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理智的讲清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是一个病秧子,有心脏病、胆囊炎、胃炎、风湿病,没几天好日子过就得住院。丈夫也看不惯我,经常骂我,并且总是在我病的时候骂的更厉害。我觉得自己很可怜,觉得他没有同情心,有几次我被气晕死,送医院抢救。再加上我的儿女情重,更使我身体雪上加霜,身体、精神都非常虚弱。

一九九七年六月,因女儿嫁到了很远的地方,使我非常痛苦,感到很绝望。这时我一下想起了前不久儿子给我的一本书──《转法轮》,他告诉我这是一本修炼的书,非常好,要我看。当时我没怎么在意,这时才想起来。我打开书看了一下,刚好是吃肉那一讲。过后的几天里,我就有一种明显的感觉,一闻到肉、蛋、鸡之类腥气的东西就想呕吐,那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第二天我就到炼功点炼功。只炼了三天,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我连续拉了四天四夜的肚子,但一点没有病的感觉。我就觉得太神奇了,因为我以前只要拉一次肚子,脚就会软下去,站不起来了,就要人背到医院去打葡萄糖针,里面加氯化钾,因为医生说我严重缺钾,每次都是这样。而这次连续拉了四天四夜也不需要去医院,这简直太神奇了。

我觉得我太幸运了,我开始相信世上是真的有神仙了。于是我从心里发出一念:我要修炼!真的是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啊。师父看到了我这颗修炼的心出来了,就帮我把身体和周围不好的东西都清理了不到一个月,我就已经是无病一身轻了,能吃能喝,再也不拉肚子了,以前大热天都不敢吃一片柑子,现在一吃就是几个也没关系了。我对师父的感激真是难以言表。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明白自己受苦、自己得病的原因了。明白我是为了得这个大法而来的。我下决心要修去自己生生世世所造下业力,修到很高的境界上去,永远也不要吃苦了。那时我们每天早上炼功,晚上到一个同修家集体学法。白天上班,生活的非常充实。身体一身轻,我从没有这么舒服过。

修好自己 救度身边亲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魔利用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国大地一片恐怖,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我们没有了公开学法炼功的环境,单位官员都到家来收书,我当时糊里糊涂也交了两本书,现在想来还很伤心,经常想着那两本书。

因为以前我们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和其他经文,有大多数我都背的来,我就在家里天天学法炼功。可是丈夫开始干涉,不让炼,说:你找死啊,你不怕死,我还怕呢。我一炼他就骂,再加上自己的懒惰心,慢慢的放松了学法炼功,慢慢的降为常人了,又开始打麻将了。

两年后,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晚上九点钟时,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送医院抢救。当时我全身无力,说不出来话,但我心里清楚,我是修炼人,我没有病,我也知道师父还在管我,我知道我的命是用来修炼的,不是用来过常人生活的。当我一悟到这个理,我的心脏只几天就恢复了正常,于是在医院我就开始讲真相。我跟医生说,就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才害得我住院的,他这样迫害法轮功绝对没有好下场。我跟病人讲:我以前的身体如何不好,炼了法轮功后全部都好了,炼功祛病健身,学法修心养性,能使脾气变好,这有什么不好,它要打压好人,这是个什么世道啊。听的人都很相信,只是说;这个国家不让炼,你也没办法。我那时天天打吊针,吃药也是没力气走路,只能坐在床上,医生说你必须到市医院去,因为你是严重的心力衰竭,很危险的。我说我没事,我要出院,医生不同意,又住了几天,我下决心要出院。医生说:那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我说可以。住了二十多天我出院了,回到家后,我天天学法。一天学三、四讲,没力气也要坚持炼功,炼静功打坐时脚痛得受不了,我也坚持,我就要打坐,从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后来每天要坐两个小时,我的脚一直痛了很久,连蹲都蹲不下去,但我就要坚持,我要消去我生生世世的罪业。后来我才知道我的病早已被师父拿掉了,现在只是在修心去执着,魔炼我的意志。那时丈夫听医生说我的病很严重,最多活不到三个月了,不能受一点刺激,稍有不慎就会带来生命危险。所以他也不怎么骂我了。我从法理上悟上来后,知道自己的病是业力造成的,药品也就通通丢掉了,什么速效救心丸、补心丸,统统丢掉了,身体也逐渐正常了。

