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折磨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称哈尔滨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三百八十九号。黑龙江女子监狱的七监区、九监区、十一监区、十三监区都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监区警察利用被关在这些监区内的普通犯人监控、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七监区的大队长叫王晓丽。王晓丽和七监区的警察带头或指使犯人殴打、体罚、关小号、超强度奴工劳动等迫害法轮功学员。下面是发生在其监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一、七监区恶警和犯人殴打、手铐、小号等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上午,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于秋艳(六十多岁),写严正声明,声明重新修炼法轮功。于秋艳不干奴工活,不穿新发的劳改犯围裙。在车间里,七监区大队长王晓丽叫于秋艳到没有监控办公室,就听噼里啪啦的,对于秋艳一顿暴打。接着,利用各种借口将于秋艳关进小号。甚至把另一名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古源林场法轮功学员李亚娟也带进小号,脱去两人的棉袄、棉裤,关在冰冷的小号里。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一零年,法轮功学员曾凤莲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七监区,家人八月十一日去探望时,不让接见。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张艳华、管凤兰、史凤丽因为拒绝穿囚服、点名,七监区恶警大队长康亚珍、崔艳和干事林佳、吴雪松指使犯人刘艳平用手铐把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双手铐在水房一点四米左右的水管子上,只能保持站立的姿势。到晚上不许睡觉,不许转换姿势。后半夜,管凤兰突然胃疼,出现痉挛的状态,全身疼痛,可是被狱警派来的犯人却不给开铐,还说不答应条件,就是不允许回去睡觉。张艳华在上厕所回来时,又困又乏,一下子躺在潮湿的地砖上,犯人硬是把她拽起来,说不许睡觉,怕狱警在监控器看见。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日,法轮功学员王金月、刘洪霞、巴丽江也因拒穿囚服、拒点名被铐在水房。当她们已经八顿没进食,但仍不允许她们睡觉,还要不变姿势的依旧铐起来。经过她们四个人的全力抵制,才被单手铐在1.4米左右的管子上,可以勉强坐在小凳子上过了一宿。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二日,被关在水房的法轮功学员又被弄到一个没有几张床的空屋子里,恶人把她们双手铐在二层铺的床梯子的最高处,床板都撤下去了,不许她们坐下。法轮功学员张艳华、王金月在长期的折磨下,腿、脚肿的很严重,但恶警还不许她们睡觉,这样一直持续到七月一日,共十天十宿。七月二日,在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共同声援下,恶警才放下床板,让张艳华、王金月休息。

酷刑演示:长时间铐在床架子上,只能站立
酷刑演示:长时间铐在床架子上,只能站立

二零零五年七月六日中午,恶警康亚珍、崔艳、林佳、吴雪松将法轮功学员张艳华叫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屋子里,让犯人刘岩、张明美、王俭秋、刘艳平强行按着张艳华,胳膊反背过去,铐在二层铺的最高处,脚尖勉强够着地,全身的体重几乎全被一副手铐给吊着,这种上大挂酷刑惨无人道,张艳华在极度痛苦中被吊了近一个小时。接着法轮功学员王金月、刘洪霞、孟淑英、魏丽萍、付桂香被一一“上大挂”,受此酷刑。

酷刑演示:上大挂
酷刑演示:上大挂

法轮功学员巴丽江为抗议对同修们的迫害,六月三日被关入小号,并遭残酷灌食,恶人李杰往粥里放盐量多出正常量十倍。巴丽江在七月中旬被放出小号时,已绝食两个多月,每天被强行插管灌食三遍,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巴丽江以前有心脏病、胆囊炎、乙肝,都很严重,修炼法轮功后才好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谭春怡姐妹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监区,两人遭到大队长吕晶华、副大队长王晓丽等狱警各种手段迫害,长时间蹲在地上、背铐不让睡觉、隔离“转化”等。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陈艳梅,女,三十八岁,原鹤岗市委党校讲师,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七监区因拒绝点名、报数、戴名签,与管风兰,李冬雪,王法娟,陈伟君,王淑霞,郑红利,陈云霞,孙桂芝,郑金波,武丽君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关在水房,戴背扣,不许睡觉,罚站,野蛮灌食。

