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世梅在云南女二监遭种种残忍虐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文山州方世梅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三年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五年,被秘密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在狱中被四次关“禁闭室”长达一年多时间,被灌不明药物、长期罚坐小凳子;长时间罚站、反铐、群殴,身心受到摧残,后被保外就医,家人从禁闭室领回。

方世梅今年四十五岁,原云南省文山州烟草公司职工,自幼体弱多病,二十六岁那年又患上类风湿关节炎,导致关节变形,到处求医也没有好转。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多年的类风湿关节炎痊愈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使她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决心。她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时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在家里孝敬父母,管教孩子,尽到做女儿、做母亲的责任;在社会上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一、由于坚持信仰,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方世梅女士坚持信仰,二零零零年底,被文山县政法委、“六一零”、警察六、七人闯到家中进行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文山州、县“六一零”举办第一期洗脑班,方世梅女士为抵制这种侵犯信仰自由的违法行为,离家出走,后来单位配合“六一零”找到她后强行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同年三月、九月分别办的第二期、第三期洗脑班时,方世梅女士又再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邪恶使尽各种方法妄图迫使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强迫她接受歪理邪说,邪悟犹大也对她进行围攻“转化”,但都无法动摇她的坚强信念。

方世梅女士从洗脑班回到单位后,文山州、县“六一零”、国安还继续对她进行监视、跟踪、窃听电话、多次上门骚扰、恐吓、威胁。并且对其亲人和单位领导加压力,致使方世梅女士无法安心工作和正常的生活。于二零零二年初,再度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于昆明。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晚,昆明市国安、警察、“六一零”和文山国安等二十多名便衣强行闯入方世梅女士租住屋,气势汹汹的把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上,强行用手铐铐上,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师父法像、随身VCD一台、手机两台、手表一只、录音机两台等私人财物。并将方世梅女士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昆明市国安局招待所,私设刑堂,把她铐在椅子上刑讯逼供到天亮,第二天早上非法送往文山县看守所关押。在此期间,单位配合“六一零”人员,以方世梅女士修炼法轮功为由将她开除工职。

二零零四年初,被文山县法院冤判五年,同年三月底被秘密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进行非人的酷刑虐待和精神摧残。

二、关禁闭、罚坐小凳子折磨

按照《监狱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监狱对犯人的处罚只有“警告、记过或者禁闭”三种方式,第十四条明文规定:监狱的警察不得”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罪犯”,不得“侮辱罪犯的人格”,不得“殴打或者纵容他人殴打罪犯”。《监狱法》还规定“对罪犯实行禁闭的期限为七天至十五天”。可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对一个修炼“真、善、忍”的正直善良的弱小女子方世梅,进行的迫害几近疯狂。

方世梅女士开始被关在五监区,二零零四年,监狱派五监区狱警杨欢等到北京学习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回来后不久杨欢就被提升为集训监区副队长。二零零五年少数警察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向上司邀功,绞尽脑汁,用各种恶毒手段从精神上、肉体上摧残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坐小凳子

二零零五年三月,恶警们对方世梅进行“严管”:每天罚坐在小木凳上十七个小时,不准动。炎热的夏天晚上睡觉也不准挂蚊帐,监舍十几人,就只有法轮功学员不得挂蚊帐,常常被蚊虫叮咬的难以入睡,皮肤被叮咬的起小红斑。每天还遭到恶警郑频、孙宁爽等诽谤大法、低级不堪入耳的声嘶力竭的吼骂,连监舍的犯人都受不了,远远见到她俩,就说“轰炸机来了”。

随后狱警把方世梅关进禁闭室(不准与人接触、与人讲话、包括和包夹都不能讲一句话)。每天被强迫端坐在硬床板上十七个小时,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不准动,如稍有移动就要遭到“包夹”打骂,还遭到犯人罗忠红和杨明兰用脚后跟猛踩脚背。不准洗脸、刷牙、不准卫生用水、不准洗澡和换洗衣服,例假期也不准换卫生纸,每天只准上三次厕所,几个月不让换洗血迹、污渍内裤,头发结成“饼”,双下肢浮肿,全身都是臭味,包夹都受不了把鼻子捂上。恶警指使包夹每天限量只给一点食物,不得吃饱饭,使她整天都在饥饿中度过。每天还被强迫听诽谤大法的录音,邪恶把声音开到最大音量,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妄图迫使她“转化”。

三、进行“操正步”、长时间罚站等体罚折磨

经过长达半年的硬坐,不准动。杨欢又使用更残酷的肉体迫害:炎热高温的夏季,强迫她整天顶着烈日暴晒在水泥地上跑步、操正步,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六点每天十多个小时的来回奔跑、操正步,不让休息片刻。由于长时间硬坐不准动,四肢缺乏活动,突然又让她进行激烈的运动,“猛烈的一静一动”,使她身体全身乏力,受到极度摧残。