可是你要真修了,那就得去掉你那顽固的执着心,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得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于是魔难、干扰也就来了。我在外面讲真相救人,遇到恶人我都从来没怕过,很有正念的,从来都是坦坦荡荡的,所以有师父的保护,一直都很顺利。但在家庭中我就显得力不从心,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有很怕我丈夫的心,因为他脾气暴,属于很自私很恶的那种人,一切都是以他为中心,只有他说的,没有你说的。在单位里他一直都是基层干部,指挥下面做工的,指挥工作有能力,最顽固的员工也怕他;他的顶头上司有时都得让他三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独裁者。我们娘儿仨都怕他,因为他一唠叨起来就没完,很烦人。他要管制我们娘儿仨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们完全没有一点自主的生活权利。我儿子曾说:这么骂我们,不知他要损多少德。

我从医院回来后,几个月过去了,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他就开始烦躁了,也不愿做饭了,因为从医院回来后我要炼功,他就说过:“如果你炼功炼好了,我就把我的脑袋砍下来。”所以我身体越来越好,他就越气,心里就越不平衡,经常无缘无故的发火,经常是为了打一个电话、开一下灯,或是买一点东西,或者说晚回来点,反正是我没做错任何事,他都可能乱骂,甚至大打出手。

对此,我不会动气,但我却会生出来怕心、恐惧心来,我觉得我的压力太大了,活的太累了,跟他一起生活太苦了,真有承受不住的感觉。往往在这种时候,我就会出现一种可怕的症状,白天做真相、讲真相,跑多远都不累,但一到晚上,就有一种非常疲劳的感觉,越是疲劳,越是睡不着,一种可怕的失眠症状。那种症状真的是比死还难受,比我得任何一种病痛都难受,真是生不如死。

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这是要去我那颗人心,去那个人的观念,你越觉得他可怕,说明你还有人心,他就会干扰到你,因为那个比山还高的,比花岗岩还硬的那个执着心你没有去掉。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在邪恶面前我从来都没有害怕过,邪恶抓着我时,我也没怕过,正念很强,所以几次危险师父都帮我化解了。所以我明白了,这个家庭魔难,我也必须得正念对待,师父才会帮我。有几次,因为失眠给我造成的痛苦,几乎使我掉下去,只因我每天的三件事做得还比较好,所以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一直在帮我。

有一次,我失眠难受的承受不住,坐车到医院去,途中,我还是从法上认识上来了,又走回来了。那次的失眠还造成了我丈夫的犯罪,因为我晚上睡不着,他也心烦,他就大叫大嚷的骂法轮功,我当时就警告他,你不能骂我师父,是我没做好,你这样骂对你不好。第二天早上,他的嘴巴就歪了,十多天才好。可能他心里有点相信了,后来还用这件事讲真相呢。

在多次的魔难中,我开始认真的向内找自己,怎么修的,这个魔难也有几年了,你还过不去。你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吗?他是人,你还怕他吗?你怕他,你怎么能救了他呢?连邪恶都不怕,还怕他吗?不管是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也好,我都不承认它,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承认它。我加大发正念力度,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要它们死。通过发正念,那个怕的物质不那么大了。我问自己,那么多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在黑窝里受罪,你不过受这点难你就过不去了,你这是真修吗?那个怕的执着心不去,你能圆满吗?我明确的知道,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抓紧时间救人,我悟到,也不管它失眠不失眠,我就做我该做的事,不承认这些不该出现的状态。

