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学子的修炼故事:迎向灿烂的人生(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明慧记者夏昀台湾采访报导)“修炼”这一词汇,自古以来似乎和“年轻气盛”少有连结。练气功的人,也多半是有了年纪,为了身体健康而练的。然而,在法轮功的修炼团体中,青壮年的比例很高,在各大学的校园中也有为数不少的青年学子修炼法轮功。这些青年学子为何被法轮功所吸引?如何踏上修炼这条路?而法轮功又给他们带来怎样的转变呢?笔者采访了台湾中部三所大学的部份学子,今天让我们来听听其中一位的故事。

绽放灿烂笑容的江宛芸
绽放灿烂笑容的江宛芸

台湾中部有多所大学院校,而这些学校的教职员工或学生当中,几乎都有人修炼法轮功,有的还设有炼功点、法轮功社团。中兴、东海、逢甲三所大学,是中部最有名的大学,学生人数众多,这三所学校里有多位法轮功学员。

其实,年轻不见得就健康。江宛芸的例子就说明了前面这句话。青春灿烂的十七岁对江宛芸来说却是死气灰白的,“要如此痛苦着,那我实在是找不到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读国中一年级时,因为同学恶作剧,在江宛芸坐下时将椅子拉开,害她跌坐地上,伤了尾椎和髋骨,从此恶梦连连。原本健康的身体,竟因此每况愈下,小病不断。尾椎附近的酸痛如梦魇般跟随着她,就如同有人揪着那个地方,压迫着它。找不到酸痛确切的位置,也无法用外力的方式舒缓这酸痛带来的痛苦。

因病痛,她被迫放弃名校,选择离家近的学校,然而日子却一天比一天难过。“好朋友们下课后忙着去补习、去社团活动,我却是忙着去医院。”最后甚至没办法每天去上学。父母和师长非常的担忧,带着她走遍各大医院,中西医、民俗疗法,甚至求神问卜,却始终不见好转。“当同学们的重心都是成绩和考大学,但我却连谈论的资格都没有。当我连过个马路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还遑论什么功名利禄呢?”

终于,在高三那年休学了。江宛芸用所有的时间在家养病,积极尝试所有尚未尝试的医疗手段,也投身于宗教活动,寄望获得心灵的支撑。然而,花了很多钱,也花了很多时间,身体和心灵却没有任何收获。眼看着一年就要过去了,江宛芸无奈而焦急,却也束手无策。

一天晚饭后,社区邻居伯伯来到家中拜访,邀请江宛芸和家人去参加将在社区举办的“法轮功九天班”。当时,江宛芸还搞不懂那是什么活动,只隐约听懂“身体健康”、“完全免费”等字句。不知为何,她对伯伯给的传单非常感兴趣,便认真地研究起来。

当父母回到家中,她兴奋地将传单交给父母,并告诉他们她想去参加。母亲看到传单疑惑地说:“法轮功,这不是在大陆被禁止吗?”但父亲认为共产国家总是不太讲理,而且听说法轮功相当好,于是鼓励她去参加。

江宛芸拉着姊妹一块儿参加了九天班,当她第一次听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的讲法时,她的念头就是:“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东西!我要修炼!”虽然当时对于李老师所讲的法理她还不太懂,但她却相信这个功法绝对是好的功法,而且“我就是相信,这次,法轮功绝对能救得了我!”

当天,邻居伯伯送给江宛芸一本《转法轮》。第二天,她满怀期待地开始阅读起来。但,还看不完一讲,她就开始感到不舒服,而且越来越严重。那是前所未有的痛苦!虽然病痛了多年,疼痛的忍受度已经有了一定的程度,但此时的痛苦,却从未有过,她在床上哀嚎打滚,最后甚至连哀嚎打滚的力气都没有了,这过程,感觉自己好象死了很多次。母亲回来后见状,简直惊呆了!拖着她到医院去挂急诊。

说来神奇,经过那天激烈的疼痛,那多年纠缠不去的病痛,竟然消失了一大半。在接下来的几天课程中,江宛芸才明白,原来那天激烈的疼痛过程,是李老师在帮她清理身体,清理她一身的病痛。那年是二零零四年,她将踏入十八岁的那年。

现在,江宛芸是东海大学法律与金融双主修的学生。有一天,江宛芸突然惊觉,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想起来她曾经是有病的。“现在,我是个非常健康的人,我脑中已经没有病这个概念了。”这种转变,在她周遭的亲友师长看得最清楚了。

在她高中休学前教了她好多年的长笛老师,看到她现在的健康状况,直呼神奇,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大学的同学说她这几年越变越年轻,越来越强壮。高中时内分泌失调,满脸的豆豆,皮肤很差。现在,大家都赞美她的皮肤很好,还有不相熟的外系同学特地跑来问她:“你皮肤怎么这么好!是用什么牌子的保养品啊?”江宛芸笑着回答她:“我炼法轮功啊!”江宛芸的父亲看到身体不好的人,更是把女儿的例子拿出来谈,总是劝人家去炼法轮功。

江宛芸慨叹:感谢命运的安排!走上法轮功修炼的这条路后,不只是得到身体的健康,更让她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大法赋予我一个圆容不破的价值体系。他的无边智慧,是穷尽我一生的追寻,倾尽一生的碰撞,也无法及其万分之一的!”虽然年少时经历病痛的折磨,但也因此病痛,让她找到了生命的出口。“我深信,这个至高无上的心法,定能带我安然闯过生命的所有关卡。”

江宛芸获得了重生般的健康,挥别那段灰白的岁月,迎向灿烂的人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