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按:云南省昆明市海埂体育训练基地法轮功学员陈敬武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中共警察绑架,晚上警察又到其住处非法抄家,现陈敬武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这是陈敬武第四次被绑架。陈敬武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他被迫害经历见本文附录。本文是陈敬武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和体会。

一、我是怎样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

我于一九九七年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至今已修炼十四年了。得法前我是一个抽烟、喝酒、好赌的人,因为生活很不自律,又争强好胜,所以年纪轻轻就搞的一身病,较为严重的有鼻窦炎、鼻膜炎、鼻甲肥大、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胃炎、脚气病等,经常跑医院,但又老医不好,搞的整天疲惫不堪。

那么我是怎样走入大法修炼的呢?说来也挺神奇,我是被大法的神奇功效吸引的。一天我回家,看到茶几上有本书,书名是《转法轮》,是李洪志老师写的。我拿起来翻看了几页,也没看明白什么。第二天下班回家,又看见三盘录像带,当时妻子、孩子都不在家,就随手拿起一盘放進录像机内放着看。那盘录像带是《法轮佛法──广州讲法》的第七讲。我就这样一个人静静的看,当听到李老师讲到抽烟问题时,心中很受震动,觉的讲的很有道理。我抽烟二十多年了,深受其害,但又戒不掉。经常胸堵,咳出的痰都是乌黑的。接着,我看录像带,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往下流动,一直通透全身,我觉的很奇怪,以前从未有过这种现象。

看完一个半小时的录像带,我想抽根烟,睡觉了,点着烟,吸了一口,马上心里难过想吐,嘴里嘀咕着:“怎么今天的烟这么难抽?”于是把它灭在烟灰缸里了。就这样,二十多年的烟瘾就戒了,至今十三年没有再抽一支烟,这过程中没有任何人为的克制,完全就象从没抽过烟似的。

第二天,我上完班回到家中,来了两个朋友敲门,叫我去打麻将,这又是我的一大瘾好,可是今天不知为什么,想打麻将的情绪一点都没有,我对他俩说:“你们从新找个人,我今天不想玩了。”他俩好说歹说,我硬是没动心,没有任何理由,就是不想玩。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事,我在单位都是出了名的好赌,领导经常在办公会上打招呼:“一个干部还带着打麻将!”最后他俩没办法,就走了。

关上门我就想:不打麻将,做什么呢?啊!这个功法太神奇了,才听了一讲,就烟也不抽了,麻将也不想打了,这样好的功法一定要炼。我听说这功法是从我家楼上的一个同事传到单位的,就上楼去他家找他,教我炼功。这位同事告诉我:“炼法轮功是要吃苦的,你能吃苦吗?”我说:“能,吃苦不怕!”当时就在他家客厅学炼起来,功法动作简单易学,四套动功,一套静功,共五套功法。当学到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我感到肚腹内翻江倒海,上想吐,下想泻,就赶快停下对这位同事说:“厉害、厉害,我要上卫生间!”于是忙跑回自己家里一阵吐泻,以前从来没吐的这么痛快,完了之后,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感到整个身体轻快起来,如卸重负一样,舒服极了。

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把我吵醒,我接起电话来却又没有声音,走到床边一看钟,六点左右。这时我脑子里冒出一念:不睡了,去跟他们炼功去吧!这么多年我从没起过这么早,晚上打麻将睡的晚,早上不到八点不起床。我和妻子打了声招呼,就小跑着出门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哪里炼功。跑着跑着就自然到了炼功点,看到有十几个人在炼着,多数是老年妇女,我也加入到了炼功的行列中,从此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后来,在慢慢的学法修炼中,才明白了,第一次听法时,思想中产生了正念,觉的师父讲的有道理,当时师父就为我灌顶、清理身体,第二天主动放弃赌博,要求学炼功法,师父又進一步为我清理、净化身体。

经过短短几个月的修炼,以前身上的几种病都不见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太好了!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提高与升华,对宇宙、生命、万事万物也有了全新的认识,今生修大法真是太幸运了!