二零零四年,我婆母因多种病瘫痪在床,她已八十七岁,丈夫说他母亲可能过不了今年了。当时我就发一念,我要去救她。于是我拿些点心就去看她,用正念清理她家的环境。她已瘫痪二个多月了,跟我说她不行了,活不了几天了,瘫在床上要人侍候,还不如早死利索。我说:你如果相信我们师父,你就不会死,你信神吗?她马上说:我相信,我相信。于是我拿来一张真相护身符,让她按照上面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她不会念,要我教她,我就教她念,慢慢的她会念了。我又把她接到我家中,在家里念了二十多天,奇迹出现了,她能站起来了,再过几天,她能自己吃饭了,再过几天,她能自己洗澡、自己洗衣了。现在她天天打坐三次(因年纪太大,现只打单盘),每次一个小时,还发正念,她现在已有九十三岁了,一直是自己洗衣、洗澡,精神非常好。这不是大法的神奇、大法的神威在人间的展现吗?

但我丈夫还是半信半疑。一天早上,我和他母亲正在打坐,他突然发脾气又骂我们,又骂法轮功,我肯定是他身上那个不好的物质在起作用,就发正念清除他身上邪恶因素,破除邪党的无神论毒素。这时他突然全身奇痒难忍,到医院打针也不见效。我说:“你以后不要乱骂法轮功了,你自己也知道,你每次骂都有不好的症状出现,出现这种症状,也是提醒你不要相信邪党的那一套,要相信神佛的存在,也是为你好,难道你还不相信这个法理吗?”后来的几天他都老实多了。

我从法上悟到,他既然是我丈夫,又在这正法时期与我结缘,肯定有我的责任,有我修炼的因素在里面。

他以前反对大法,虽然现在不反对了,但他还不太相信,认为病好了可能是思想放松了,碰运气碰好的。所以我就想,一定要他相信大法、相信神佛的存在。但中共封锁消息,他又不肯看明慧网,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定有办法让他看到真相。有一次,网上有个好新闻,就是一邪党头目要到香港,很多正义人士抬着一副黑棺材来迎接他。我看到这个镜头觉的很好笑,就发出一念:一定要让他看到这个镜头。于是我硬是连拉带哄的把他叫来看了,这一看不得了,他笑得要死,说这个简直太有意思了,太有趣味性了。从此以后,他开始看我们的真相资料了。

理智讲清真相 多救人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那天在网上,我一直看了九个多小时,直到把《九评》看完,我简直太激动了,太兴奋了,无法形容的那种心情。我要丈夫来看《九评》,他说不看,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自己开始做《九评》光碟,他不愿看《九评》,还不让我放《九评》光碟,我就等他出去后放,一次他从外面回来,我正在看《九评》,他无意中听到了内容,就情不自禁的坐下来看了,后来他越看越爱看,新唐人电视出来了,我又叫同修给我家装了一个新唐人,他每天都要听一篇《九评》,他说《九评》写的太好了。他开始对我们大法弟子刮目相看了。我每天做三、四套光碟出去发,到街上、到农村、到单位、到县政府、到同事家,有很多人都受过中共邪党的迫害,他们都能接受。当然也个别的由于怕心不敢要。

我有时做《九评》光碟要做到半夜二点多钟。在做、发《九评》光碟的过程中,我的身体不知有多好,一天走多少路也不觉得累。后来丈夫看我身体好了,就要我做饭。做就做,没什么可怕的。

我就这样每天坚持做真相、发真相,走路如飞,街头巷尾发真相报纸、小册子,我都是面对面讲,面对面发,对方一般都要。一次,我在大街上给几个人发小册子,有一个人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派出所的。我当时根本没想到怕,而是觉得很高兴,要找还难找得到呢,碰到了那就更好讲真相了。我高兴的对他说:“那你真是运气好,你今天碰到我给你真相,你真是有福啊,因为你知道了真相,你就不会受邪党的骗,不会抓好人,不会造业,不会给自己留遗憾。你真是太有福了。”听我这么一说,他很不高兴的脸一下笑了起来,真相也接了,还叫我要注意一点。

