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王建辉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大庆市法轮功学员王建辉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被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八年,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十一监区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是二零零六年初成立的专门迫害和“转化”从各地绑架到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因为监狱非常看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使用强制、欺骗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迫害,所以就把阴损毒辣、地痞流氓的大队长王雅丽放到了这个所谓“重要”的岗位。

一提到这个有着黑社会习气、无赖作风的王雅丽,整个监狱的所有职工干部都对她避而远之。

监狱恶警王雅丽对王建辉的迫害

王建辉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关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她不配合十一监区刑事犯崔湘(所谓道长即犯人的头儿)的无理要求,在专门做转化的库房里被崔湘拽着衣服领子推推搡搡,大声谩骂不止。王建辉刚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十一监区的第一天,因为不配合监区晚上的蹲报点名,被刑事犯崔湘和韩丽娟扑上来拳打脚踢,大声辱骂。在打骂的过程中王建辉大喊打人了,站在门口来点名的值班警察赵函娇不但没有制止,还吓得迅速把库房门关上走了,任凭王建辉在库房里被两个刑事犯轮番打骂。

崔湘把王建辉安排在攻坚组,攻坚组里有全监狱最邪恶的牢头狱霸王凤春。刑事犯一听到她的恶名都闻风丧胆。王建辉一进入监室就被命令坐小板凳,而且必须得两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上身正直一动不动。王建辉不按照她们的要求做,王凤春就对她大骂不止,语言极其肮脏如最无耻的流氓。王凤春命令两个刑事犯把王建辉夹在两人中间动弹不得。两人的手拽着,王建辉的两手被她们固定住。刑事犯紧紧夹住王建辉一段时间,她仍然不按照王凤春的要求做,恶徒王凤春就拿出束缚带来绑法轮功学员王建辉,王建辉严厉抵制刑事犯的进一步迫害,使她们的邪恶手段才没有得逞。王凤春还不断威胁法轮功学员王建辉说:“女子监狱每年都有死亡指标,整死你们法轮功都属于正常死亡,不用负任何责任。”

在攻坚组里王建辉早上五开始就被逼迫坐硬板凳,一直坐到晚上九点,一共得强制坐十六个小时。在这十六个小时当中绝对不允许站起来,更不允许在地上活动。王建辉坚决抵制这种残酷的体罚,恶人不让站起来,她就执意站起来。王凤春就凶神恶煞般地扑上来打王建辉,一边打还一边破口大骂,在这些刑事犯的残酷折磨下,王建辉要冲出房间去找警察,刚把房门拽开就被五个刑事犯一起拽回屋里,不让找警察。在王凤春拳打脚踢的过程中,其他四个刑事犯不但没有制止王凤春的恶行,还一味的拉偏架,拽着王建辉的两手不放,任凭王凤春踢王建辉的肚子。王凤春的骂声很大,十一监区的所有警察都听得一清二楚,可是却没有一个警察去制止王凤春,这让王凤春更加肆无忌惮,随心所欲的加重折磨迫害王建辉。

酷刑演示:狱警纵容犯人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狱警纵容犯人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王凤春疯狂的打骂声惊动了大队长王雅丽,她一进屋王建辉就跟大队长说王凤春对她又打又骂。王雅丽不但没有制止王凤春,反而十分蛮横的对王建辉说:“打你你就忍着,以后打你就是个玩。”因为十一监区所有的房间都没有监控,刑事犯可能放心大胆、毫无顾忌的折磨法轮功学员王建辉。所有的警察明明知道攻坚组和严管组里的刑事犯会迫害法轮功,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而那些刑事犯又极力阻止法轮功学员找警察反映情况。警察一个月也不进监室几次,所以法轮功学员根本就见不到警察,即使偶而见到警察进屋,法轮功学员反映情况也是根本不听,因为那些经常打骂法轮功的刑事犯从来没有被处罚过。王建辉就在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下,在实在没有地方可以伸张正义的情况下进行绝食抵制。

王建辉在四监区遭受的迫害

王建辉在十一监区承受了半年毫无人性的严酷迫害,从十一监区被转到了四监区。在四监区王建辉由于坚持炼功被四监区的所谓“道长”——刑事犯郭海英在监区走廊里,拽着头发疯狂的殴打,并从走廊连打带拽的把王建辉拖到监室里按到床上继续殴打。王建辉坚持炼功,不配合值夜班的刑事犯叶美丽和安永霞的百般阻挠与干扰,叶还不断的歇斯底里地说:“就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炼的。”这个恶人遭了恶报却不醒悟,就在王建辉遭到殴打的前一天,叶因为阻挠和干扰王建辉炼功而大出血,下身流血不止,换了好几条内裤。第二天郭海英百般抵赖和否认殴打过王建辉。因为郭海英连续殴打的是头部,所以殴打完致使王建辉头部疼痛,头晕、恶心吃不下饭。

