,使令人等竟至为所感动而自觉不安者有之。大凡能自任过者,大人居多也。

翻译:凡人怎么能没有过错呢?但人有过错,大多不承认自己有过错。我却不是这样。在平时言语里偶然有遗忘而误怪他人时,一定自己担当过错,说:“这是我的错误。”只有这样,让他人竟至于被感动而自觉不安的都有。凡是能担当自己的过错的人,大多是高尚的人。

训曰:曩者三逆未叛之先,朕与议政诸王大臣议迁藩之事,内中有言当迁者,有言不可迁者。然在当日之势,迁之亦叛,即不迁,亦叛。遂定迁藩之议。三逆既叛,大学士索额图奏曰:“前议三藩当迁者,皆宜正以国法。”朕曰:“不可。廷议之时言三藩当迁者,朕实主之。今事至此,岂可归过于他人?”时,在廷诸臣一闻朕旨,莫不感激涕零,心悦诚服。朕从来诸事不肯委罪于人,矧军国大事而肯卸过于诸大臣乎?

翻译:以前三藩没有反叛之前,我和议政的诸位王公大臣议论削藩的事情,其中有说应当撤销的,有说不可撤销的。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撤销他们会背叛,即使不撤销,他们也会背叛。于是定下削藩的建议。三藩叛逆后,大学士索额图上奏说:“以前议论三藩应该撤销的人,都应以国法处分。”我说:“不可。在朝廷议论的时候说三藩应该撤销的,实际是我主张的。今天事已至此,怎么能把责任推给别人呢?”当时,在场的诸位大臣一听到我的旨意,没有不感激涕零、心悦诚服的。我从来做任何事都不肯把罪过推诿给别人,对于军国大事怎么能把责任推卸给诸位大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