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咸阳市恶警刘撮劳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刘撮劳,男,四十多岁,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六一零)恶警。以下是刘撮劳于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二零零八年七月,恶警刘撮劳、夏小平、卢菊莹(女)等一伙六人,在陕西第二纺织机械厂家委会书记敬峰等人带领下(因安彩凤住丈夫单位房),以回访名义欺骗法轮功学员安彩凤打开家门,恶警夏小平象土匪一样,用脚跺坏安彩凤家卧室的房门,抢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及打印等物品和安彩凤老人省吃俭用的现金一万四千元。安彩凤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关押在渭城区塔尔坡戒毒所。之后安彩凤先后要钱三次,他们互相推诿,扯皮,就是不想给钱(至今未归还)。

二零零九年九月,刘撮劳、夏小平、卢菊莹和一个开车的等四个人(六一零),让陕西八方纺织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将法轮功学员马晓丽(女,一九六七年出生,原陕西八方纺织有限公司能源科配电室工人)骗至单位的公安科办公室,非法绑架到渭城区公安局。在这期间,陕西八方纺织有限公司公安科张渭阳带领夏小平、卢菊莹和那个开车的到她家非法将门踹开,翻箱倒柜,抢走电脑、打印机、DVD碟机等个人物品,中午马晓丽在公安局工作人员休息之时,安全走脱,至今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一零年五月刘撮劳、夏小平等人将法轮功学员折永平(又名吴桂珍,女,六十七岁,陕西省米脂县沙家店镇农民)和王学琴(女,七十一岁),送往渭城区塔尔坡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有好长时间不让家人接见。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她们在陕西民族学院家属区发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和神韵晚会光碟,被该学院保卫科科长构陷,文汇路派出所将她们非法绑架到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分局。

在这期间,刘撮劳、夏小平给米脂公安局打电话骚扰折永平的老伴和女儿,没有给本人或家属劳教书,而且劳教书上也没有本人或家属的签字。

刘撮劳、夏小平等人抢走王学琴的家门钥匙,在她家没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还有她老伴的工资卡和几百元现金(工资卡和几百元现金她回家后要回来了),把她的家翻了个底朝天。二零一零年十月,她身体非常虚弱,经医院体检有病(体检费是家属给的)不能再关押,渭城区拘留所所长苟文斌已伙食费的名义非法勒索三千元,才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五月,刘撮劳等人在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的情况下,绑架法轮功学员吕怡忠(男,六十六岁,工作单位陕西省咸阳市省粮食储备库(原一零零二仓库),现退休),先行政拘留十五天,后又转为刑事拘留二十天。可笑的是非法绑架吕怡忠的理由:咸阳市内多处墙上写有“天灭中共,退党保命,法轮大法好”的大幅标语,怀疑是吕怡忠写的。

在这次事件中,先是渭城公安分局国安、国保大队,在东风路派出所和粮食储备库保卫科的配合下一帮便衣,企图欺骗吕怡忠开门,被识破后,又说是渭城公安分局国安科国保大队的,也没有合理的开门理由,最终未开门。第二天,东风路派出所所长殷宏博又带人来敲门,还通过吕怡忠儿子的手机给他打电话,说他上下跑了几趟,要求给他开门,被吕怡忠拒绝了。一周后,吕怡忠准备去买菜,刚出家属院大门,突然被三个便衣非法绑架到渭城公安分局国安科,刘撮劳还抢走吕怡忠的钥匙,在他们家无人的情况下,打开家门非法搜查,搜走个人物品。

刘撮劳还在渭城公安分局国安科对吕怡忠非法逼供,打脸,敲头,拧耳朵,还用硬物敲腿等。吕怡忠被他们折磨的头胀,难受,拘留所医生量血压为高压一百八,值班警察说:按规定高血压不收,但他们还是非法拘留了吕怡忠。在狱中吕怡忠整天头胀,头憋的昏昏沉沉,右肾疼痛难忍,还被安排和犯人一起干活,差点送了命。

二零一零年六月,刘撮劳、夏小平等人,将法轮功学员薛建选(男,六十岁,陕西吴堡县农民,居住在咸阳民族学院附近)非法绑架到咸阳市渭城区塔尔坡看守所,同时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对薛建选非法劳教一年半,目前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宝鸡市虢镇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七月底一天,法轮功学员刘巧梅(女,三十八岁,原陕西纺织器材厂工人)正在上班时,被厂公安科科长陈黎明叫去,说是公安局找她有事。她一进办公室的门,张进(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就一把抢过她的包,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非法搜查并威胁恐吓,又非法搜查她的办公室和她的家,翻箱倒柜,一片狼藉。抢走刘巧梅的私人电子书,mp3和《转法轮》,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之后刘撮劳,夏小平将刘巧梅绑架到渭城分局非法审问并威胁要将她送进看守所,下午五点后被单位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