黑龙江女子监狱七监区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韩兴利、孙桂芝、石淑媛、刘亚芹、李冬雪、郑红丽、陈云霞因不服从犯人的管理,证明自己是无辜被迫害的,学“真、善、忍”没错。拒绝点名、报数,被体罚长达三个月之久,其中法轮功学员石淑媛已近六十岁,一天被吊昏过三次,被调到病号区。其余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还在背铐在床头,不许上床睡觉,在地上过夜。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里,密山市法轮功学员杨晓林因不肯蹲下报数,被大队长吕晶华、王晓丽等五、六个人打嘴巴子,脸被打肿,十多天才恢复。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秦淑珍,双鸭山市双矿机关幼儿园教师。因不报数被集训监区王晓丽打了无数个耳光。致使左耳流脓,听力下降。干警牛琳用高跟鞋猛踹其乳房,导致她大便失禁。

二零零二年九月四日十一点,在原集训队,王晓丽、肖林科长对董林桂拳打脚踢、打耳光,被打的顺嘴流血,后押小号戴铐子(双铐),铐在地环上半个月,只穿单衣。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至十月四日,因董林桂不认同诬蔑大法的造谣材料,白天被逼太阳晒,晚上罚站只让睡二个小时的觉。这样被迫害了半个月,象训练动物一样。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四日至十九日,白天被罚走正步,夜里训蹲。杨凤玲几次用皮鞋踢,打嘴巴子,指使犯人张文霞一起打。后董林桂被关小号,双铐铐地环,不给饭吃,强行灌食。大队长林某(男)和大队长王雅丽,指使犯人张淑荣用胶带粘董林桂嘴,使董林桂窒息,受尽折磨。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二零零三年,法轮功学员翠修等在监狱的集训队里,恶警王晓丽、王雅华、刘志强、肖林、左某等仍是采取打、踢、踹等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强迫她们蹲了五-七天。他们罚翠修蹲着,翠修不蹲,他们就唆使几个刑事犯按着打翠修并把铐在暖气管子上。开饭时,有的刑事犯就把菜盛到刑事犯的碗里,只把汤给法轮功学员。饭少时,法轮功学员就没有饭吃。一碗粥里能有不少老鼠屎。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徐友芹被五联保包夹,被队长王晓丽罚站十二天,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下队到八监区仍被五联保包夹,不许与法轮功学员有任何来往。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二日,于秀英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在集训队(现在前楼三楼)水房子,被杂工(集训队所谓“老师“)殴打后,拖到二楼,铐坐在水泥上。犯人王海霞打于秀英无数个嘴巴子,然后又踢又掐,这时恶警大队长吕丽华、王晓丽、恶警陶丹丹、小王教等穿着尖皮鞋,朝于秀英腿上踢了几脚,王晓丽拿着刚充完电的电棍朝于秀英的肩部后背处电,王晓丽觉得电于秀英的身体不解恨,拿着另一刚充完电的电棍朝于秀英脸部电。将于秀英强行押入小号,把双手后背铐坐在地环上。每天二十四小时铐(除吃饭 、方便时间)每天两顿玉米面糊,还时常谩骂、侮辱、用脚踢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九月,在集训队,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魏丽梅(三十四岁)被恶警王晓丽强制跑步,一跑就是三小时,不准歇,持续十多天。

今年,七监区大队长开会时妄想:监狱四月或五月严管队惩治那些不听管的。二组包组警官李侠也经常骚扰,积极参与所谓的谈话,目的是让她们干奴役,继续迫害她们,榨取更多价值。

二、恶警与在押犯人“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方面汇集、并动用了中共邪党的一整套邪恶手段与机制及伎俩,设置层层间隔,并利用犯人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控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监视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寸步不离左右,陪吃饭、陪睡觉、陪上厕所、陪洗漱、陪接见等等。

关押在七监区的绝大多数是些职务犯罪的人(如行贿、受贿、贪污、挪用、侵占、办假证、虚开发票等职务犯罪),她们因靠迫害法轮功卖力而在监狱里过着比较宽松的生活,相对比暴力犯、贩毒及诈骗犯在环境上要好多了,她们与恶警相互利用,狼狈为奸,所有卑劣的手段及语言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全能用上,在邪党官员的纵容、指使和授意下,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也是花样不断翻新。