一天,我给一个县里干部发放《九评》,我也知道他妹妹是县里干部,专门抓法轮功的,为了救他,我就走上去跟他搭话:你好面熟啊。他说我不认识你,我说你是不是下放过农村。他说是,就这样他开始和我交谈,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说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在世界法轮功是如何受欢迎,在中国却受迫害。讲贪官污吏,最后我说天要灭中共了,你想不想看真相,看《九评》,他说想啊,我就把《九评》碟子给了他一套,我说你看完了再给别人看,积功德,他说那我不敢,他说看完了再还给我。我说行。后来他看完了真的退给我了,后来在街上看到我都打招呼。也不见他的妹妹骚扰法轮功了。

2005年9月份我地要给三个大法弟子非法庭审,我就利用这件事到一个乡镇派出所长那里讲真相,他以前是专门抓法轮功的。跑到北京抓过本地的法轮功。我就要利用这件事来和他讲真相,救他。我到他家后,给他讲了这个情况,我说你能不能帮个忙,把那个大法弟子救出来,因为那个大法弟子是外地人,以前怎么不好,赌博打牌,好吃懒做,自从修炼后全变了,变成了一个很好的人,可现在却被抓了,这世道真是可怕啊。后来他问我认识他吗?我说我不认识,他就说:你们法轮功真是有关照心,但我没有办法帮你这个忙。现在这事正抓得紧,对不起。我给他真相看,他也拿了,只是放《九评》碟子时没看完他就说不看了,他说怕家里来人,因为他是搞这种工作的。我说那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千万别迫害法轮功。他答应了,后来他也不搞610了。他看到本地大法弟子在一起学法,他都不打扰了。

还有一次我地边远农村有三个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我知道那个派出所的所长的姐姐在开一家旅店,我就到那去玩,我给他们全家都讲了真相,他们家里人也都相信了,可他本人是抓法轮功的,我给他讲真相,叫他不要迫害法轮功,他没吱声,我讲《九评》,他就开始说:不要讲《九评》,再讲我就抓你。我说:《九评》是近代真正历史,你那么敏感做什么。你不愿要就算了,还要抓人,你真是受毒害太深,难道你不知道你们抓的那几个法轮功都是好人吗?你们抓她们不是错了吗?不是帮自己招罪吗?我告诉你真相是为你好,文革时迫害好人的人有很多都被送到云南秘密枪决了,你知道吗?你可千万别上当啊。后来他也不怎么恨我。

二零零七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一同修被非法抓捕,已送進看守所,这是我地不远的一个厂里的大法弟子,这时我就想利用这件事去给一个看守所的人讲真相,以前我有点认识的,我到看守所里看那个工作简历牌,看到他是一个专门调查法轮功案子的,于是我就到他家里,和他讲真相。他姓毛,我说:小毛,我今天来是想请你帮个忙,救一个大法弟子。我说了这个大法弟子的情况,当然都是网上看到的情况。我说大法弟子都是非常好的人,修真、善、忍的好人,受到这样的迫害真是太不公平了,只为贴一个真相传单,就开除工作,还判了四年多,现在又把他抓進去了,你能不能帮他偷偷的放出来,做个好事,你将来会大福报。他说:大姐哎,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我若把他放出来,我自己就得進去。我说那怎么办呀。这次我又给他讲了大法洪传,大法的美好,迫害好人将会没好下场,讲天灭中共,现在网上已有几千多万人退出了中共恶党,好多高官都搞化名退出了它,我帮你也退了吧,对你有好处,天灭它时你就能保平安。他没吱声。后来听说六一零要那个大法弟子交几万元钱就放人,他的母亲准备这么做,那个大法弟子对他母亲说:你要交钱我就不出来,后来他母亲就不管了,两个月后这个大法弟子被放回了家。还有一个大法弟子的儿子给它们交了三万多元钱的,却被劳教了一年半。

