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整体配合 开好自己这朵小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了,十多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走到了现在。

一、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

二零零四年,本地一负责协调的同修找到我,建议我负责下载并打印《明慧周刊》与周报的底稿。当时虽然我对电脑知识、打印知识还不太懂,也不会上明慧网,但我还是欣然答应。在懂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与打印,从此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

开始只负责《明慧周刊》和《周报》的下载与打印,后来不管同修需要什么,只要自己能做到的,我都尽量做好。师父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我想“开好这朵小花”也许就是我今后该走的路,我一定要走好。

发正念,排除各种干扰

下载并打印《明慧周刊》、《明慧周报》,这事看起来很简单,可是持续几年做下来也不是那么很轻松的事情。当时因我地还没有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还是大资料点运作,所以要及时把底稿送到负责复印的同修手中就显的格外重要。在做好这件事情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干扰。比如家中电脑上不去网,或者打印机出问题,或者单位要加班,或者家里来客人,或者远方亲戚朋友说有事要我去帮忙等等。但不管出现什么样的干扰,我都静下心来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无论如何也不能影响我按时完成这项重要而又神圣的事情,不能耽误后面复印同修的正常运转,不能因为我而影响了同修们及时看到周刊。也许师父看到了我这颗非常坚定的心,每次都能帮我排除干扰,让我及时把底稿送给复印同修。

向内找,按法归正自己

师父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师父为了去掉我的各种执着,让我提高心性,经常利用我的电脑和打印机来点悟我。

记的有一次,有一位同修告诉我说资料点要做一批《九评共产党》,数量较大,打算让我帮着打印一些九评彩皮。当时我地有几名同修刚刚被绑架,形势很紧张。我的心本来就不稳,又听同修说让我做这么多《九评》彩皮,一下子起了怕心,好好的打印机突然不工作了。我悟到是自己的怕心导致的,赶紧用师父的法归正自己,心里一遍一遍的背诵“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洪吟二》<怕啥>)。随着背诵师父的讲法,心渐渐的踏实了,怕心去掉了,打印机也正常了。

学好法,去掉做事心、欢喜心

因为自己做事比较认真负责,所以同修们都很信任我,有事愿意让我做。再加上平时同修们的肯定、赞扬,我便有些飘飘然了。每天脑子里想到的不是学法修心,而是在计划着要做什么什么,还要做什么什么,每天都觉的有做不完的事在等着。学法时间被挤的少之又少,即使学也根本静不下心来。师父几次在梦中点化我:学法少了,不要让大法擦边而过。但我对学法还是重视不起来,还是放不下做事心。

后来,我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学法困,炼功困,发正念也困;不仅与家人、同事出现矛盾,而且与多年合作默契的同修也出现了隔阂;整天和常人一样,爱生气、爱着急、爱发牢骚。最后,电脑也出了问题,打印机也修不好了,处处都是一团糟。在我被搞的无可奈何时,师父的讲法“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在我耳边响起,我开始静下心来反思自己,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太需要学法了。于是我从新安排自己的时间,每天除了完成必须做的事情外,一切空余时间都用在学法上。在学法过程中,我去掉了做事心、欢喜心、争斗心、嫉妒心……心态变的平和了,和同修、同事及家人的关系也都溶洽了。

二、放下自我,与同修更好配合

我地有条件的同修也陆续按照要求建立小资料点儿。协调人考虑到我时间较紧,也为了缓解我的压力,便把下载、打印《明慧周刊》、《明慧周报》以及其它真相资料的任务交给了另外一位时间较充裕的同修,让我只负责下载、打印师父的新经文。我听从安排,不再执着做事。

默默做好不完善的地方

自从学会上明慧网以后,我每天都要尽量挤出时间上明慧网看看。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那天上网时,看到明慧网上又发表一本明慧文章汇编《明慧文章汇编:重视发正念》。因为以前象这样的汇编文章我们都和《明慧周刊》一样,做一些给那些不能上网的同修看。我想自己现在已不负责打印这些资料,下载下来自己看看就行了。但转念又一想,那位刚刚接手负责打印的同修不知是否会注意到?因为这本汇编文章和《明慧周刊》、《周报》及其它真相资料的位置不一样。若她不知道的话,同修们就不会及时看到这些汇编文章。

师父说:“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一定会做的非常好。”(《再精進》)我想虽然我已不再负责这个项目,但我也有责任把这件事做的更好。因我不认识这位才负责打印的同修,没法及时通知她。于是我马上打印了一份直接给负责复印的那位同修送去,这样无论这位负责打印的同修看没看到这本文章汇编,都不会影响其他同修及时阅读这些文章了。

