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五)

非法抄家、绑架、拘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非法抄家、绑架、拘禁,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最常用手段。

这里所说的非法拘禁,是指除了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洗脑之外的非法传讯、非法行政拘留、非法刑事拘留等迫害方式。

对中共的恶人来说,一朝有权在握,一朝中共上层下达了政治迫害令,立即就能把鸡毛当令箭,任意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抄家和拘禁了,在此过程中还能大肆抢劫财物,满足其邪恶的贪欲。

在中共的严密封锁和疯狂报复之下,目前收集迫害信息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只能对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做出极不完整的统计。截至二零一零年底,武汉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一组数据:

1、被非法拘留至少125人,其中被拘留4次的多人,被拘留时间最长的250天;
2、被迫流离失所的、有家不能归的超过26人;
3、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视居住;
4、多数学员都曾被非法抄家和抢掠私人财物,有的学员被非法抄家抢掠多次,全区被非法抄家的次数难以统计……

以上统计结果只是中共在绑架和非法拘禁方面迫害罪行的冰山一角。

(一)随时迫害,制造恐怖

生活在中共的恐怖屠刀之下,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财产安全与住宅安全毫无保障,随时都面临严重威胁。有些人根本无法体会这种高压恐怖所带来的精神压力,所以对中共的迫害麻木不仁、视而不见。下面按时间顺序历数中共在新洲非法抄家、绑架、拘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您可以看到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之重、之频、之广:

1、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依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截访,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集中关押在新洲党校进行迫害。

2、二零零零年,中共开始成批绑架学员到洗脑班迫害,此外,对大批依法上访的学员,中共还极尽其暴力截访、绑架并实施非法拘留。

3、二零零一年,中共除成批绑架学员到洗脑班迫害之外,平时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也不放松,如张艳荣、姚荣华、杨寿林等均受绑架迫害。

4、二零零二年,中共除了在其邪恶十六大前夕,成批绑架学员进行洗脑迫害之外,平时依然不断非法骚扰学员。九月三日下午4点左右,新洲区阳逻街水陆派出所恶警先后绑架两名法轮大法学员,其中喻小霞(女,48岁)遭到恶警殴打,陶金叶(女,58岁)被送往新洲区刘集财政所洗脑班迫害。

5、二零零三年,除在十月至十一月份,中共成批绑架学员进行洗脑迫害之外,该年度突出的迫害案例还有:(1)汪集镇法轮功学员李宗明(男,47岁),在腊月二十九,与妻子一起准备上亲戚家参加婚礼,被汪集镇恶警余忠伍、汪金佑、张德明等强行绑架,非法搜身,将贺礼400元钱及法轮功书籍、资料抢走,并被非法关在看守所迫害。(2)新洲区公安分局恶警朱雪飞将当地法轮功学员孙某、曹某、菊梅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她们三人在赠送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3)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清明节,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罗文福,朱雪飞,夏小华,姚国安等数名恶警将正在学法的十余名大法学员绑架,关押在新洲区公安分局留置室冻饿一夜后将骆美桂送武汉看守所刑事拘留一月,张艳荣送武汉妇教所拘留半月,朱春桂,叶福,彭四莲,熊双莲,孙春燕,黄英等送刘集洗脑班,强制关押洗脑。

6、二零零四年,除在三月至十一月份,中共成批绑架学员进行洗脑迫害之外,该年度突出的迫害案例还有:(1)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城关大法学员汪桂荣,靖艳娥,周女士等3人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汪桂荣被冤定两年劳教,周行政拘留半月,靖艳娥送刘集强制洗脑(2)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大法学员吴珍菊的家具店在刘俊顺家隔壁,吴珍菊对刘的老婆邱珍爱好言相劝,希望她劝说自己丈夫停止迫害大法学员,对自己和家人都好。邱珍爱竟然说:“我让我家老刘把你关起来”,吴说:“我没犯法,凭什么关我?”结果第二天上午刘俊顺真让“610”恶警将吴珍菊送武汉妇教所行政拘留15天。刘俊顺为所欲为,执法犯法,达到疯狂境地。(3)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下午,新洲区仓埠街法轮功学员柳玉秀、柳玉红到附近乡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仓埠派出所马上出动警车抓人,柳玉秀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武汉女子看守所,柳玉红走脱,但被恶警非法抄家和追踪。

