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州监狱1102监区的暴虐(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零四年初,广东梅州监狱设立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对外称1102监区,该监区恶警管教用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精神及肉体进行摧残。以下揭露的仅是1102监区部份罪恶。


外表光鲜的广东梅州监狱内,发生着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心摧残

一、一切手段都是为了逼迫放弃信仰

在这个分监区里,所有刚被劫持进来的法轮功学员整天都被犯人严密监控在小组里,就连上厕所都受到监视。一开始,每个管教都会表现出很“友好”、“关心”,而且经常把“以理服人”,“不会强迫你转化”等挂在嘴上来迷惑法轮功学员。到后来,管教命犯人监控法轮功学员到下半夜两、三点才许睡觉,一天只能睡三个小时左右。

法轮功学员每日七点起床,被强迫观看或“学习”污蔑法轮大法的音像和书籍,除了吃饭、上厕所之外,就是所谓的“学习”,所谓的“帮教”,恶警管教并强迫法轮功学员写“学习”心得体会,安排所谓的“作业题”,要求必须按他们的要求作答,否则就会处罚或严重处罚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监控的犯人为了不被管教处罚,对法轮功学员施暴和进行各种恐吓。

恶警以心得体会为载体把学员分为三类管制学员的思想。第一类是被迫妥协写了符合邪警要求的学员,他们就给这类学员较宽松的生活环境;第二类是语言平淡,不直接表态对法轮大法的态度,不直接表态对邪党迫害法轮功态度的学员,他们就把这类学员视为可“转化”对象,加大洗脑力度;第三类是坚决不配合狱警要求的,坚定的维护法,讲真相救众生的学员,他们就把这类学员视为“严管”对象。过几个月,如果法轮功学员不向其妥协,不“转化”,为了他们的利益,狰狞面目就会暴露无遗了,从思想和肉体上“攻坚”(摧残迫害)。法律是管制行为的,而不是管制思想的,梅州监狱1102监区狱警美教育改造之名,行共产邪教洗脑迫害之实。其做法已是执法犯法了。

二、绑架在押人员做包夹

邪恶的1102监区还绑架在押人员做包夹,充当迫害的工具。(这些包夹积极迫害学员就会获减刑,不符合恶警要求就会挨打或延期。)四至六个包夹贴身监控一位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邪恶的目的有三:一是妄图通过强制的方式阻止学员学法、炼功,为其邪恶洗脑创造条件;二是害怕学员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害怕迫害学员的下三滥行径被传出外面曝光;三是妄图通过限制学员的生活条件和人身自由消磨修炼者的意志。

可怜的包夹犯,不但被狱警恐吓迫害,每天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还被邪灵绑架参与了对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的迫害,沦丧了道德甚至泯灭了人性,也葬送了前程。而狱警胁迫包夹的行径更是充份暴露了中共邪党残害生命的邪教本质。

三、酷刑迫害

中国法律早就颁布了执法人员“六不准”,里面明确规定警察不能打人,更不能使用酷刑。然而1102监区依旧对法轮功学员酷刑,使中共邪党自己制定的法律成为一纸空文。其手段主要有:

1、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面壁站立、长时间站马步,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做一百次俯卧撑等所谓“超体能训练”,每天以超越人体痛苦承受极限的残忍方式进行所谓“操练”。

酷刑演示:长时间站马步
酷刑演示:长时间站马步

典型案例:法轮功学员尤海平(音)被罚长时间站马步,因坚持时间不长,遭五、六个手持电棍的恶警同时电击,尤海平痛的在地上翻滚,一恶警竟然用皮鞋踢尤海平的头部和身体。做不到一百个俯卧撑就要挨电棍,或遭包夹踢打。四十多岁的尤海平,本来身体健康的,在监狱里被电棍电落全部牙齿,眼睛深陷,全身一个个黑的、焦的、青肿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2、狱警示意和纵容包夹打法轮功学员

典型案例:二零零五年八月,在何恶警的操纵下,法轮功学员彭辉生被夹控犯人许绵益、黄泽通、刘会海等五人,当着何警长的面,先动手把彭辉生的头部、脸部、脖子打伤。恶警何警长不但不制止,还故意溜走,默许这些劳教犯对彭辉生继续迫害行恶;上述几个犯人把彭辉生抬至冲凉房摔在地上,然后用脚猛踢、猛踩彭辉生的胸部、腿部。

