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屡遭残忍迫害 李建林被诬判十年(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被逼流离失所多年的李建林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潍坊市寒亭煤炭市场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里,被戴手铐、脚镣、野蛮灌食、毒打摧残,二零一零年十月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诬判十年,后被劫持到济南监狱迫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今年二十九岁的李建林先生是山东潍坊昌邑市石埠镇西金台东北村人,一九九七年,他跟着父母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全家人和睦、幸福、受益巨大,父亲身上的顽疾(腰椎盘突出)不翼而飞。然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们因进京上访、坚持修炼,屡遭迫害,母亲被关精神病院,父亲被非法劳教,家财早被洗劫一空。

母亲进京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建林的母亲李修芬进京上访,被绑架到北京十三处监狱,因不报姓名,遭十三处监狱七号办公室的七审警察酷刑迫害四十天。警察一天毒打她三次,用拳头打她的脸和前胸,打得她头晕目眩;还用棍子毒打,屁股到膝盖处被打得黑紫一片;被扒去外衣(只穿背心、短裤)在外面冷冻,昼夜被剥夺睡眠。其间,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被迫害注射不明药物八天。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警察的强盗逻辑:就当被人强奸了

二零零零年春天,李建林的父亲李会强拉着一车沙子,在本村街上加油,突然被派出所恶警翟建涛看见,翟建涛二话没说就把车开到西南村警区。李会强随后去要车,问:为什么抢车?翟建涛摆出一副恶霸嘴脸说:“因为你老婆到北京上访,你今天就当被人强奸了,交上二千元钱,把车开走,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李会强被迫交上二千元钱后才把车开回家。

黑监狱里的罪恶:五花八门的折磨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一日,派出所官国锋带着四个恶警非法闯入他们家绑架了他们,非法关押在本镇计生办四个多月,勒索三千二百元。其间他们遭受了五花八门的折磨,被拳打脚踢、皮带抽脸、抽后背、跪爬四十九级楼梯,头顶木头蹲着走,头顶三十斤的石头、六块砖站着,双手举冰块、双脚站在冰块上;用大粗针扎脚心,每只脚心扎三个窟窿,鲜血直流;被剥夺睡眠;被挂牌游街当众用胶皮棍毒打,并欺骗老百姓说是抵抗政府不交集资的;大冬天里,李会强被魏天魁扒去外衣(只穿裤头),关在种子站的小屋里,坐在水泥地上,伸直胳膊。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这次主要打手有:魏天魁、宫志强、明照江、尹照杰、李会言。

新年儿孙被绑架,爷爷奶奶痛苦不堪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八,正是全家欢天喜地准备过年的时候,派出所四个警察把李建林和他的父母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当时,李建林的爷爷、奶奶痛苦不堪,饺子也没吃下去,老两口在担心、焦虑中流着眼泪度过新年。

在派出所里,李建林因制止恶人魏天魁骂大法师父,被魏天魁打得嘴里出血、牙齿松动,他的父母均被毒打折磨致昏死。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李建林的父亲到本镇柳杭村林永顺家,帮他浇地,被昌邑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李建林的父亲在家被昌邑公安非法撬开房子的窗户铁棱子,入室绑架、逼其说出妻儿的下落,并抢去了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

而今,李建林被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遭迫害,他的母亲二零零二年底被逼流离失所,至今有家不能回。这一切仅仅因为他们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不屈服中共邪党出卖良知,竟屡屡被迫害。

以上报道的仅是他们被迫害的冰山一角。

恶人录:
魏天魁(主要打手之一),男,昌邑市石埠镇官员,住址:流河乡伊家庄子;家电0536--7708009,手机13963677358
宫志强(主要打手之一),男,昌邑市石埠镇官员;
明照江,男,昌邑市石埠镇计生办主任;
尹照杰,男,昌邑市石埠镇计生办人员;
官国锋,昌邑市石埠派出所警察;
翟建涛,昌邑市石埠派出所警察;
刘介松,昌邑市石埠镇副书记;
冯落芳,昌邑市石埠镇妇女主任;
李会言,昌邑市石埠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