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司里传来的告诫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阴阳的概念古已有之,佛教轮回转生、善恶报应的说法为历代中国人所信奉。其中反映出的一种“附体”现象,就是人死亡后,亡灵附着在他人身上,借这个人的嘴表达他的意愿,这种现象比较普遍;还有的人死而复活,他能记起死后所见到的阴间的情景;当然在国外还有人做一些濒死研究或者催眠术,不自觉地得到了一些阴间的信息。

我们今天举几个例子,都是有名有姓有地址可查的真实事件,并且在当地还都造成了相当的影响。这些例子也都是对作恶者的警戒。

儿子夭折附体托语,告诫父亲停止迫害

河北赞皇县纪检委常委滑海英,在城关镇专职迫害法轮功。滑海英执行上级的命令,指使乡、村干部到法轮功学员家逼迫学员填写不去北京和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城关镇法轮功学员丁刚子靠修理自行车维持生计,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被骗进县看守所。看守所的狱卒用戴背铐、上脚镣、电棍电等酷刑折磨他,丁刚子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当天中午狂风席卷赞皇大地,狱卒们心虚得要命,买了鞭炮放了一中午,来借此壮胆。丁刚子的死,滑海英应负一定责任。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下午两点左右,滑海英的长子年仅十八周岁的滑恒,骑摩托车被莫名撞死。滑恒的三姑闻讯赶到他家,一进门就嚎啕大哭。然后他三姑声音也变了,大声地喊叫着:“我要找我爸说话!我要找我爸说话!让他过来!”滑恒的魂灵附到他三姑身上了。滑海英来到跟前说:“你有什么话跟爸爸说吧,我听着。”“爸爸,你以后不要干涉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你听见没有!”滑海英不知所措,沉默不语。此时被附体的滑恒的三姑拽住滑海英的脖领子拼命地摇晃着,并大声地重复:“你以后不要干涉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你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这时在一旁的滑海英的一位亲戚就对滑海英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赶快答应他!”滑海英似有所悟地说:“我听见了,行,行,行,我答应你。”

此事在当地影响非常大,因为法轮功正被疯狂迫害,人们都在关注法轮功,突然发生这样的事,还这么稀奇,自然被人们风传不停,所以在当地传的很广。此事被海外法轮大法明慧网披露后,河北省内高官哪有相信的?就派专人前去调查真伪,扬言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他们找到滑海英问情况,滑海英顶着巨大压力,将事实和盘托出,最后还提出辞职不干了。滑海英是县纪委常委,又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人员,可是儿子附体后的现实是他亲自经历的,因为自己作恶,儿子的命都失去了,他还会替中共说话吗?调查真伪的省内高官还是将信将疑,又到当地百姓中明察暗访,所说都与明慧网报道的相当一致。

这件事情发生在二零零二年的河北省,我们再举一个发生在山东的例子。

大学毕业做恶事,丧命附体道实情

山东省沂水县高桥镇综治办有一个年轻人叫于长亮,才二十七岁,是大学毕业生,他是本县四十里镇于家河村的人。于长亮的主要工作是分管监视该镇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因为他还不是正式工作人员,是在试用期间,所以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二零零六年清明节前,于长亮去沭水一带监视法轮功学员,然后到武家沟村委去喝酒,在骑摩托车往回走时,到大路官庄村东撞到路边上,头几乎撞成了两半,人当场死亡。

人们觉得太年轻,可惜。迫害法轮功的那一伙人没想到这是遭报应了,还是继续为非作歹。二十多天后,镇武装部长张永新带领综治办一伙人去小官庄村,绑架正在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何茂芬。傍晚回到家,张永新就见妻子老潘神态异常。老潘突然变态变声,用于长亮的声音说:“我是于长亮,这些日子一直在这里转悠,回不了家了,你去把罗书记、窦镇长叫来。”

张永新大怒,心想:于长亮人都死了二十多天了,你怎么学他吓唬起我来了,抓起鞋朝她脸上打了三鞋底。只听老潘拖着于长亮的声音说:“你打吧,你打不死她,我也把她折磨死。”

这下可把张永新吓着了,他赶紧去把罗书记、窦镇长找来。“于长亮”又说:“还有王少波没来。”王少波是综治办主任,张永新说:“我这就去叫。”没等张永新去叫,只见老潘闭着眼拿起手机,刷刷摁上号码,打电话把王少波叫来了。

于长亮当时被撞死时,脑袋都快撞成两半,眼睛也被撞坏了。老潘被附体后,摁电话号码竟然闭着眼睛摁的非常熟练,再说老潘不识字,也从不会打手机。这几个人都看得心惊胆战。

只见“老潘”躺在沙发上闭着眼说:“综治办的人没一个好东西,我的脸都撞变形了,也没给整整容。这么多日子了,也没人去看看俺娘。”王少波说:“我不是东西,都是我不对,过几天就去看老人家。”“于长亮”又指着在场的人说:“我给你们说三个事,你们这些年也没干点好事,尽整好人,你们再不悔改,就全完了!连我也完了!”这个综治办确实没干什么好事,这些年来都是在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

