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好学生要往哪儿“转化” ?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訚爱梅(音),靠缝衣补破为生,多年来没买过菜吃,只是把自己种的菜合着饭在电饭煲里蒸着吃,没油没盐的;多年来没添置过新衣新鞋;疾病缠身,倒床六个月,不能吃不能睡,双目几乎失明,人瘦的只有六七十斤,在绝境中幸得法轮大法,因为修炼心诚,三天后师父就给她清理身体,全身顽疾不翼而飞,濒死的生命从此得救了!贫寒的小家终于有了希望!

当时十一岁的儿子易松亲眼目睹大法的神奇,也按“真善忍”修炼,体贴父母,孝敬奶奶,帮助乡邻,爱护弟弟,省吃俭用,家务全包,好学上进,品学兼优,洁身自好,有口皆碑。

这个在经济拮据、教育条件很差的湖北麻城农村的普通人家,培养出两个大学生,其中易松还考上了常州大学的研究生。更令人吃惊的是,在教育产业化的中共高校里,没有向政府借过一次贷款,没有领过一分钱救济金。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又是怎样学习的呢?

易松在山西读大学时,每月生活费只用二百多元。一元钱吃早餐,中餐晚餐只吃三元的,从来不买水果零食吃,生活非常节俭,但从不攀比叫苦。上大学时,妈妈用边边角角的弹力布为他做了一双布袜子,穿了四年,一直到读研究生时,袜底磨破了,他还舍不得丢,让妈妈帮忙补一下再穿。

易松从小禀性温和,善良知事,修炼法轮功后更是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家中偶尔做点好吃的,他总要先送给奶奶,留点妈妈。生活中处处谦让弟弟,不管是吃的、穿的,还是学习用品,总是让弟弟先挑选,弟弟不要的,再自己用。

在村里,易松总是主动的帮助别人。一个邻居小孩不会做作业,他每天晚上过去辅导;另一隔壁十多岁的小男孩因为脚骨折,上了夹板不能动弹,易松就主动去照顾他,帮他接屎接尿……

上高中(寄宿制)时,有时天气骤然变冷,远处的同学没有带衣服的,易松就主动把自己珍藏的新毛衣送给同学穿;利用自己走读回家吃饭的一点点时间,帮同学们带菜、带包子、补衣服、补鞋,同学的衣服破了,易松就带回家,让妈妈给缝好。

易松勤奋好学,常常名列前茅,家里墙上贴满了奖状。从小学开始,他就养成了晚上自觉学习的习惯;上高中时,下晚自习后,他回家学到十二点之后再睡;上大学时,如果寝室吵闹,他就到教学楼去学习,如果教室不安静,他就到图书馆或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看书。逢年过节,他也要抓紧时间学习,每年初一拜完年,做完家务,他就回房间静静的读书。

读大学、研究生时,校园里恋爱成风,男女同学出入成双,甚至租房同居、试婚,易松不随世风沉沦,洁身自好,潜心读书。

就是这样一个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觉醒的年轻人,在道德水准一日千里下滑世风日下的今天,犹如浊世清莲亭亭玉立。法轮大法开启了他尘封已久的心智,给了他健康的身体,他深深的知道,人类一切灾难的祸根都是来自于自私、贪婪、变坏的人心,尤其是在中国大陆,江泽民和中共邪党对“真善忍”法轮大法长达十多年的迫害,邪恶的谎言毒害了十三亿人,将这些生命推向可悲的境地。慈悲和责任促使他将大法真相和真善忍的福音传给同学……

就在易松讲真相救人的时候,邪恶向他伸出了黑手。三月二十二日,易松被常州“610”(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类似当年的文革办)、国安局和常州大学保卫处绑架,高压强制洗脑,逼迫“转化”,逼迫他与法轮大法“决裂”,写不炼功的保证。每天至少有四个警察保安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还派出常州大学的领导老师同学去所谓“做工作”,还与易松老家麻城“610”勾结,让易松的父亲(未修炼法轮功)去“做工作”。当易松的母亲借了2000元钱,千里迢迢问到常州大学想见儿子一面时,却因为是“法轮功学员”而遭到常州“610”头目季黎明的不停辱骂和拒绝,被强迫录像,索要身份证,被恐吓,被跟踪。

当易松妈妈恳求“610”头目季黎明“我们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让我们见孩子一面吧!你也是为人之父,请你理解一个母亲见子心切的份上,就让她见见儿子也好安心!”季黎明说:“没那么容易!我现在代表党和国家在与你们谈话,而不是一个父亲的身份,不能见!”让自己为人之父的人性被残酷的党性扼杀。

当易松妈妈向常州大学保卫处一再央求: “我家易松聪明懂事,成绩优秀。我们家境贫寒,父母勤扒苦做省吃俭用的培养孩子读书,真的不容易啊!我们亲朋好友都盼着孩子有出息,我们也快等到这一天了。可是现在孩子被关着洗脑,已经停课这么长时间了,影响他的学业,毁了他的前途;二来易松从小温顺胆小,现在把他关起来强制洗脑,如果孩子压力太大,承受不了,精神受到刺激,父母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易松和这个家就彻底完了,这是我们最担心的。相信你身为知识份子,一定会比我们普通老百姓更珍惜人才,请让孩子尽快回校上课吧!”保卫处李副处长说:“实话告诉你们,季处长现在担心的不是你们孩子的学业问题,他最关心的是怎样转化易松,不惜一切手段要转变他的思想,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