理解包容同修,消除间隔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曼哈顿中城的贾维茨中心隆重召开,慈悲伟大的师尊亲临讲法。当时同修们在明慧网上看到这个消息后,都非常激动,也非常期盼能尽快看到师父的讲法。因为我负责打印师父新经文的底稿,更是非常关注此事,每天上网时都要看看是否有排好版的师父新经文发表。

我觉的自己应该是在第一时间内看到了排好版的师父新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在明慧网发表,我赶紧下载下来并打印好底稿给负责复印的同修送去。第二天下午去小组学法时,因为我不知道负责复印的同修能否做出来,所以自己就又打印了一本带上,心想,如果负责复印同修要没做出来的话,就让同修们先学习我这本。到同修家后,我发现同修们每人手中都捧着一本在认真阅读,大家能这么及时的看到师父新经文,我非常高兴。

在交流中,当听到小组负责人说昨天下午她们很早就全都拿到了师父新经文时,我马上觉的不对劲呀,昨天快中午了,我还上了一次明慧网,那时还没有发表排好版的师父新经文。昨天下午我应该是最早看到网上排好版的师父新经文,并及时下载、打印后给负责复印的同修送去的,但复印也得有个过程呀,她哪能这么快就都复印出来呢?此时我已经意识到同修复印的底稿肯定不是我提供的,复印新经文的同修也肯定不是我给底稿的那位。这不麻烦了吗?会不会做重了呀?我心里请求师父加持:千万别让同修做重了。等小组学法结束后,我和其中一位也负责复印的同修单独交流了此事,果真象我预料的那样,底稿是另外一位同修提供的,而且早就提供了底稿,负责复印的同修也不是我给底稿的那位。我马上意识到这位同修提供这么早的底稿,肯定是她自己排的版,那和明慧网上的排版肯定不会一样。我拿出自己打印的那本,同修马上就说:“哎呀,不一样呀,你这本有封面,我们这个没有封面。”再往里面一翻,我们又发现,第一页中的标题也明显不同,同修自己排版的那本,还是“2010”年,而我那本已经改为“二零一零”年了。这位负责复印的同修非常着急的说:“哎呀,这可怎么办呀?是修改一下,还是从新再做?我得去找协调人商量一下。”我说:“行,你去吧,我现在也得赶紧找我送底稿的那位同修,看看她做了没有?但愿她别做重了。”当我赶到那位同修家找到她时,她告诉我,她已经知道这事了,她说我那天给她送完底稿后,她就想马上去资料点复印,后来她遇到同修,听同修说她们已收到师父新经文,她就知道有同修已经做好了,自己就没再做。这时我的心好象轻松了一些,还好,没有做重。

在回家的路上,我认真向内找,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是修炼人,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是不是我有什么没意识到的执着造成的?经过几天无条件的向内找,我找到了两点:第一,爱埋怨别人。平时我这个人做事认真、爱追求完美,所以对别人要求也比较苛刻。每次当别人做不好时,总爱抱怨几句,有时,嘴里虽没说出来,但心里还是愤愤不平的。回想刚开始意识到同修用的不是自己提供的底稿时,心里还真略过了一丝不平衡:我又不执着做师父新经文,谁想做就做呗,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弄的现在这样混乱。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我不能老向外修呀,师父说:“修,就是修自己”(《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因为我有爱埋怨别人的心,所以旧势力就想利用我这个执着,妄想间隔我们,制造矛盾,我不能上当,所以我马上心态非常平和,不但不再埋怨同修,反倒对同修更加理解了:同修肯定是好心,肯定是想让其他同修早一点看到师父新经文才这样做的。第二,懈怠。自从明慧网上的大法经书更新以后,我悟到同修们应及时把字改过来。开始,我给个别协调人提了一下建议:让有能力的同修做几套更新后的大法经书发给每个学法点,让学法点的同修在学法时和原来的经书对照,找出需要改动的字,然后修改过来。可能同修们都忙于讲真相救人,觉的时间很紧,并没有重视改字这件事。后来,我越来越感到改字的必要。于是不再等、靠别人,而是自己亲自上网下载了全部更新后的大法经书,并打印出一套。在和同修集体学法时,新旧版本对照,把需要改的字记录下来,并整理好,最后连改字表及所用的字一起打印出底稿,负责复印的同修再多复印一些发给各学法小组,方便同修们快速、准确的把需要改的字改过来。

我和学法小组的另一位同修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付出了很大精力才把所有的大法经书整理完一遍。后来在学法中又陆陆续续发现还有个别需要改的字却落下了,我们再整理好再告诉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