酷刑演示:揪住头发殴打
酷刑演示:揪住头发殴打

四监区的大队长是邱艳,她知道了这件事后气急败坏地来到监室冲着王建辉大声训斥,都不给王建辉说话的机会,却一个字都不提郭海英打法轮功学员这件事,而且还说王建辉再继续炼就给她天天戴刑具。邱艳如此袒护郭海英,对其打法轮功学员没有一点制止,其结果只能是一味地助长郭海英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气焰。

二零零九年,犯人郭海英还因为法轮功学员华晓娟不穿囚服,和所谓的“包夹”犯人对华晓娟在监控器下殴打,并把华晓娟关进小号。

二零零九年三月,因为法轮功学员兰洪英不穿囚服、坚持炼功,郭海英和夜岗诬陷兰洪英要咬舌自尽,将兰洪英迫害进小号二十多天。在小号,狱方不给法轮功学员被褥,两手打双铐,睡觉时也不给打开,致使法轮功学员兰洪英心跳每分钟一百三十五下,双脚和左侧身体麻木疼痛,大约半年才恢复。从小号迫害回来后,因为兰洪英炼功,郭海英伙同包夹和门岗迫使兰洪英坐小凳。

二零一零年四监区一个得癫痫病的犯人,因一点小事和郭海英发生争执,郭海英对其大打出手,和其关系好的犯人也借机对那名犯人大打出手,以讨得郭海英的欢心。还有一个犯人管郭海英叫“奶”,一次因为一点小事与她发生争执。她对其扇嘴巴子,警察来了照打不误,她的嚣张就是因为有警察康某的纵容。

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丽无耻的造假

(一)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警察值班和节假日天天看电视,每次监狱的领导来检查都赶快把电视搬到没有电视的组里藏起来,等检查的人一走又把电视搬回办公室。有一次检查的人在警察办公室里发现了一个电源插排就问是从哪来的,警察姜微就欺骗检查的人说是监室里用的,随后就到监室里嘱咐监室的刑事犯说:“如果有检查的人来问插排哪来的,你们就说是监室用的。”

(二)监狱里的床头卡必须得贴照片,有许多刑事犯没有照片,十一监区统一给没有照片的人照相,而且每人还收十元钱照相费,监狱里的连犯人的钱都挣,真是黑心监狱。

另:贾桂兰,女,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六十八岁,曾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被“严码”折磨,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二点。二零一一年初和其他两位同修调到四监区,上厕所也有人跟着。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黑幕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和九监区是专门“转化”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所有刚刚被劫持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分到这两个监区进行精神上和肉体上的迫害。监狱被人们形容成人间地狱,而十一监区和九监区是狱中狱,连其它监区的刑事犯一提到这两个监区都咬牙痛骂,说那两个监区里的人都不正常。

下面是监狱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王雅丽迫害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时间:二零一零年九月或二零一零年十月)。

十一监区的大队长王雅丽是迫害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经验最丰富的老手。从这个监区成立以来就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王雅丽平时一付社会流氓作派,善于利用刑事犯中的人渣、流氓来折磨法轮功学员。刑事犯王凤春和崔湘是王雅丽从所有刑事犯中挑选出来的最无人性的打手。有了这两个恶人,王雅丽迫害法轮功就得心应手、随心所欲了。王凤春和崔湘嚣张的气焰被大队长王雅丽助长和纵容得连监区里的其他狱警都不敢管,监区里的刑事犯都躲着她们走。

王凤春曾多次扬言她只听王大队的,其他狱警她根本不放在眼里,王凤春曾经在其它监区寻衅滋事被关过四次小号。其它监区的大队长都十分厌恶和鄙视她,但哪个大队也管不了她,只有王雅丽把王凤春当成宠物一样惯着。王大队之所以一味的纵容、顺从王凤春并给予她监区里的一切特权就是为了让王凤春成为她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和工具,而王凤春也心领神会的在王雅丽的暗中指使和教唆下更加卖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崔湘(刑事犯),十一监区的“道长”,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她就多得分,得分越多减刑越快。在能快速减刑这个利益的驱使和利诱下,也为了能得到王雅丽更多违反监狱规定的照顾下,崔湘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因为有王雅丽这个后台,所以王凤春和崔湘这两个恶徒才敢无法无天的胡作非为.