保卫处不是负责保卫全校师生的生命、财产安全的吗?保证教学秩序的吗?你们学校的一个研究生,一个大活人被人绑架了,关在常州锦海国际大酒店(现在不知在何处)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完全失去思想自由,甚至会被酷刑、毒针虐杀,不能正常上课,无法完成项目……他不是你们要保卫的对象吗?!你们还参与对他的迫害,你可知道所有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违法的吗?你可知道对法轮功的迫害惨绝人寰?你们怎么向家长交代?怎么向全校师生交代?怎么向社会交代?

“610”和学校当然最清楚易松的为人了,他们到底要把这样的好人“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往哪儿转呢?众所周知,中国的高校不再是读书的圣地,而是滋生罪孽的地方,卖淫嫖娼,黄赌毒全面开放,很多家长都对着孩子发怵:孩子不懂事,不学无术,花钱大手大脚,铺张浪费,很多教师教了一辈子书也没法教现在的学生。

我也是家长,易松很令我感动、佩服。我忍不住要请问一下所有参与迫害易松的人:如果你养了这样一个儿子,你高不高兴?我要有这样一个儿子,我真是烧了高香了,恐怕做梦也要笑醒!我更佩服李洪志先生,佩服他的著作犹如一泓圣水,只要用心拜读,就能洗去心灵的污浊和伤痛,获得祥和和安宁。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提升道德,强身健体,福益社会,不收人一分钱,只要人的善念,这样的大好事,能造福于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却不能为中共所容忍?一定要抡起大棒往死里打,喊着高音喇叭抹黑?

今天,我又看到了易松妈妈訚爱梅女士,写给常州大学保卫处的信:

“王处长、李处长:

你们好!

我觉得易松做的很正,很了不起,很伟大。他把微薄的生活费拿出来,做真相光碟救人,是在做最大的好事,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有大劫难在淘汰人,只有相信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才能平安走过劫难。易松是在救人啊!

两位处长,你们都是有知识、有思想的人,不要把眼前的名利放在首位,你们要选择美好的未来,摆放自己的位置,给家人带来福份,平安度过劫难。你们要站在正义的立场上要回易松,回校上课。易松在校善良、真诚、无私无我、品学兼优,这是你们都知道的。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每个角落都知道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贵州平塘县发现了2.7亿年的“藏字石”,断面上凸显“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天要灭邪党的确是真的!

自古以来有句俗话:“做好有好报,造孽有恶报”。两位处长,为了你们未来美好,前途光明,为了你和家人的平安、幸福,选择正义和良知吧!要回易松吧!让他正常上课。

易松的妈妈:訚爱梅
2011-4-13”

信是写在一张发黄的、印有繁体字的某某单位的表格上的,圆珠笔写的,字迹不很漂亮,但这确实是訚爱梅的亲笔信。一个母亲,一个在中共十年迫害中耳闻目睹中共牢狱、所谓的学习班使用一百多种酷刑打死逼疯无数法轮功学员的母亲,一个二十多天来没有儿子的音讯、时刻为他的生命安全担心的母亲,在万般的痛苦中,写给迫害者的信,却希望迫害者们“选择美好的未来,摆放自己的位置,给家人带来福份,平安度过劫难”!这是何等的胸怀!这是何等的慈善!请问,保卫处的,“610”的,那些锦衣玉食,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干着助纣为虐残害人民的勾当的“政府官员“们,你们要把这样的人往哪儿“转”呢?!你们转化得了吗?!

苍天在上!人在做,天在看。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吧——所有良知尚存的参与迫害者,赶快抓住上天赐给你的一次做好人的机会,为自己选择善良正义和光明吧!


“610”头目季黎明手机:013775282701
常州市“610办公室”电话:0519-86626093
常州大学办公室电话:0519-86330009
常州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519-86684000
常州市国安局电话:0519-86974481
常州市公安局总机:0519-86620200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校办
名 单:常州大学党委书记:史国栋 常州大学校长:浦玉忠
常州大学副校长:孙小强 常州大学纪委书记:王凯全
常州大学副校长:蒋必彪 常州大学副校长:陈奎庆
常州大学副校长:丁建宁 常州大学副校长:王卫星
常州大学副校长:陈群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研究生部
名 单:陈颖(团委书记) 刘东飞(团委书记助理)
邮 编:213164
地 址: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滆湖路1号常州大学武进校区东区研究生部
名 单:陈智栋部长、陈若愚副部长、潘剑波书记、副部长、
韩国防科长、李安平培养科、刘江珅招生就业科科长
陈艳鼎(招生就业科)、张明玉(综合科)
邮 编:213161
地 址:常州市新北区龙锦路1588 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
名 单:谢国正(局长)、朱清明(政委)、尚建荣(副局长)
电 话:(0519)8668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