7、二零零五至二零零七年,中共继续成批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此外的突出迫害案例还有:(1)法轮功学员张淑真,于二零零七年元月二十四日回新洲区孔埠娘家,在张家榜湾发放真相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遭邪恶绑架,被非法送往武汉市关押。其丈夫在外打工,七岁儿子无人照顾。张淑真在她儿子一岁时也被迫害过。(2)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傍晚6点左右,新洲区阳逻街两名大法学员潘金娥、张元珍(音),遭阳逻街第一派出所恶警绑架。(3)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深夜一点左右,中共出动上百名警察,包括新洲区公安分局局长张荣成、新洲区公安分局一科夏小华、新洲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栾水旺等,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包括仓埠街方杨乡法轮功学员童春风(女)、仓埠街法轮功学员朱幼山、仓埠街方杨乡法轮功学员张晨耀、潘红丽夫妻、仓埠街方杨乡胡罗大等,恶警非法查抄了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家中多种私人财物被抢走。(4)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新洲徐古镇柳河乡法轮功学员尹双珍在去妹妹家的路上被武汉假装玩牌的公安便衣绑架。

8、二零零八年,突出的迫害案例:(1)中共借奥运之机迫害法轮功。其实把奥运问题政治化的正是中共自己,是中共把奥运当成了巩固政权、打压正义良知的借口和最佳时机。中共使中国这块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古老土地充满着杀气、邪气、恐怖和血腥,真是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六月二十二日晚至二十三日,中共成批绑架学员,新洲区受害的学员就有:刘翆莲、朱游山、童春风、李巧兰(音)、张晨耀及其妻潘红丽等。(2)该年四月初仓埠街法轮功学员夏火荣(音)、柳木兰(音)、艳琼(音)、朱游山、雷平(音)分别遭恶警非法抄家。

9、二零零九年,突出的迫害案例是:四月份,陶金叶,臧红红四月十一日中午被李集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十二月份,孙芳,在网吧遭阳逻派出所绑架,该学员曾两次遭绑架。

10、二零一零年,除中共借奥运之机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之外,突出的案例还有:新洲潘塘中心小学优秀教师郑佑玉,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晚发真相资料过程中,被潘塘派出所于志勇绑架,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以上只是法轮功学员突破封锁,在明慧网上发布的迫害真相。更多的迫害案例目前还无法收集。即使是以上材料也足以让人感到恐怖,中国人在中共治下根本无安全保障可言,而法轮功学员作为中共内定的“敌人”则更是处于随时受迫害的境地。

(二)入室绑架,非法关押

受中共邪党文化洗脑后的恶警,表现出来的行为只能用“毫无人性”来形容。他们应该反思:如果此类行为落到他本人或他亲人身上,他又将会是何种感受?

1、徐建平、朱春霞睡梦中大祸临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10时许,城关派出所李建林所长、姜汉福及一姓杨恶警带领20余恶人强行闯进了新洲区人民医院医生徐建平家中,当时他们一家三口已入睡。恶警在没有任何证据及证件的情况下强行非法抄家,又要强行带走其妻子朱春霞,朱春霞依法拒绝,恶警从朱春霞怀中抢开了被吓得哭坏了的年仅三岁的孩子,当着孩子的面五个彪形大汉强行从被子中抓出仅穿一层睡衣的朱春霞,大冷天连外套都不让穿,抬起来关进了他们的车里

徐建平因为跟他们论理,指责他们无理抓人,抗议了几句也被绑架走,只剩下三岁的小孩又惊又怕,躺在床上哭得声音嘶哑,冻得浑身冰凉,事后生病。幼儿的哭喊声也唤不醒暴徒们沉睡的良知,它们随后还非法抄家。

朱春霞自修炼后一直做着一个贤妻良母该做的一切,怎么也没料到会有如此一劫。亲眼目睹二十一世纪的“鬼子进村”,不少群众都愤慨议论:“这么好的人都抓,政府不知怎么了?!”