十一监区属于封闭监区。监区管理方式和所有的监区完全不同,为严密封锁十一监区的所有情况和信息,十一监区的刑事犯去食堂或其它地方不能和其它监区的刑事犯说话、打招呼,而在其它监区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十一监区的刑事犯花钱找人也调不出十一监区。监狱就怕调出十一监区的刑事犯把里面的情况泄露出去,甚至连女子监狱的其他警察都不知道十一监区是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其它监区的刑事犯只知道十一监区很严酷,但严到啥程度连他们也想象不到。

十一监区共有十个组,一组属于攻坚组,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都先放在一组,但每次一组只放一个法轮功学员。王凤春虽然不是一组组长,但一组组长都得听她的。分到一组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王凤春随心所欲的谩骂与殴打,从早上五点三十起床就开始坐小板凳, 一直到晚上九点,一天坐十五小时,中午从来不让休息。坐小板凳的时候必须两腿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上身一动不能动。这种超负荷的长期体罚只有毫无人性的王雅丽才能干得出来。

除了一组属于攻坚组,其它组属于严码组,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严管组里长期坐小板凳。每个组里放一~三名法轮功,每个法轮功最少由五个刑事犯长期监视。严管组里的法轮功学员一天坐十五小时小凳,中午从来不让睡觉。坐小凳的时候不能随便站起来,更不让在地上随便走动。如果屋里有两个以上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之间不能说任何话,也不能靠近坐在一起。在一个屋里的法轮功学员互相之相不能给吃的,也不许相互之间借东西用。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不能有笔和纸,写信找警察借。有一个刑事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帮法轮功学员买了一支笔,被警察知道后教训了一顿。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禁止看任何报纸和电视新闻。无论洗漱和上厕所都得有刑事犯紧紧跟着,甚至在走廊里向其它屋里瞅一眼都要遭到刑事犯的阻止。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从不允许去超市买东西,买东西得让同屋的刑事犯带。如果有的法轮功不配合刑事犯和管理,也不怎么帮她们干活,刑事犯就借口不去超市,法轮功学员就买不到东西。法轮功学员被禁止直接找警察,如果有事找警察谈,必须得经过刑事犯的允许。如果法轮功学员受到刑事犯的辱骂和殴打,向警察反映的权力都没有,因为刑事犯根本不让你找警察。

十一监区所有狱警明知道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屋里受尽刑事犯的欺凌与刁难,甚至经常成为刑事犯的出气筒也不闻不问。由于狱警长期不进法轮功学员所住的屋里,刑事犯肆无忌惮的谩骂折磨法轮功学员。

因为十一监区各屋没有监控录像,刑事犯更加胆大妄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刑事犯没有劳役的时候可以睡午觉,节假日休息可以随便在床上躺着休息,而法轮功学员在节假日甚至过年的时候都不能上床,必须在地上坐小凳,一直到晚上九点。因为十一监区的刑事犯都是在监室里干活不去车间,所以有些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帮刑事犯干很多活却得不到她们丝毫的照顾。十一监区的大队长王雅丽纵容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这些道德沦丧,没有良知的刑事犯使尽阴损毒辣的手段为着自己的利益互相攀比着严酷管制和虐待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张丽被她们折磨的几乎精神崩溃。因为张丽不配合长期体罚坐小凳,被刑事犯用束缚带绑在床边坐在冰凉的地上不让睡觉,张丽冲到走廊里不断的大喊“法轮大法好”,被一帮刑事犯追着连打带骂的拽进屋里,狱警叫来几个身强力壮的刑事犯在监室里对张丽一顿拳打脚踢,然后绑在床边。

法轮功学员杜春香经常大口大口的吐血,就是这样她还被逼在攻坚组里坐十五个小时的小板凳。刑事犯都上床躺着了,杜春香还必须坐到晚上九点,而且天天受王凤春和孙雪娟的刁难和辱骂。在这种残酷的体罚和精神折磨下,法轮功学员杜春香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不得不送到监狱里的医院长期住院。

十一监区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成年累月的在监室里坐小凳不能迈出监室半步,甚至连监区的走廊都不能走动,就是在监室里站起来走一会都得遭到刑事犯的制止和训斥,而刑事犯在监室里可自由活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任何限制和顾忌。

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丽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虽然极其隐蔽,但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为共产邪党利用完王雅丽这个人间恶棍之后,她的下场必将是悲惨的,她的臭名将因为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世人唾骂!(恶警王雅丽、恶人王凤春现已调到二监区)

十一监区还劫持着二、三十个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大组劫持的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三十多个,不包括病号。望善良的人们关注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伸出援手,制止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