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救迷失在宗教中的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二零零八年五月,我出外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救人,很多人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作出了自己正确的选择。后来,恶人通过窃听电话绑架了我,并非法劳教我一年。在伟大师尊的加持下,在同修的正念帮助下,我正念正行,否定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恶警把我送到劳教所后,劳教所拒绝接收,我又顺利回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二零零八年七月,中共邪党为了开奥运,指使各地公安、警察到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我当时在娘家,我们居住地的六一零头目和警察驱车二百多里,到娘家来找我。他们口上说只是看看我,想迷惑娘家人。其实我知道他们的真正目地,是想再次绑架我。于是我就躲到堂兄家的红苕窖里,他们找不到我后,只好丧气的离开。

我在堂兄家住了一天后,想到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助师正法,不但要修好自己,更重要的是要救度众生,怎么能这样躲躲藏藏的呢?于是告别堂兄家里人,堂堂正正的出去讲真相、做“三退”。堂嫂知道我这些年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定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吃了很多苦,见我又要出去讲真相救人,心里非常担心,就远远的送了我一程,从大山的脚下一直把我送到山顶。我们在山梁上告别时,堂嫂抱住我,失声痛哭着说:“妹妹啊,这几年你吃了这么多苦,还要去救人,我真是放心不下啊!你就不要去救人了,就在我家住下吧。”我对堂嫂说:“虽然我们修炼人受到了严重迫害,可是中共的谎言毒害了无数老百姓,如果他们不明白真相,还是仇恨法轮功,他们就会被毁了,所以真正遭难的是众生。我们修炼人是慈悲的,我们不能看着众生被毁而不去救度啊!”在堂嫂的哭泣声中,我告别了堂嫂,毅然踏上了讲真相救人的征途。

七月天气炎热,太阳如火球一样悬挂在空中,把它那刺目而发烫的光芒直射下来,地面温度高达四十多度,大地犹如一个庞大的蒸笼,热的人满身冒汗。中午时分,我来到了一个垭口,在树荫下盘腿打坐读《转法轮》。正读间,一个老太太迎面走上前来,看着我在打坐,还在读书,便挨着我坐了下来。我便放下书,与老太太交谈起来。

老太太说,她已九十多岁了,十八岁就出家当尼姑。文化大革命时,她出家的庙子遭拆除,逼迫还俗。文革结束后,又出家,后来再次还俗,现在孤身一人住在家里。我见老尼姑头上人中处有伤痕,眼圈周围呈黑紫色,就问她怎么回事。老尼姑说:“昨晚听到院子里有一群鬼叫,是来取我命的。我就起床去上香,被鬼推倒在地,人中处摔了一个窟窿。挣扎起来后,我就抓了一把香灰抹在伤口上。今天走路都是歪歪倒倒的,我现在是去庙里求神保佑,在这里看见你打坐,知道你是修炼人,所以就坐在你身旁了。”过了一会,老尼姑说:“挨着你坐很舒服呢,伤口也不痛了。”我对她说:“你今天很幸运。我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们修炼人有一个祥和慈悲的场,能够纠正不正确状态,所以你感到很舒服,伤口也不痛了。”

接着我就给她讲真相,并对她说:“庙里现在没有神佛,狐黄白柳占据着庙宇,要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老尼姑的亲身感受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完全接受了我给她讲的真相,很高兴的退出了中共邪党的组织。

后来,老尼姑带我到她认识的其他佛教居士家,我给这些居士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慈善,中共的邪恶。我说,中共是西来幽灵。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篇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这个幽灵不仅在欧洲游荡,而且把它的邪恶理论撒向全世界。中共引進这一邪恶理论后,中国人民也深受其害。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它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与天斗就是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就要与神佛作对,与信仰宗教的人士为敌。文革中无数的寺庙被砸烂,僧人被游街示众,道士被强迫还俗,数万家庭基督教会成员被关押。而近些年来,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亿万法轮功修炼者進行残酷镇压,已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至少三千多人。

与地斗,就是要与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思想背道而驰,以其一贯的斗争思维,强行向大自然索取,妄想用自己战天斗地的意志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中共在全国到处大肆砍伐森林,大肆开荒种地,大肆建筑水坝,严重破坏了自然生态环境。全国六百多个城市中已有一半城市缺水,农村则有八千多万人饮水困难。在黄河、长江上乱建水库水坝,使各种灾难愈演愈烈。四川出现几千年未见的洪水,上海海水地下倒灌二百里,南方出现百年一见的雪灾,汶川发生超过八级的强震,这些灾难都与中共在长江上修建的三峡大坝有关。

与人斗就是挑动一部份人去斗另一部份人,中共搞土地改革,搞工商改造,镇压宗教,搞反右运动,搞大跃進,搞文化大革命,六四血洗天安门广场,现在镇压遵纪守法的法轮功修炼人,在历次运动中冤死在中共残暴统治下的中国人民超过八千万,中共的罪恶之大、之深、之广,用人间语言难以形容其万一。

这些居士听了之后,非常赞同我讲的道理。她们明白真相后,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有的还帮着全家人“三退”,当天退掉了好几十人。

这些明白了真相的佛教居士待我象贵客一样,给我泡茶喝,给我煮饭吃。我与他们分手时,他们眼含热泪,依依不舍。看着当时的场景,真正感到众生在盼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