做“转化”迫害的恶犯主要有:

孙玉梅,四十四岁,女,海伦县人,在银行工作,因挪用公款被判十九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帮教,帮助邪恶转化法轮功学员,帮邪党卖命为了加分。其丈夫耿喜文,家人不知道她在监狱帮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

于淑范,五十多岁,大庆地区肇州县人,曾任文化县长,副县长职务,因贪污受贿被判十二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帮教,为邪恶出谋划策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女子监狱中,法轮功学员关玉芹受到狱警及包夹的恐吓和威胁。不仅对在其中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并且还威胁、恐吓家属。非法监视、监听家属会见,并强制要求被迫害法轮功学员按她们规定的内容谈话。包夹关玉琴的就是于淑范。

郑旭辉,四十多岁,女,齐齐哈尔市人,原在中保财险工作,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帮教。

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严密的监控,当法轮功学员与家属会见时,都是由管教及包夹一同监视、监听。她们是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为了争高分减刑,为了不起早贪黑的上车间干活,她们甘愿为恶警指使,泯灭良知的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之事,为邪党充当打手与工具。

三、压榨、奴役法轮功学员,而且造假成性

黑龙江女子监狱为了多挣钱,让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动。现在,监狱管理局的下高额金钱定额,狱长搜刮一部份,监区长自己想多剩一部份,到下边金钱定额就相当多。大监区的每一个监区要几百万,小监区也要几十万。七监区也是苦不堪言,非人的折磨奴役,干活快的能睡三、四个小时,慢点几乎不能睡觉。白天晚上都有任务,工作时间在二十个小时左右。由于任务定的太多,完不成,就让法轮功学员拿到监舍干,使法轮功学员正常睡眠时间不够,由于超负荷劳动,使很多人身体不好。

而且监狱生活条件极差。每天早晨洗漱时间非常短,大约每人两分钟左右。有人嫌时间短,就被关了“小号”(禁闭室)。在一个监室里有高达七十多人,只有四个水龙头,花高价买来的黄瓜也不让洗。特别是一零年哈尔滨的夏天气温特别高(连续多日三十多度,最高三十七八度),汗水湿透衣服的情况经常发生,身体长期做奴工散发着异味也不让洗一洗。

每当监狱管理局、省政府或其它部门来参观、检查等,监区就会事先准备,不出工或者把正在出工的人匆忙收回监舍,如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下午一时左右,有相关部门来检查,监区先让十个年老体弱的先回监舍,而后又全部收工,做出不出工的假相,待检查走了,又全部出工,直到晚六点三十左右才收工,监区还教唆服刑人员说假话(如果问到一些问题时如何说谎……)。

甚至,当有检查的或参观的时候,恶警就把有的法轮功学员藏起来,有的让回监室休息、不用干活,有时还给做些好吃的,掩人耳目。有一次吃包子,因为一年到头很少吃,有的嘴急吃到了,有的还没来的及吃,参观的一走包子马上就被收回去了。

每当晚上超时干活时,狱里官员刚一进大院,监区就会接到电话通知,急急收工,有时不慎被撞见时,有的官员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敷衍而过,即使勒令收工,第二天早上甚至达到四、五点提前出工,可见狱里干警们之间相互弄虚作假,欺下瞒上。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联系电话:0451-86639059, 0451--86639069
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0451-86694053

狱长:白英贤 办公室:0451 86639099  警号:2320061
副狱长:包锐 办公室:0451 86639066
七监区:
七监区车间白天电话 0451-8663950
监舍电话 0451-86639062
区长:王晓丽 15945663455
指导员:杨华 13845072616
狱警:
燕楠  13936267596 警号:2320382
魏铭慧 15145095596  15045055166 2320396
李霞  13936261716  86676236  2320144
韩丹  13895780101
王楠  15004676099  13946057403
何健  13836177399
王丽娜 13936405258  84347118 2320391
寇丽丽 13604881399
刘明明 15204662185
刘亭亭 13895729343
李冬  13845115437
施玲玉 13946123243
姚微  1504604498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