“于长亮”又说:“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树上去了一个妖精,将来镇里当官的都得吃它的亏。第三,你们得快送我回家,要不我叫俺娘来闹你们。”

要说这些中共高官不怕神鬼那是瞎话,罗书记一看这情形偷偷溜出去了,一出来就急忙派人到宋家岔河村把神汉请来驱鬼。屋里的“于长亮”就问:“罗书记到哪里去了?”有人说:“去找车去了。”一会儿神汉被请来了,只见这神汉用纸挂在老潘身上就往外拖。就听“于长亮”厉声说:“你看你那个样,是个什么东西,五十多了,痨病咳嗽的,还不够我一拳打的,你愿意玩就玩,愿意喝水就喝水,愿意看热闹就看热闹,要不就快走,不然我就给你难看。”吓得神汉灰溜溜的走了。

闹腾了近一夜,满屋子的人都劝他快回家吧,并答应一块送他回去。把医院的救护车找来了,这老潘挺着身子,大家好不容易把她抬上车。被附体的老潘躺在救护车里面,仍紧闭着两眼。

由书记罗某、镇长窦召中、王少波、工会王主席、张永新、企业办主任王新亮、还有招待所的俩口子,陪同着去四十里镇的于长亮的老家。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于长亮老家的路,老潘躺在车里一直闭着眼,却指挥着司机向左拐向右转的,一直开到于长亮的家门口,“于长亮”说:“停下吧,到了。”满车的人既是惊奇又是害怕。在沂水县工商局上班的于长亮的三叔于东波来了,“于长亮”说:“三叔呀,我都二十七岁了,也没个媳妇。”在场的有人笑出了声。“于长亮”又说:“不说了,人家都笑话咱了。清明节也没吃上个鸡蛋。”“于长亮”就让三叔给他煮鸡蛋吃,他三叔于东波赶快回家拿了三个生鸡蛋,还没到跟前呢,“于长亮”就说:“你看俺三叔拿生鸡蛋怎么吃呀?”罗书记说:“煮,快点煮!”煮熟后,三个鸡蛋六口吃下去了。“于长亮”又跟他三叔说:“别上高桥闹人家,是我父亲头一天就来了,叫我上他那去的。”

看来于长亮的父亲也已经不在人世了,于长亮的父亲十多年前携款去南方买牛蛙,在青州火车站失踪至今没有音讯。至于他父亲怎么叫他去高桥?这个就不太明白了,也可能是通过这件事告诉人们不要做坏事的道理吧。

于长亮本来是一个宽厚善良的孩子,母子相依为命,好不容易上了大学,没想到却在无知中找了一个专门害人的工作,致使今天遭到恶报。

救护车又载着老潘开到了于长亮的坟地,“于长亮”说:“罗书记呀,我不能让你们白来,也不能让你们干来!下阵小雨送送你吧!”接着天就下了十多分钟的小雨。在场的人无不头皮发麻,一个个目瞪口呆。只见“于长亮”嘴里说着“走了,走了”,一下子趴在自己的坟上。过了一会儿,老潘才苏醒过来,问她,她什么也不知道。

这个事例涉及的人很多,还都是中共基层的工作人员,也大都是一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对他们的影响可想而知。这些人怎么可能不信?于长亮交待说:“第二件事,教委院子老椿树上去了一个妖精,将来镇里当官的都得吃它的亏。”结果第二天,镇委就派王少波把那棵椿树刨了。

主要当事人、武装部长张永新说:“我算是服了。”综治办副主任门振亮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他妻子年纪轻轻就因患乳腺癌死亡,临终时还嘱咐门振亮:“以后不要再迫害学法轮功的好人了。”这两件事情对高桥镇的工作人员影响极大,参与迫害的人都在找机会脱身。

人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门振亮的妻子死前为什么那样嘱咐他,是她在冥冥之中真的知道了一点天机,还是她善良本性的体现?我们不得而知。可是另外一个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法院工作人员,却真的在死后复活的短时间内,向世人讲述了她在地狱中见到的状况。

当然这样的事要去调查,只要找到当事人,在没有任何威胁的情况下,知情者也有可能会讲出来。象山东那个于长亮附体的事,在百度上都能搜索出来,只是根本不提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河北赞皇县的滑海英敢于当着省委派下来的调查人员的面承认儿子死后附体的事实,那也得冒着勇气。

其实,这样的事是应该广而告之的。死者为什么要通过附体的形式告诫世人?那目的再明显不过了。知情而否认者其实已经在违背自己的良知和天理了。这样的事,不管你说什么,抱着什么态度,阴司里都有记载,只是人不相信而已。你不相信,不承认,并不等于这些事情不存在。中共教唆人作恶,它得到的报应就是彻底的解体。那些不知悔改继续做坏事的人,唯一的下场就只能是下到地狱里受无尽的刑罚。

不利用活着的机会多做好事,却听信邪党的谎言去行恶,到地狱时再明白,那可就彻底晚了。

有一句话劝劝大家:诸恶莫作,众善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