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一名修炼不长时间的新学员,今年三十七岁,出生在西北高原的一座城市里,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和所有同龄人一样,我七岁上小学,十三岁上中学,后来考到外地上大学,大学毕业后在外地找了一份工作,就这样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也和很多人一样,我经常喜欢思考一些问题,尤其对历史和人文知识感兴趣,人应该怎么活着,人为什么会有生老病死,宇宙的奥秘究竟在哪里,很多很多的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但始终没有找寻到很好的答案。

大概是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的电子信箱里收到了一封邮件,我点开一看,是介绍破网知识的,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了有破网软件,于是我就按照邮件中介绍的步骤很容易打开了“无界”的网页。这网页里的内容真是太丰富了,有介绍新闻的,有介绍抗战历史的,有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的,也有介绍中国大陆禁书的,都是我在国内网站看不到的,有很多的观点和内容都是第一次接触。不经意间,我点开了明慧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了法轮大法,但网站里的内容对我来说还是很陌生的,因为只在二零零零年左右看到过国家不让炼法轮功的新闻,其它就一无所知了。在后来浏览明慧网中,我读了《转法轮》,对于书中所讲的内容只感觉有些新奇,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似懂非懂的。

由于多年受到中共邪党党文化的教育和摧残,在所谓的无神论、唯物论的洗脑和灌输之下,对于中国大陆社会的真实状况,对于修炼、修道,对于神佛,没有丝毫的认知。大纪元网站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对我的人生又是一次重大的启迪,读过《九评共产党》,我基本上对中国社会的现实问题,对于中共,对于中华民族的历史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和掌握。此前很多时候,我也感觉中国这个社会怪怪的,但总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能生活就是这样,苦多甜少,从来也没有想到,也不会想到中国人民竟然就生活在一个被马列妖孽们统治的国度里,中共政权竟然是如此的邪恶和可怕。在二零零七年初,我在大纪元网站写了“三退”声明,但这时的我,对于大法,对于修炼,还是没有多少认识。

真正走入大法修炼,还要从我离婚的事情说起。我这个人,平时不愿和人斤斤计较,脾气在众人眼里也挺和善,但是我的色欲之心却非常重,很多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在造孽。“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转法轮》),我就是师尊说的那种典型的道德下滑的人。上班以后,由于收入还可以,我就在网上不断的找年轻女孩,就如吸毒上瘾一般,即便是后来结婚了,我也在不断的找女孩。直到后来,恶报来临,得了性病,妻子知道后坚决和我离婚,此时的我才如梦方醒,想尽量挽救婚姻,但为时已晚。

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就因为我的色欲之心被折腾的分崩离析,这就是报应,现在的我才对“善恶有报”有了切身的体会。在离婚的那段日子里,由于心绪不宁,我开始看《转法轮》,听师尊讲法,当我把师尊所有的讲法和经文读过一遍以后,尘蒙太久的神性终于被一点点的开启和显露出来。就如师尊所讲的那个插头接通了一般,生命的意义不断的展现在我的眼前。

“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转法轮》)

当一个人真正知道了人生的目地和意义,真正体悟到了真理的时候,那种心灵的震撼和灵魂的升华是不言而喻的,有时候我在读师尊的讲法时,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有一次是泣不成声。 听着悠扬的炼功音乐,当我第一次做完第一套功法后,身体的那种舒服和清澈真是从来也没有体会过的,就那么几个简单的动作,炼完后一整天都不累。

每年冬天,我的扁桃体都要发炎两、三次,这已经是雷打不动的定律了,可是在修炼的两个冬天里,什么病也没得,扁桃体发炎不见了。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踢球把右膝盖撞成了慢性损伤,右腿不能弯曲到底,只能半蹲着。突然有天,我想炼功有段时间了,看看能不能完全蹲下,于是我就做了一个深蹲,天呐,啥时候好的,右腿的慢性损伤没有一点感觉了。

法轮大法是真真切切的高德大法。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想唤醒那些还和邪恶为伍的人,劝大家远离邪恶,远离中共邪党,赶快“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善恶选择,只在一念之间。法轮大法,告诉了人类真相,生命的意义,就在于返本归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