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我新生 我应该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

法轮大法给我新生

一九九六年四月老伴因病过世,我心中悲痛万分,顿感失去半座大山,整日恍惚悲戚。这时有朋友劝我修炼法轮功,我没动心,但听说能治病,就劝多病的姐姐修炼。我家屋外老有大法弟子炼功,我在屋内听到炼功音乐一响,心中的沉闷忧郁顿消,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于是,他们炼功我就听,慢慢的自己在房内炼起来。

终于在这一年的古历九月十八日正式走出来炼功了,也没有抱着什么目地,就是觉着这功好,跟着大伙懵懵懂懂就炼了。从此每天坚持集体学法洪法,坚持去体育场集体炼功,心中无比踏实,并很快从失去老伴的痛苦中走了出来。

通过炼法轮功,一身的毛病全好了,身轻体健,健步如飞,我感到自己年轻了,精神了,浑身是劲了,大法给了我崭新的生命,我们都沉浸在大法的美好幸福中,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千真万确。记得有一年,儿子在一家水暖器材店打工,客户买了一个家用水泵,大概有十几斤重,把它放入编织袋,然后往肩上一甩,这时袋子底破了,十几斤重的水泵借着甩力,正好砸在蹲在下面清理配件的儿子背上,一声闷响,儿子扑倒在地,一动不动,动不了了。但他记着我的嘱咐,危难时记得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他只这么一想,还没念出来,就感觉背心一热,爬起来了,一点事都没有。而当时那个客户吓得人都傻了,以为闯大祸了。大法救了我的儿子。

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奇迹就更多了,这里仅举一例:有一天我站在沙发上挂窗帘,不小心从沙发上摔下来,脚板脚背都快翻过来了,脚一下子变得乌黑,痛的不行,没法走了。我也没害怕,索性坐下来打坐,慢慢的竟还了原,没多久就好了。我的嫂嫂没有炼功,脚脖儿只随便崴了一下,拄着拐杖痛了好几个月,还在医院花费几千元呢。她看到我的情况后,也不得不惊叹大法的神奇。如果每个人都能沐浴在大法的浩荡佛恩中,该多好啊!

讲真相救人

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我在一次传递真相光盘时,被绑架,并遭受了酷刑折磨,被劳教一年半,后来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演化出一种强烈的病业假相,劳教所不敢收,我才重获自由的。经历了这一次大的教训,我们认真的切磋向内找,一致认为讲真相中,注意安全就是对法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不能光凭意气干事。于是我们继续投入到做协调工作讲真相中来,在这个过程中,怕心也越来越少。记得第一次出来发放真相资料,还没出门,心已怦怦直跳,一种怕的物质纠缠着我,我极力否定,却无法摆脱,最后我不管了,毅然的跨出家门。就在那一瞬间,怕的物质立即烟消云散,慈悲的师尊看到了我想要救人的决心,就将怕的物质给拿掉了,我一身轻松,顺利做完了我要做的。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智慧也油然而生。一次去步行街一个楼盘沿户发放真相资料,走到二楼一户人家,刚放好资料,门就开了,我也不慌,非常自然的嘟哝一句:“哦,走错门了!”便从容的离开,继续去别的地方发放真相。

我们也努力抓住机会面对面讲真相,前段,我的亲家母去世,来悼念的人自然就多,我也赶过去帮忙,心中想着救人的事,努力帮对方多做事,和人攀谈,趁机讲真相。在餐桌上人集中,我又开始讲真相,大家都很乐意听,三退并接受了护身符。可是席间有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叫着要去“举报”,我也不来气,知道他中毒非浅,就心平气和的跟他讲:老人家,中共邪党为达到迫害目地,不顾一切的栽赃抹黑大法,欺骗民众,就如同当年为整倒刘少奇给他安上“叛徒内奸”的帽子一样。但是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是无法回避的,如今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民众都在修炼法轮大法,得到褒奖无数,世界需要真善忍。您也信神,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做恶多端,必遭天谴,退出其组织,抹掉兽印保平安,不是好事吗?老人态度缓和了,表示不会去举报了。

每天就这么做着,觉的很平凡,好象没有什么好讲的,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事儿。我觉的什么也不用多想,就按师尊讲的救人,在平凡的每一个日子里,默默的去做好我们该做的就行。只可惜,我还做的太少太少,离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太远,比如“分别心”、“顾虑心”就是个例子。但我会尽力和同修们协调好,修去执著,携手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因为文化层次有限,我就谈了这些,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