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背变直立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大法弟子,身体多次出现多种“病业”,都是恩师救我过关。最让我感动的是:我曾经是一个驼背人,生活、劳动以及得法后炼功,很受影响,在师父的调理下,我现在已成为正常的直立体态。我把这些事说出来委托同修帮助整理写出来,目地是以亲身经历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的伟大、神奇。

我九九年学法轮功才几天,师父就给我开了天目。最初在我打坐时,就看到象城堡似的一个比一个高的大台子,又过了约二十天,一次在打坐中看到自己的皮肤上稀稀拉拉散着好多黑色小业力块,甚至还清楚看到一块象高粱米粒大小的黑块从腰部掉到腿上。

那时由于驼背残疾体形不正,不会双盘腿,即使单盘也疼的钻心。那时心性低感到疼的坚持不了了,就把腿拿下来,腿一拿下来不疼了,却什么也看不见了。在我打坐坚持的好时,会看到亭台楼阁,放着金光,周围是美丽的一条条彩虹,有梳着发鬏的仙女飘行在彩虹上,四周还有长着大叶或小叶的绿绿的树,树上有黄澄澄的果子,大大小小的好看的花朵,但和人间的花不一样,要更好看。

我是个农民,在农村地少家穷,孩子念书的费用没有,我就做小生意补贴家用,卖烟,在街上站立,哪顾上干净埋汰,饿了随便吃点东西。有次坏了肚子,腹泻的收不住便在裤子里,夜里腹疼难忍。我实在忍不住了,手捧《转法轮》求师父救我,这时看到一个黄袍男子到来,我说我找我师父,他就走了,一会儿又来一个象皇帝打扮的到我面前,我说不寻你,我只找李洪志师父救我。这时我看到师父身着道服来了,师父高大伟岸,在师父面前我象个十几岁的孩子,师父双手托起我,我立刻感到不再腹疼,这样没吃一片药我慢慢全好了。

年轻时生活苦,生孩子后得不到休养,留下严重妇科病,子宫下垂伴肥厚外翻。有次大出血止不住,人都面无血色,按医生意见应做子宫切除,我是个大法弟子不同意做这个手术。当晚入睡后,我不仅止住了血,下垂外翻的子宫回到体内,至今已完全恢复正常。

师父叫我们大法弟子时时处处做个好人,我曾有二次被骑自行车的人撞倒(因为自己身有残疾),摔的大前趴,脚都摔青了,我记着自己是大法弟子,不难为对方,不要别人一分钱,结果这两次都没给我身体造成一点麻烦。

我的女儿在省城成家,生孩子时接我進城照顾。那时我的姑爷对我不尊重,总找茬说我,我牢记“真善忍”法理,不跟他一般见识,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孩子大一点了,我就求师父让我在这个大城市里找到同修。我会修鞋的手艺,于是就在路边摆了个修鞋点,在师父的安排下,很快我找到了同修,开始走出来和同修们一起发真相资料。

二零零九年八月份的一天,为不影响出摊干活,我早早就起来出去发真相材料,待发完手中资料回到家中时间还早,我就看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看着看着似有困意,就看画面上的师父走来向我招手,示意要给我调整身体,我因为驼背生活不便,衣服不干净,当时很不好意思走近师父,可是我的身体确实让我打坐、抱轮都不方便,我也很想让师父给调理调理。这时只见师父在讲法的桌子前站立,旁边有一神兽,师父指示它把大法轮放到我的背上,我听到了自己的骨头咔咔响,却一点不疼,不但不疼还很舒服。就这样,我清醒过来后,我发现自己身体高了,直了,能正常炼五套功法了。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我向师父表示:人身难得我已得,法轮难见我已见,师尊慈悲恩如天,助师正法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