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离大法 摔大跟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十二年来跌跌撞撞的修炼过程,使我真正感悟到修炼的严肃,师尊的无量慈悲与威严,大法的神奇,以及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所担负的重大历史责任。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真正度一个人很难,可是毁一个人就极其容易。你自己心一不正,马上就完。”现在我将自己修炼中的一次教训写出来,题目是:《偏离大法,摔大跟头》。

我从一九九九年八月份开始,因为媳妇快要生孩子了,我一心忙着准备做奶奶。九月份孙子出生了,就忙着带孙子,基本停止了修炼。二零零一年,自己因拉肚子急诊住院,虽然只住了一夜,第二天就出了院,自己也不去悟这是为什么。二零零二年我脸上浮肿,身上软弱无力,跑到省医院做各种检查,花了六百多元钱,也没查出什么病,只说是缺铁性贫血,开了补血的药吃,又跑進打太极拳的队伍里学打太极拳,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把自己降为常人。那两年身体上的病痛和家庭中的争吵经常发生。我从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三年七月,整整四年基本没修炼。

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师父安排我又与老同修联系上了。她每周给我带来《明慧周刊》及真相小册子,与我一同学法、交流,我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的队伍,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修炼路上摔了一大跤。由于中共邪党对大法的造谣、诬蔑,使一些常人对大法不相信、不理解。由于在修炼大法前,我皈依过佛教,修炼大法后对不二法门认识不清,我想对常人说大法真相,常人不信,我就用庙里佛教中一本书发给世人,世人总相信观音菩萨吧?一天我正巧在街上碰到一位熟人,是开小印刷厂的,她说印一千张要七、八百元,我说过两天请她印。就在说这话的第三天,是二零零四年十月三十日,星期日早晨八点多,我牵着孙子从小街上买早点回家,快到家了,在下坡处水泥路上,我突然右脚向前一滑,身体向后一仰,重重地摔倒在水泥地上,自己感觉是“啪——”的一声巨响,后脑勺就象铁锤砸在石头上似的。孙子吓得大哭大叫。

我当时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躺在地上爬不起来。过了半分钟,我头脑清醒了,立即想到:“大法弟子不应该出这种事啊!”当时后脑热辣辣的疼。我坚定的想:“头没有问题。要是有问题,我怎么学法炼功?怎么发真相资料?决不会有问题”。当时腰也很痛,伸不直。我坚持从地上爬起来,弯着腰,带孙子走上楼回家。刚坐下,我侄子来了。我说你来得正好,拿出早准备好的真相小册子给他看,告诉他法轮大法好。他说:“我知道了”,就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不用,马上会好。侄子走后,我儿子接到孙子的电话也赶来了。他说:“明天星期一,我要去学校上班,星期六才能回家。这一个星期没人管你,你不去检查,我不放心。”这时我常人心出来了,心想真的是骨折了也要治,于是我跟他去了医院检查,腰部拍片说是脊椎骨压缩性骨折,头部做CT片说是没有问题。医生开了口服药,交代说要卧床两个月,不能乱动,否则压迫椎管内神经会造成瘫痪。我心想:“我不是常人,是修炼人,你说的不算”。儿子请的士把我送到女儿家养伤。平躺在床上不能枕枕头,从背部到尾椎剧烈的疼。

躺在床上,我开始反省自己,是哪里做错了。我就想起叫朋友复印佛教中一本书的事,我悟到我错了,救度众生要靠大法,观音菩萨自身也面临重新摆放位置的问题。师父早在《转法轮》的第一讲就说:“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我之所以会摔这个大跟头,就是因为我学法太少,偏离了大法,我忘了自己是大法修炼者,一遇事就用常人的思维习惯;同时也暴露自己没有坚定信师信法,认为常人不认同大法就用寺庙里的东西来搞,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就告诉我们修炼要专一,在修炼中都要讲不二法门,我违背了师尊的教导。印刷厂的人说印一千张《某某经》要七、八百元,我这次拍片子、做CT、开药就用了七、八百元。

想到这里,我非常痛心。我想努力弥补,每天用两手支着读《转法轮》,七天读完了九讲。第八天我坐起来炼静功。到第十二天我能起床,生活自理,还帮女儿拖地板。到第二十二天我就接送孙子上幼儿园。有一天在幼儿园碰见这位外科医生接送他的儿子。他很惊奇的问我:“你怎么就起来了?多少天了?”我说:“二十多天了,我已经好了。”他觉得不可思议。我孙子同学的奶奶,零四年七月被摩托车撞骨折,到零五年冬天才能起床活动。

这一大跤给了我很大教训,我认识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修炼的路很窄,偏一点就会掉下去。我把这个教训写出来,与诸位同修交流,让我们学法、学法、多学法,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共同精進。

请同修们在法理上给予指正。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