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发表后,我和本地几个大法弟子一起写了告全县同胞书,就本地一个最恶的恶人恶行在网上曝光,在协调同修的一致配合下,在全县大街小巷里一夜之间贴满了他的恶行,后来他收敛了许多,再也不那么邪恶了。

还有一次,我地一同修在贴真相标语时被其单位的党委书记看到了,准备要抓同修,同修到我家把事给我说了,我说那明天我们就去给他讲真相救他。第二天,我约一个同修去了那个书记家,开始讲时他不怎么高兴,后来经过我耐心讲真相,再加上那个同修帮助发正念,一个多小时后,他表情变了,我把大法在世界的形势、贵州的灭共石和很多高官都已在网上发表三退声明等等,讲《九评》是真正的近代历史。我说:你这辈子当官是你上辈子积的德,你这辈子也应多做好事,你如果退它,你还会保平安。退了吧。他笑了。我说你一定记住,不能迫害大法弟子。临走时他送我们到大门口。他以前是专抓法轮功的。后来也不抓了。

一次我坐长途车走亲戚,在车上讲真相,跟我坐在一起的是一个象干部模样的人,五十多岁,因车上都有电视看,我就问他;你喜欢看这样的电视吗?他说不喜欢,我说我也是,现在这个电视,除了宣传那些假大空、高大全之外,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乱伦的爱情,畸形的爱,三角爱,包二奶,唱的歌也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学生都读不進书,早恋现象多。接下来我就讲,美国有个神韵艺术团在全世界巡回演出,弘扬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受到全世界人的欢迎。本来要到香港来演出,四场演出门票都卖出去了,但共产党捣乱,故意不给艺术团的技术人员发签证,使得这次演出被迫取消,多可惜呀。我说现在的中国人真可怜,什么真的、好的都看不到,只能天天看它那套东西。它们这完全是在愚弄老百姓。他就问我;你是法轮功?我说: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在全世界都受欢迎,在中国却受迫害。他又问我你家住哪里,我说就在城里,我很坦荡的回答他,也问他家在哪里,他告诉我在哪里,我说现在的六一零人员、警察、公安都被共党骗了,江泽民要迫害法轮功,把你们这些人都拉上,到时候要平民愤时,枪口一转过来就是对准这些抓人打人的人,文革平反时就秘密枪决一批。它为什么那么害怕人们知道真相,那么封锁网络,不就欺骗民众吗?最后到下车时,我问他要看神韵光碟吗?他说要,我就给他一套,后面也有人要,我也给了她一套。

还有一次,我利用在火车站等车的时机给周围的人讲真相,我从当地有人在大桥上、在大街上抢黄金耳环,坏人没被抓到说起,再就讲到这个社会做好人被抓,做坏人却抓不到,因为上面是抓坏人不拨款,抓好人榨钱升官等,讲法轮功怎么被迫害,讲贵州省的亡共石,讲天灭中共,网上已有八千万(当时的数字)退了它的邪恶组织。那乘务员也听到了,很自然,这时又来几个外地人模样的走到跟前,认真的听,很赞同我的说法。这时我就轻轻的问他们几个家有影碟机吗?他说有,我说那我给你们好看的光碟看,他们马上收了起来,一人一套神韵光碟等。我还告诉他们,在电脑上能放出很多新闻,很多好的电子书,在中国是根本就看不到的,看完后传给亲朋好友看,功德无量。他们都说:好,谢谢。他们还把电话和家庭住址告诉我,希望我们以后能见面。我告诉他们,会有机会的。

在四川“五一二”地震那段时间,我就利用地震讲真相,揭露邪恶的流氓行径。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大法会有福报。劝退也很顺利。

总之在讲真相时,师父看到了我的真心,所以一直在呵护着我,是我这几年一路走来都还比较顺利。其实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这个愿望而已。这讲真相的事情还有很多,就不一一举例了。现在我丈夫已完全相信了真相,还帮助我讲真相、传《九评》。

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正法时期,让我们能更快的做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多救人,救更多人,走好最后的路,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