新胶鞋都跑破了,十个脚趾被磨烂淌血,因用力踢、跑,脚趾甲盖与肉分开,流出很多血在鞋子上,血凝固后,又磨在已磨烂的十趾肉上,疼痛难忍,几度休克。实在坚持不住想休息片刻,被恶警、包夹谩骂,并报告恶警杨欢,杨欢以此为借口,非要方世梅吃药,方世梅不吃,说:“你们这是往死里整,猛烈的一静一动,这会要人命的”。恶警杨欢喊来了六、七个犯人(刘跃新、罗忠红、杨再仙、李小二等等)对她进行强行灌药,因反抗吃药遭到毒打。杨欢说:“不吃药你就继续操正步、跑步。”杨欢又强逼她跑步、操正步。

连续折磨了十一天后,又强逼她坐在硬床板上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声音开到最大,又对她进行精神上的折磨。

二零零六年初又把方世梅女士从禁闭室转到集训监区,监区长丁莹叫方世梅进出办公室都要喊:“报告警官犯人×××到”。方世梅清楚对法轮功的案子都是冤案,就按自己的真实身份报:“报告大法弟子方世梅到”,这下惹怒了丁莹,她就叫分管的狱警周颖“教教”方世梅怎么喊报告。周颖把方世梅叫到监室强迫她长时间站立。罚站“军姿”是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最恶毒的手段之一,站姿要求双脚并拢,双手紧贴裤缝,挺胸,笔直站立,不准动,由于长时间站立,脑部血液循环受阻,下肢肿胀,导致头昏眼花、发黑晕,持续几十分钟或晕倒、休克。但是方世梅女士每天却被逼迫连续罚站十七个小时,肿胀的脚粗的象大象腿,皮肤绷得发亮,要想挪动一步都困难,上厕所都不能蹲下,稍弯曲皮肤就会崩裂,疼得发抖,就这样,方世梅被逼站了十一天。

四、遭群殴、反铐折磨

方世梅被罚站后,脚还在肿胀、疼痛,又要她做苦役,方世梅不接受这个被迫害的身份,抵制干奴工,拒绝干苦役,恶警孙宁爽又要罚站,方世梅不配合,自己就坐在地上。恶警孙宁爽就把监舍里的人都叫出去,然后叫进来八、九个专门行恶打人的犯人(刘跃新、纳惠仙、罗忠红、李小二、李林芬、杨再仙等),孙宁爽把门一关走了出去,犯人们一拥而上,对方世梅拳打脚踢,直到她难以承受,大喊:“打人了!”

外边的人听到喊声进屋,她们把方世梅高高举起用力摔在水泥地板上,方世梅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床上

连续铐了两天后,又把她关进禁闭室进行残酷折磨长达九个月,这是第四次被关禁闭。 四次被关禁闭的时间长达一年多。

五、损害中枢神经药物迫害

在禁闭室里,方世梅对值班狱警讲真相,讲《九评》,恶警杨欢气急败坏的叫来六、七个犯人把她按倒,骑在她身上,用透明胶封住她的嘴。

恶警用尽了各种恶毒手段,但丝毫未动摇她对“真、善、忍”的信仰。于是恶警杨欢想出了最毒的招:指使包夹在饭中暗暗伴入被磨碎的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吃了饭后,整个大脑象要裂开似的疼痛,整天迷迷糊糊,昏昏沉沉。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后来方世梅发现饭里拌了有毒的药物,就对值班狱警要求停止,姓吴的狱警说:“得看你的表现”,意思是写“三书”、“转化”就停止放药,否则就继续放药。方世梅拒绝写“三书”。

药物反应致使方世梅神志不清,变得痴呆木讷,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体质不断下降,身体极度衰弱,监狱怕有生命危险,最后以她精神有毛病强迫她办“保外就医”,通知家人从禁闭室领回。


在洗脑班参与迫害的警察、六一零恶人有:
文山州政法委书记:胡文清
文山州“六一零办公室”头目:聂战友、王卫:
文山州警察局国保支队队长:朱亚军
文山市“六一零” 办公室头目:米正光
恶人:刘光林 冉龙权 李康 李光珍
法院参与迫害二审审判长:周启明
审判员:魏自宾 何义龙
书记员:权文红
在女二监参与迫害的恶警有:
杨欢:集训监区副区监长(现任“教育科”副科长)
丁莹:集训监区监区长
管教恶警:孙宁爽 郑频 谢玲 景绒 周颖 王丽
使她入冤狱的直接恶人有:
文山市警察局国保大队队长:龙游 陈朝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