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的双眼被蒙住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二零零五年快过年时,一天中午我正在厨房做饭时,儿子走到厨房门口说:“每年都是三口人过年,今年可怎么过呀?”(他父亲被迫害刚离世不久)我忍住泪,安慰孩子说:“妈妈领你过。”

孩子的话引起我的沉思,这一切魔难对于真修的大法弟子都能过去,可是对于迷在红尘中的常人怎么过呢?特别是那些被共产邪灵迷惑操纵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和仇视大法的生命如果受到天理的惩罚时,他们的亲人又怎么过呢?我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去跟他们讲清真相。我决定以逐级上访的方式去讲。首先我多学法和发正念,调整好自身状态。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年后有一位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大法弟子指导我写了一份诉状,里面写了我们修大法的好处和被迫害的原因,还有“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以及大法在世界上的洪传真相。

二零零五年春天,我拿着这份诉状为被迫害致死的丈夫逐级到市政府各部门上访,最后被推到市检察院,一老年检察官看完我的诉状后,让我先坐那等一会儿,他拿着我的诉状就出去了。

过一阵儿他回来,刚走到门口遇到一人跟他打招呼,问他:“你上班了?头些日子听说你做手术了,怎么了?”他说:“做了个小手术,两眼长一层膜,医院大夫叫息肉,等长满了就看不见东西了,割完还长,等长满还得割,过一段时间得割一次。”

他还说他们那儿很多人眼睛都长。他们又说了几句话,他就进来对我说:“你先找你们单位解决,我们这现在正处理十年前积压的案子。”并指着我的诉状说:“我刚才也叫院长和我们这管这事的领导都看了,你只能找你们单位解决。”

我说:“单位解决不了我才来这的,你们如果也解决不了,你给我开封信我可以逐级上访。”他说:“我劝你还是别去了,信我不能给你开,你先回家把孩子带大,我给你单位打个电话让他们给你解决一下(我因被单位迫害流离失所后,又被非法除名)”

他拿起电话给我公司主管领导说:“你们单位某年某月某日被迫害死的某某某家属,你们想法给解决一下。她现在在这,我让她去找你。”他放下电话,把我的诉状递给他对面桌的年轻人,让她去复印一份他们存档。

我问他:“你知道你们为什么眼睛上都长一层肉膜吗?”他看着我摇摇头。我说:“你们作为检察官应该明察秋毫,真正依法办案,因为你们没有这样做,所以老天就用这种方式把你们的眼睛蒙上了。我也知道你的权力有限,不过你千万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你心里常念‘法轮大法好’会得到福报。”他看着我,点点头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