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劳教所迫害何洪亮:灌屎尿、往嘴里吐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淮阳县许湾乡农民何洪亮,六十岁左右,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十年来屡遭中共绑架、关押。二零零八年九月,他被劫持到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遭到非人折磨,恶警命令犯人对他灌屎灌尿、往嘴里吐痰、性侮辱……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何洪亮再次被绑架,在淮阳看守所他绝食抵制迫害。九月二十四日被警察李昌锋等三警察劫持到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何洪亮始终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三大队二中队警察张清善为逼迫何洪亮放弃信仰,唆使吸毒犯廖浩、陈某包夹何洪亮。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上旬的一天,张清善叫廖浩到车间东头审打屋(此屋没有监控录像,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用钢管毒打何洪亮,专打全身的各个骨节,约打两个小时,恶徒两次把钢管打脱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骂的不堪入耳;何洪亮的脚面、脚踝、胳膊关节、手面、膝盖等全被打肿,脱不掉衣服,不能走路,得被人架着走。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四天后,恶警副大队长沈建伟把何洪亮叫到操场,沈建伟说:你得吃屎喝尿,不能解手。随后令廖浩在他面前用棍子毒打何洪亮,沈见何洪亮的脚面青紫红肿,就叫专打脚面。廖浩使尽全身力气,不停的朝何洪亮两个脚面上打,一直把棍打断,何洪亮被打的不能走路,恶警就叫包夹架着他走,忽前、忽后、忽停、忽慢、忽快的来回折磨他。

接着,沈又令廖浩叫来一个年轻劳教人员,指令二人给何洪亮灌屎尿,两人将何洪亮拉到厕所门口,看厕所里的屎深,怕弄脏的自己的衣服,又把何洪亮拉至车间,罚坐硬板凳,面朝墙,膝盖几乎挨着墙不许动,威胁只要不“转化”就不让上厕所。有次何洪亮一动,禹州的黑社会头子张伟就照他脚上扎两锥子。

因这一天从早上到晚上恶警不让上厕所,何洪亮将小便解到矿泉水瓶子里。吸毒犯王祥汇报给沈建伟,沈令廖浩逼何洪亮喝了,遭何洪亮拒绝,廖浩在沈建伟命令下,把尿浇到何洪亮头上,没有浇完的,就把瓶子用绳子强硬挂到何洪亮的脖子上。

二零零九年三月下旬一天晚上,沈建伟让犯人把何洪亮拉到东间南墙根,令犯人陈国旗强硬掰着何洪亮的嘴往何洪亮嘴里吐痰,陈还说,“我可是有肺结核,干部叫我吐我就吐。”

七天后,沈建伟又令劳教人员A、B先后往何洪亮嘴里吐痰,折腾了一阵子,没得逞。

二零零九年六月中旬一天上午,南阳的劳改犯张海军,端着痰盂,强逼着给何洪亮灌了几口痰盂水。

二零零九年六月上旬,恶警张清善把吸毒犯马虎调到二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更恶毒、流氓。六月中旬一天晚上,张清善、陈国旗等把何洪亮强按倒在洗浴间,陈国旗脱掉衣服,赤裸裸的拿着阴茎往何洪亮嘴里塞,何洪亮说“你这是犯法的,这是对我的侮辱”,他才罢休。过一个星期,恶犯马虎、张伟又把何洪亮骗到洗浴间,张伟拿着阴茎往何洪亮嘴里塞,何洪亮说:“你是违法的,这是对人的侮辱,我告你。”后来何洪亮向二中队队长赵志民报告此事,赵志民说,你不转化我也没有办法。显然这都是警察安排好的。

二零零八年一天,恶警副大队长沈建伟把何洪亮拉到车间外,威胁说:“不转化死路一条,我在这看着,你干脆碰墙死了算了,劳教所每年有两个死亡指标。”

二零零九年元月上旬,二中队恶警张清善把何洪亮骗到审打室里,因何洪亮坚持信仰,张清善恼羞成怒,大打出手,左右大耳光,又用脚跺,何洪亮被打的瘸一个多月。有两个晚上,张清善脱了鞋,对着何洪亮的脸左右开弓,他说“我要不打你,我吃饭睡觉都不是味。”

二零零九年三月中旬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张清善密令偷盗犯李建设、王小俊等四人把何洪亮按在住室东山墙根,逼迫“转化”,两犯人按住何洪亮,两犯人用锥子和复写笔狠扎何洪亮的脚底,脚底伤痕累累流着血。李建设还用拖把把儿捣何洪亮,何洪亮痛的发出惨痛的呼叫声。

二零零九年犯人王小俊曾用一个钢管,边打何洪亮的脚踝骨边问“你转不转化”,威胁恐吓、欺骗、折磨五十多分钟。

据知情人说劳教所“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警察得奖金三万元,还升官。

何洪亮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出狱。何洪亮的儿子去接父亲,给张清善带了过年礼物,叫他到某处去取,何洪亮对孩子说:不给他,是他不让爹睡觉,不让大小便,是他用鞋和手左右打脸三次。又用脚跺身子,是他强制爹面墙不准动,是他密谋令劳教人员用尽一切卑劣手段迫害父亲,真是难于言表,这样害父亲的人你还把他当恩人待吗?儿子说“他平常见面打电话说的都是为你好,谁知他笑里藏刀,口蜜腹剑。”张没得到礼物,给何洪亮的儿子发个短信说“你爸太固执了,过年之后,到你们那实行三年的大攻坚。”这就是中原老农民十年来遭受的非人磨难,而这一切仅仅因他修炼法轮功,学真善忍做好人,为做个真正的好人所遭受的劫难。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市)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0/许昌劳教所迫害何洪亮-灌屎尿、往嘴里吐痰……-239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