二、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时时处处做好人

随着学法的深入,大法对我的震撼力越来越大。从学法中,我悟到修炼主要是修心性。当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的时候,接二连三在我身上的反映使我惊喜万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博大精深的功理功法,过去许多不得其解的问题,学法中都能得到解答,使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那时刚满四十岁,又是干部。我每天准时参加晚上学法、早上炼功,珍惜每一次集体交流、弘传大法的机会。由于师父为我不断的净化身体、不断的加持,感觉修炼状态突飞猛進,思想境界升华提高的很快,在此仅举几例为证:

1、清理身体

以前没修炼时,不知道身体有多肮脏、多污浊,修炼后,师父反复的为我清理身体,从所吐所泻的污浊看,才知道人在几十年的生活中,为满足私欲,已经把自己的身体糟蹋的没一处干净的了,身体一不舒服,就说是工作劳累辛苦,病了,在学法修炼中,才知道人的一切苦一切难,都是自己做了不好的事造成的。在清理过程中,显现出一些令人奇怪的现象,如白天上班时好好的,既不想吐也不想泻,不影响工作,当我一下班回家就开始清理,但身体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到了睡觉时,刚一躺下,马上就睡着了。隐约有点感觉,好象自己躺在一个气罩内,有无数的电流在身上流动,浑身上下有触电的、麻痒的感觉,第二天妻子都说:“你怎么睡的这么好,一上床就睡着了,摇也摇不醒。”

有一次消病业,刚一下班回家,胃里就不舒服、想吐,呕一阵也没吐出什么,但就是难受,就象以前犯胃病一样。妻子看我难受就说:“不好,就吃点药吧!”开始我还说:“没事,这是在消业,过一会儿就好了!”可那晚就是松不下来,就是绞的难受,思想开始动摇,想吃两片药试试吧,取了两片“胃得乐”,吃下去,隔一会儿不但没松下来,反而更痛,紧接着一阵呕吐,连药带晚饭一起吐出来,这时思想中闪出了一念:这已不是过去那种病痛,而是师父在从根本上给自己消业,因为过去做坏事所积的业,师父帮自己消去一部份,自己也得承受一部份,所以有痛苦。认识到位了,心性提高了,痛苦就慢慢过去了。

2、戒酒

有一次,和领导去参加宾馆饭店经理的联谊会,参会者大都是熟人。入座时就想:我已经是个修炼人,是不能够喝酒的,今天该怎么把握,得花点功夫了。没多久,几桌人就开始轮流敬酒,我想是该回避了,就起身到卫生间转了一圈,出来看到一群人正敬我那一桌呢,等他们离开转到别的桌时,我就走回座位上去。

可是修炼人该过关去执着时,用常人的方法想躲是躲不了的,刚走到桌边,有个人看见我,就叫起来:“科长躲开没敬着,来来来,敬你一杯!”说着那群人又一起围过来,把酒举到面前。我赶忙说:“对不起,我很长时间都没喝酒,已经戒了!”但那时,哪由你说,一个劲儿的让你喝。没法了,只有讲真话了。我就对他们说:“我现在是法轮大法的修炼人,不喝酒!请原谅!”这句话真管用,马上围着我的人齐齐的转身回到各自的座位上了,没有一个再来纠缠。从那以后,我每遇到这样的情况,首先把酒杯撤掉,只留个饮料杯,这样别人也不再敬我酒了。

3、私营不锈钢厂的红利

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自己用这一法理来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不符合大法的马上改正纠错。我的工作岗位是膳食科科长,难免和一些生意人打交道,市场竞争又激烈,人们就用各自的办法来和你拉关系,套近乎。我用大法来衡量,我拒绝收受所有送来的礼物,同时告诉送礼的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师父教我要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修炼自己,做个好人,不占别人的便宜,不要不该要的东西,这样才不会造业损德,身体才会健康、平安。

比较突出的一件事是,我和一个私营企业厂长相处很好,他们厂专门生产不锈钢用具,我们相互之间有一些业务往来。当时他资金不足,周转不过来,又急需進一批原材料,就向我个人借了几万元做周转资金。隔了两天,他又和我说:“干脆,你再拿两万元,一起入股,我每年分你几万元的红利,你看如何?”我一听吓了一跳:怎么要分那么多红利?当时就推辞:“我怎么能占你那么大便宜?”他说:“没事儿,我们是好朋友,应该互相关照。你放心,我立下字据,保证每年分你几万元的红利。”他这样一说,我也就默认了,他写了字据交给我,后来拿了一年的红利,就得法修炼了。用法来衡量这件事,肯定是不符合法的要求,不能再占这个便宜,也不可能白占,一旦什么时候需要时,他就会利用我的工作职位来牟利的,很可能损害单位的利益。想到此,悟到了,就马上抽时间到他那儿和他讲明了原因,并告诉他我现在修炼法轮功,要求做个好人,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也讲了一些得与失、因果报应的事。他很认可,也能理解,就说:“天下还有你们这样的好人!”我说:“这个入股协议就解除了,我不能再占这个便宜,资金你周转不过来,钱你先用着,什么时候能还你再还我。”说完就当着他的面把字据撕毁了。这事善解后,我感到全身好轻松,好舒畅。

