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春玲自诉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按: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闫春玲,女,一九六三年出生。于二零零三年遭中共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闫春玲坚持信仰,拒不承认自己是犯人,长期被关在小号折磨。以下是闫春玲自述近期遭迫害的一次经历。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

我叫闫春玲,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曾被中共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二监区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上午,哈女监狱长包锐和二监区副大队长董岩,还有两个女干警进到我住的房间,当时我正在床上双盘打坐。她们进来,我没吱声也没动。董岩说:“来,闫春玲下地。”我没动。她说:“你看狱长来了,出于礼貌也得下地。”我说:“我尊重你们每一个人,你们到我家做客,我会招待你们。在这里,犯人见你们会立即下地。我不下地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触犯法律,更不是犯人。”边上的警察笑的拽一下包狱长的袖子,她们就出去了。

过了有十分钟,就听值道的犯人喊我,说陈大队(陈冬月)找我。我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当时屋里有董岩、陈冬月、胡裕楠、张璇四名警察,见我进屋坐在那里,陈冬月嗷的一声喊道:“站起来!我们都站着,你坐着?”我说:“你们别这样对待我,我没有犯罪,也不是犯人,我坚持信仰真善忍没有错。”

董岩喊道:“你说今天够不够给你押小号(监狱的狱中狱)的?”我说:“我已经和你们说了,我的行为不是针对你们个人,我是在抵制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我没有触犯国家法律。你们不能像对待犯人一样对待我们。”她们三个都急了,三人同时跟我喊:“我们看判决,……”我严厉的大声说:“你们别这样跟我说话,请你们尊重别人的同时给自己留后路。”陈冬月喊道:“我就这样大声说话,我就这样大声说话。”晃着脑袋坐在桌子上。她们三人说:“给她开押票,把她送小号去。”整个过程张璇在一旁一句话也没说。

一会儿上来三个巡逻队的警察,两个男的(不知道姓名)一个女的叫赵莉莎。赵莉莎说:“咋回事?”一男恶警察揪住我的衣领一把把我拽起来。我说:“你们别这样,我尊重你们每一个人。”那个男恶警说:“没事了,没事儿啊。”还朝陈冬月她们几个摆摆手,三人转身走了。董岩和张璇也出去了。我站着和陈冬月、胡裕楠说几句话又坐下了。

陈冬月说:“咋的,看他们走了,你又坐下了,是不是我俩不能把你拽起来?”我说:“不是,知道你们人多势众,但无论如何都不要这样对待我们,善待大法弟子吧,我们希望你们有好的未来。”陈冬月说:“你先回去吧。”

我回到监舍也就十分钟左右,陈冬月带了四个犯人,其中有王凤春、焦艳霞,还有两个不认识。陈冬月说:“是拽你,还是你自己下地?”我没动。王凤春一把我拽下地,拽着我往外走,拽到走廊大厅,我开始喊:“法轮大法好!”一路上我一直喊,一直到小号。

在小号,董岩、胡裕楠和小号的大队长张春华还有两个警察在那儿站着,她们看着四个犯人往下扒我的衣服,焦艳霞还说:“闫姐,别犟了。”最后扒的就剩内裤了,一恶警说:“把内裤也扒下来。”我使劲拽着,就没再扒。开始给我穿囚服。我一直在全力跟她们四人撕扯不穿囚服,并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这过程中王凤春多次打我、掐我,还抓住我往墙上撞,我大声问她们:“是谁指使你们这样干的?你们是在犯罪呀!”她们都不说话。张春华还把电棍触在我脸上威胁说:“你要老实点。”我大声说:“我正告你不要执法犯法。”她没再说什么,把电棍拿下去了,没放电。

酷刑演示:揪住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住头发撞墙

在小号的阴森恐怖又窄小的监室里,他们将我两手分铐在两侧的地环上,晚上十点才让睡觉,躺在冰凉的铺板上,两手也是那么铐着。十五天一直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什么都不让洗,也没有水。

酷刑演示:锁地环
酷刑演示:锁地环

小号里的气味难闻的刺鼻流泪,熏得他们经常开窗户,我坐在、躺在潮湿的铺板上更加透心的冰凉。脚上只穿了一双袜子,穿着塑料拖鞋,不准穿别的鞋。这期间,三月二十一日董岩去找我谈话,问我能不能穿上囚服在小凳上码坐。我说:“不能。”我向她要求要线衣、线裤,我说我来月经了,她答应晚上送来。给我送来的衣服上全都印上了“犯”字,我只好把衣服反过来穿了。

三月二十四日董岩和陈冬月又来了,这时我两眼肿的都要睁不开了,站那儿一会腿就抖得很厉害,两脚站不住,抖的幅度很大。她问我腿怎么了,我说有点不太好使。陈冬月说:“现在对你没别的要求,就是穿囚服,坐在床上也行,看见警察就下地,能不能服从?”我摇摇头。

她说:“你看你都啥样了,你说谁也没象你,说难听一点就是脦瑟大劲儿了,还给狱长唱歌,(二月十四日包锐、陶淑萍、崔红梅到监舍翻我的物品,我跟他们说别迫害我们,她们还继续翻。我说:“我给你们唱首歌吧。”我唱<得度>,她们说唱吧,唱吧,边说边走了。)你说你损失不大吗?你所珍惜的那些都没了。你摇头是什么意思,能不能服从管理?”我说不能。她们说就是你不穿,我们也有办法,你要还这样,还给你关小号。

三月二十六日,董岩自己带着四个犯人来了,把他们几个犯人关到屋外,然后问我:“你知不知道我来干啥来了?我来接你来了。那你得有个态度呀。”我说:“你给我送小号也没问我,就给我塞进来了,出去你还问我?!”她说你知道再这样还得给你送进来。然后就叫门外的犯人进来给我传囚服,我已没有力气挣扎。董岩就告诉包夹犯人孙秀芳随时给我穿囚服、打被摞、坐小凳。

从三月二十五日晚,闫春玲两脚就开始疼痛难忍,还不敢着地,常常半夜疼醒。大家建议起诉董岩、陈冬月、胡裕楠利用服刑犯人王凤春打闫春玲,脸都打变形了,现在都二十多天了还肿的很厉害,不敢想象当时是啥样。闫春玲从小号出来后,腿被迫害得晚上疼的难以入睡,常常在噩梦中痛醒。现在董岩还让两个包夹强迫闫春玲白天码小凳,穿囚服。实际上闫春玲被关小号,都是二监区大队长王雅莉一手构陷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