2、李春梅被绑架毒打

李春梅,女,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去附近的四路沟林场一分场散发真相传单时被该场分管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胡二伢发现后残暴的拳打脚踢,她的一只眼睛被打得眼球受伤,鲜血直淌。胡二伢强行将李春梅绑送到刘集洗脑班,在李春梅眼部受伤血流不止的情况下,还逼迫李春梅写所谓的“保证书”。李春梅坚决不写,李春梅的老伴代写了一个保证书,然后几个人强行李春梅按了手印。李春梅被送新洲区人民医院开刀手术后,仍流血不止。

3、警察说:“大人不在家,捉他的伢(孩子)!”

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上午10点多,新洲区旧街派出所陈普明、程即元、陈林四和一不知姓名者共四个警察来到法轮功学员林维忠和张喜莲家中。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讲法轮功真相,讲自己炼法轮功受益很多,以前得多种病,有点钱就治病,炼功后身体好了,才把生意做好了,自己又不打牌,勤劳持家。11点多,这些警察叫这个法轮功学员去签个字,她不去,几个人就来拉她。

邻居看不过去,就对警察说:“她人好啊,没跟人红过脸。”可是这些恶警还是把她抬上了警车,任凭张喜莲怎么挣扎,这些警察都不理。为了完成他们的“绑架办洗脑班的指标”而丧心病狂,因为林维忠趁他们不注意离开了,其中一个警察就说:“大人不在家,捉他的伢(孩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理呀?实乃禽兽不如。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半夜约1点多钟,新洲区阳逻街法轮功学员刘翠莲家和仓埠街法轮功学员朱幼山家几乎同时被恶警非法抄家,刘翠莲遭野蛮绑架一度生命垂危,恶警见有生命危险怕承担责任,将其弃于医院。更为邪恶的是恶警为应付上级,竟将借宿刘家的打工女李某绑去交差。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九日,新洲区仓埠镇法轮功学员张晨耀被恶人举报而被当地派出所围攻,张从后窗跳出,恶警将他逼入水塘中,竟然还对他开枪。对待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这些“执法人员”胆大包天,为所欲为,这就是中共标榜的“法制”社会。

4、明目张胆的绑架、侮辱妇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在易窑村小学查环查孕的邾城街计生站医师王水香被邾城街郭可元叫到一老师房间说:“你炼法轮功,叫你到派出所去说清楚”,王水香说:“我一身病,炼法轮功炼好了,要说就在这里说”,郭可元大声恐吓,话音未落,区“610”周英杰、公安局国保大队夏小华、罗文福、朱雪飞等十几人将王水香架飞机式地拖扯,把双手往后扭,上半身的内衣外衣全拉到头顶上去了,致上半身全部裸露在外,裤子上沾满了雪水、泥水。

王水香拼命的挣扎抵制,大声呼喊在场的单位领导、职工救命,但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十几个警察有的搬脚,有的扭手,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她扭上了警车送往刘集洗脑班非法关押。当时他们怕恶行被人看见,强行将全校师生都关在教室里。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七日下午二点左右,新洲区和平乡综治办蔡友才、方世桥带领三店镇派出所恶警张伟、王峰等五人,象土匪一样冲到法轮功学员蔡姣梅家里,从一楼到三楼每个柜子都翻到,抄走大法所有书籍、挂图,还把录音机、复读机抢走。邻居实在是看不过眼,厉声斥道:复读机是小孩读书用的,然后夺了回来。方世桥走后还扬言:“叫流子哥抄你的家”。邻居愤怒地回答道:“你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