4、修阴沟

修炼一年后,突如其来的碰到这么一件事:那时我辞去了膳食科科长的职务,调到业务科任副科长,这一调动,不但没升级,反而降了一级,我没动心,积极配合科长,很快投入新的管理工作。

到雨季业务科管理的绿化带内,几个阴井口大量的往出冒污水,淹了绿化带,顺公路淌,又流到田径场内,一时间大门处和主要道路都被污水淹了,臭气冲天。一天,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叫我赶快看看污水怎么排不出去,却从阴井中冒出来。

我到了现场顺阴沟流向检查,发现原来阴沟出口处很长一段因建游泳馆被截断了。当时虽然修了一条临时的阴沟,但粗制滥造,修路面时被压路机挤的弯弯扭扭,塞满了泥土,无法流水。向领导汇报情况后,领导交代我负责找个施工队做个预算,尽快把阴沟修复。

我就请了一位经常搞基建维修的老板,跟他说了要做的事,让他搞个预算来。没几天他就把预算表送来了,我一看总价是七万多元,让我吓了一跳:修条阴沟要七万多元?!细看账目,看出了点问题,就向他点出并请他从新做,不能把我们原有的材料算到進货原料上。当时老板拿过预算表没说什么。

第二天,这个老板到我办公室,对我说有事要和我商量,叫我到外边去说。我跟着他出来,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他突然塞了一坨东西到我怀里。我拿出一看是一叠百元钞票,估计有三千多元左右。我开始一惊,随即又冷静下来,对他说,这钱我不能拿。把钱递还给他。他不接,却叫我快装起来,一点小意思。我看他不接,马上严肃认真的对他说:“你听着,我现在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弟子,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这要损德的,我们师父教我们时时处处都要做个好人,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修炼自己。我不收你的钱,也不会克扣、刁难你的,但你必须保证质量,把工作做好。我们公平交易。”话说完,他还是坚持要我把钱收下,我就又严肃的告诉他:“如果你不把钱拿回,我就交到主任办,那时可能连工程都做不成了,还犯行贿罪。”他一听,才把钱接回去。我就和气的对他说:“你放心,做好你的工作,该你得的不会少,我也好对单位、对领导负责。”

最后阴沟的修复了花了四万元左右,而且质量非常好,至今十多年,这一段阴沟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修炼大法是严肃的,生活中、工作上,每一件事都会被利用来考验修炼人,提高你的心性。

修炼法轮大法的这十多年,我谨记大法的要求,时时处处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我想,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是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洗净了我。

附:昆明市法轮功学员陈敬武第四次被绑架

云南省昆明市海埂体育训练基地法轮功学员陈敬武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到小板桥赶街时向民众发真相资料时,被人诬告,被警察绑架,晚上警察又到其住处非法抄家,现陈敬武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陈敬武:男,五十四岁,昆明市海埂体育训练基地职工。曾经于二零零零年底到二零零一年初被单位“六一零”强行绑架到昆明市松茂水库洗脑班强行洗脑。洗脑班的主办单位是盘龙区政法委、盘龙公安分局。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有盘龙国保大队队长邱云昆、恶警李金昌等。同时被绑架到这次洗脑班的还有其他八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陈敬武被盘龙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设陷阱引骗到昆明火车站后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期间又被劳教所非法加期五十天,二零零三年六月回家。盘龙国保大队队长邱云昆、恶警李金昌等参与了此次非法抓捕。

二零零四年二月陈敬武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昆明市拓东派出所绑架后当天回家。但是一个月后的三月一日,盘龙国保大队队长邱云昆、恶警李金昌等到陈敬武的工作单位,将他从单位直接绑架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后又因陈敬武不放弃修炼被劳教所非法加期十个月,直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才回到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