彭辉生所穿上衣纽扣被踩坏脱落,他的头部、脸部、脖子、胸部及两腿严重受伤,伤痕累累,浑身内外伤酸痛,吃饭困难,连续几天不能蹲厕所,走路困难。接着不久,恶警何警长见彭辉生不承认所谓的“思想转化”迫害,又操控夹控犯人刘会海、黄泽通、朱海童等三人,晚上关掉灯对彭辉生的头部、胸部用手脚轮番击打、踢打,使他的头部当场被打伤流血,心窝部位被踢伤。

3、狱警对看不顺眼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百般虐待

典型案例:恶徒们逼着法轮功学员庄泽鹏不停的下蹲跳,跳不动了就一阵毒打。在十二月的大冷天里,每天晚上十一点半以后去冲冷水,还美其名曰“冲凉”,一直把庄泽鹏冻得浑身发抖筋疲力尽才肯罢休。恶警经常在毒打庄泽鹏的时候,逼法轮功学员吴友平去旁观庄泽鹏的惨状,听惨叫声,想以此来恐吓要挟吴友平“转化”。

4、狱警用高压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典型案例:吴凯涛戴脚镣被迫每天行走数公里。

吴凯涛,揭东曲溪人,原在揭东月城镇武装部工作,被诬判七年。刚到狱中时,吴凯涛因炼功被强制戴几十斤脚镣近两个月,后又因在监区每周例会上大声揭露邪恶诬蔑、迫害法轮大法,又被强制戴上脚镣近两个月,直至省里检查组来监狱作所谓“检查”才解除。

酷刑演示:戴上几十斤的脚镣
酷刑演示:戴上几十斤的脚镣

被集中到洗脑班后,吴凯涛拒绝看邪恶诬蔑大法的录像,又开始炼功,赖姓、叶姓恶警用伪善的方法无效后,就经常用三、四支电棍电击他,使他爬不起来,又指使监控他的劳改犯经常辱骂毒打他,大冬天用冷水泼他,又让戴上几十斤脚镣强制每天带痛走数公里,每天睡觉前又被强迫站直面壁几小时不能动,妄图让他痛苦疲惫,从而松懈了正念,没有时间精力去想与大法有关的任何事。

5、狱警限制法轮功睡眠时间,示意包夹不让学员睡好睡足,消磨学员的精力和意志。
典型案例:管教命犯人监控“严管”学员到下半夜两、三点才许睡觉,一天只能睡三个小时左右,如二零零五年八月法轮功学员彭辉生就被强制四十多天到半夜才许睡觉。

6、强行插管灌食

典型案例:吴友平遭恶徒铁钳撬嘴 胃管反复插进拔出。

汕头饶平人吴友平在洗脑班中清醒过来,恶警就失去耐心了,亲自下手,把他拖到值班室拳打脚踢,并用数支电棍电击,见他没有屈服,又往他身上浇水淋湿,说这样通起电来更够电力,持续一个小时电击折磨后他失去了知觉。以后,每当劝他“转化”失败,拳打脚踢、电棍电击成为家常便饭,直到他爬不起来为止。

酷刑演示:撬嘴灌食
酷刑演示:撬嘴灌食

吴友平开始了长达一个半月的绝食抗议。他的绝食未能唤醒恶警的良知,停止对他的迫害,反而三天两头借口灌食,来几个人把他按住,用铁钳硬撬开他的嘴,往口里插胶管到胃里,又拔出来,再插进去,又拔出来,这样往返多次,食物倒没有灌进去,由于胶管往返插拔,反而带出了许多血,这期间他难受到了极点,每次都逐渐昏迷了过去。在这一个半月的绝食期间,恶警们并未停止对他的折磨,毒打随时都会发生,在他身体极度虚弱,连站立行走都成问题时,只要能清醒过来就还要被强制站直面壁几小时不能动。

一个半月后,吴友平停止绝食,身体体力稍为恢复。没过多久又因拒绝“转化”,被送到“严管队”,进行所谓“超体能训练”,每天以超越人体痛苦承受极限的残忍方式进行所谓“操练”。因为实在太疲惫而动作变慢,就会引来电棍电击和疯狂的毒打。

