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学生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八零后出生、从小学习优异、周围人们心目中公认的好学生。学习之余,总爱思考一些人生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人一生拼搏为了什么?课余时间,我看了大量的各类书籍。随着知识面的扩展,解释不了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一九九八年我在书店看到了《转法轮》,只看了两页,我头脑中的问题就象一扇扇门一样打开了。“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从此,我走上了生命返本归真之路。说真话,办真事,与人为善,遇到矛盾向内找。随着不断的实修,道德水平不断的提高,才发现原来生命是如此美好。在学校,我踏踏实实学习,拿了特等奖学金,与同学关系融洽。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为了向政府和人们讲清真相,二零零零年底,我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去了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来后,非法关押半个月,学校领导担心影响自己的利益,违反学校规定做出勒令退学决定,欺骗我父亲说只是暂时离校,将来还可以复学,我父亲签了字。同宿舍的七个同学知道后一起找学校领导保我,没能留下我。

回到县里,县里中共领导想将我做个典型,把政法、妇联、教育局、共青团的、乡政府的凑了二十几个人成立了三个所谓帮教小组,跟我所谓的谈话,我说我去北京只是想向政府说句真话,他们都不说话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被太原小店刑警队绑架,非法关押到小店看守所迫害,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了绝食。绝食第六天,恶警开始给我强迫性灌食,给我戴上死刑犯的链子,戴上手铐。灌食时,恶警叫来七八个大块头的刑事犯,把我按在椅子上。我不配合他们,恶警就专门买来开口器和改锥,用改锥撬开缝,再用开口器撑开,每次灌食都是把上腭撑烂,满嘴都是血。有一次,恶警还把我的一颗牙撬掉半个,然后从嘴里插胃管,经常把胃管插进气管里,看着我呛的快不行了才拉出来从新插。以后每隔二、三天灌一次。


酷刑演示:摧残性灌食(绘画)

我一共绝食三十五天,称体重时,连上二十斤铁链,才不到九十斤。绝食期间,我都一直能拖着链子一个人走路,每到一个号房,我都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许多人都表示出去帮我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默默地在生活上帮我。

开始吃饭以后,出现病业反应,身上起了疥疮,整晚睡不着觉。号里的坏人折磨我,不让上厕所,冬天用胶鞋底在脸上、头上抽,强迫号里的人挨个往我身上吐口水,想着各种办法折磨我。

期间,家人听说我可以复学,一直花钱托人找关系往出保我,最后花了四万多元给中院和小店区法院,二零零三年大年前三天,恶党法院判了三缓四,我才回到家。过年后,我父亲拉着我找学校领导、找县里的领导,想让我复学,结果被象踢足球一样踢来踢去,没人给办。

二零零三年因在网吧上网浏览海外网站,被网吧老板恶告,我又被绑架进了晋中监狱。在集训队里,恶警指导员张峰指使杨万青迫害,让写所谓放弃修炼悔过书等“三书”,我写了二十多页真相信,揭露了坏人迫害我的事实,交给了监狱长,坏人杨万青被推迟了几批减刑,遭了恶报。

二零零三年六月晋中监狱开始了所谓的“百日攻坚”,强迫法轮功学员看邪党的造谣录像,制造恐怖气氛,强迫法轮功学员罚站,用棍棒打。七月十几号,恶警指导员边永庆指使犯人强迫我们罚站。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绝食。第六天被灌食。七月二十三日,监狱长找我谈话,我提出要求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罚站。下午不罚站了,我才开始吃饭。七月二十二日晚上,原平县法轮功学员刘接运在八监区被恶警指导员韩小亮指使坏人曹文爽等迫害致死。当天晚上雷电交加。恶警为封锁消息,不让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下楼打水打饭,不让说话。

出狱后,我从车间工人做起,经过努力,成为了企业的技术骨干。

二零零七年六月,又一次被恶党绑架,我绝食抵制。恶警马春锁指使几名犯人给我灌咸盐水,把我倒着提起来把头栽进脸盆里折磨。所长张雨生在给我灌食后,又用胶皮管打。绝食第六天,恶警把我拉到尖草坪分局地下室非法审讯。一会儿他们说公安部的人来了,进来十几个人,扛着摄像机拍摄,我为了不让他们拍摄,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和我一起被绑架的还有六名南方法轮功学员,有名是深圳的,在太原做生意,当天也在尖草坪分局地下室被非法审讯,恶警轮流审讯五天五夜,不让他睡觉。

绝食第八天晚上,我出现休克状态,送到医院抢救了过来。所长张雨生赶到医院后,又气急败坏的用拳头打我。

知道消息后,父母马上去派出所、公安局要人,主管案件的负责人躲着不见我父母,后来我父母被强行拉上警车,在小东流派出所扣留了半天。我母亲受到惊吓,出现了精神问题,在精神病院住院治疗,直到我快回到家才稳定下来。

从二零零七年六月到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两年半的非法诉讼过程中,恶党操控法院两次非法开庭,第一次在几名律师的有力辩护中,审判长和公诉人哑口无言,躲到庭外商量了一会儿,草草休庭。这一休庭就是一年半。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法院再次开庭,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转到晋中监狱迫害。

恶警安排段建平包夹,经过全面讲真相,他也开始看书学法,经常给法轮功学员传经文,后来被坏人打小报告,被关了禁闭,在禁闭室被大队长邵长华用胶皮管殴打。

二零一零年七月,晋中监狱又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大面积迫害,我和李永安被强迫罚站四天。李永安是侯马人,六十一岁,被非法判刑七年,刚到八监区,二零零九年冬天恶警武长青指使坏人宋明峰和王国忠折磨李永安,在大院里将两块砖立起来,强迫李永安站在上面,不让上厕所,殴打,不让法轮功学员和他说话。最后都没达到目的,相反使很多常人看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人的卑鄙手段和法轮功学员对法坚如磐石的信念和大善大忍的胸怀,从而默默的支持法轮功学员。李永安经常晚上炼功,恶警发现后,早上起床后罚站,给一个监室的常人和组长施压。

九监区的奴役劳动是制锁,有法轮功学员将写有真相的纸条放在包装内发到厂家(三环牌)后,被厂家举报,被关禁闭迫害。因不向邪恶妥协,不写检查,被延期关了三十七天禁闭,冬天不让送厚衣服,不让吃饱。

十三监区恶警教导员张峰从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晋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他指使坏人米文明(米六)和一个精神病迫害法轮功学员丘士仁,用胶鞋底打脸,殴打,致使丘士仁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

我回家后,县里、乡里经常去我家,以所谓“慰问、回访”为名进行骚扰、监控,限制我出行。经过考虑,我决定顶着压力,外出打工,现在一家小企业工作。

把我这几年遭受的迫害写出来,在全世界曝光它,为的是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的邪恶,看清中共的邪恶,分清善恶。

襄汾县公安局政保科 柴吉山(恶徒,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13935775558
政法委办公室 田健(有点同情法轮功学员的遭遇) 13593535889
南辛店乡人武部 王伟民(可救) 13593516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