吴友平在长达一年多的酷刑与虐待中,承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苦难,他的意志数次被推到被摧毁的边缘,也曾因承受不了痛苦,而经历了“转化”后再否定“转化”的反复过程。源于生命最深处的正信,他活着离开了梅州监狱这邪恶的魔窟。

6、关小号禁闭

典型案例:关“严管队”一年多的黄华杰。

黄华杰,四十多岁,原揭东县国土局股长,被秘密诬判六年,在梅州监狱喊“大法好”被毒打致昏死,还被禁闭、野蛮灌食,生命被折磨至奄奄一息。一次他趁夹控犯人不备,跑到操场上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等,震慑了邪恶,也震动了被“转化”的学员。为此他被四、五个劳改犯捂住嘴巴,抬着去了“严管队”,打得他头破血流,备受酷刑折磨,每天还不让睡觉,除用电棍电击外,还用坐电椅这种最残忍的方式折磨他。然而常到半夜里又会从“严管队”里传出他震天动地的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

黄华杰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长达一年多。从“严管队”转关到洗脑班没多久,二零零六年六月的一天早晨,黄华杰因在小组内喊“法轮大法好,佛光普照”,当天就被“严管禁闭”。所谓的“禁闭”室是一间只有五、六平方米,二米左右高的小室,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整天不见天日,还有专人看管。据说“禁闭”室里有一种颜色能使人的精神恍惚,意志不坚定,黄华杰在这样的“禁闭”室里被折磨了三个月左右。

其他迫害手段还包括:狱警示意包夹限制学员上厕所的时间和次数。法轮功学员连大小便都没有自由。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高强度劳动,剥夺休息时间和应得工钱。

四、遭梅州监狱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1、吴楷涛(吴凯涛)(揭阳揭东,被非法判刑七年)
2、林彦平(揭阳东山,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被劫入)
3、彭辉生(原揭阳普宁市交警副股长彭辉生,四年)
4、郑泽强(揭阳普宁,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5、蔡永华(揭阳揭东,被非法判刑九年)
6、黄仕荣(揭阳揭东,被非法判刑七年)
7、黄华杰(黄华杰,四十多岁,原揭东县国土局股长,被非法判刑六年)
8、林泽鹏(揭阳揭西,被非法判刑三年)
9、庄泽鹏
10、徐锋(梅州蕉岭,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劫入)
11、汤朝瑜(梅州蕉岭,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劫入)
12、朱贤生(梅县,被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劫入)
13、谢汉柱(梅州,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14、刘立平(汕尾市海丰县医生。二零零五年被梅州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
15、钟昔岭(梅州,被非法判刑五年)
16、曾树刚(潮州,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被劫入)
17、谢培增(惠州惠东,二零零八年十月左右诬判八年)
18、庄泽鹏(汕头,被非法判刑八年)
19、吴友平(汕头饶平,被非法判刑五年)
20、谢楚华(汕头澄海,被非法判刑三年)
21、傅仰东(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
22、李两喜(被非法判刑七年)
23、何进才(男,汕尾市捷胜镇,二零零三年被汕尾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24、周富昌(男,原汕尾市捷胜镇中心小学教师,二零零三年被汕尾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25、张松青(男,汕尾市捷胜镇,二零零三年被汕尾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
26、张加(男,汕尾市捷胜镇人,二零零三年被汕尾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
27、周贵民(男,汕尾市捷胜镇东坑村,二零零六年被汕尾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28、 林平义
29、 邱广宇
30、 罗志军
31、 吕平义(北京人)

五、梅州监区部份责任人

监狱长:廖福、
主管副监狱长:廖耀宏
“六一零”主任:吴佑鹏
“六一零办”副主任:叶新平
监狱教育科科长吴某:手机013502332129
副监区长:姚志钦 : 013509092513
恶警:何某、饶伟强、叶某、吴子如、李忠福
莫荣辉(曾在“广东省法制教育所”积极参与迫害,电话号码:0753-2205288
(注:以上电话号码为数年前公布,现在可能有变化)

梅州市监狱通讯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州三路66号
邮政编码:514035
联系电话:0753-2183488、0753-2202527
传 真: 0753-2209839
监督电话:0753-2183012
电子信箱:jyj_mzjy@gd.gov.cn 或meizhoujy@21cn.com